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攻约梁山 > 第243掠北7(作者:山水话蓝天)
攻约梁山

《攻约梁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243掠北7

    完颜阿骨打对汉儒无好感,鄙视宋国读书人,但对久闻其名的沧赵家族和名震天下的文成侯赵公廉这样的读书人却是真心佩服,甚至有些自叹不如的敬仰感,每当想起来,在内心深处里会有冒险南下结识一番的冲动。

    正是深受辽国的践踏甚至随意屠杀,承受了太多苦难,正是遭遇太多所谓的读书文明人与所谓的高贵仁善官员的言而无信、背信弃义等无耻贪婪凶残迫害,深知天下名士大人物太多是沽名钓誉的伪高人伪君子伪慈悲者,真有佛陀心与能力的太罕见,完颜阿骨打才对真正慈悲讲信义广济了全天下的沧赵家族有感动,有敬重。

    女真种的玉米、土豆、原本东方没有的蔬菜.......归根结底也是福源于沧赵家族的。

    女真族在建国前能吃饱饭喂好战马,说到底也是沧赵家族慈悲的结果。

    完颜阿骨打自觉是有恩必还、有仇必报、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他对沧赵家族有强烈的好感与好奇。

    他偶尔对亲信部下会大叹赵公廉这样的人物才是几千年出一个的大德奇人是真风流名士,叹惜这样的人才为何偏偏出生在懦弱可笑的宋国是汉人而不是女真人。就算他是契丹人也行啊,相信也能招揽到手。可惜偏偏落在宋国被糟塌了。

    若不是明知道赵公廉这种对本族本国坚守忠义信念如生命甚至高于生命的士大夫决不可能招揽到麾下为他这个异族人所用,他真想亲自上门去真诚拜访赵公廉并虔诚恳求结拜为生死相依永不背弃的兄弟,从此依为大业臂助,把一个帝王能给予臣子的信任、权力和富贵荣华一切全给了,让赵公廉活得和他一样尊贵荣耀,一样轰轰烈烈名震当代。

    如此,这段并肩战斗高歌奋进傲啸天地的君臣情义必成为史上最耀眼最感人的佳话,事迹必名耀史册。

    可惜啊,不能。

    连试也不用试。

    只听听那些有关沧赵家族和赵公廉的传闻就能清晰判断那是怎样一个铁骨铮铮的骄傲家族骄傲的人。

    这个传奇家族已经傲啸王侯的巨富尊贵过很多年,驰名全天下,却始终不改最初的朴实忠义骁勇家风。这样的家族,这样的成员未必把世人最看重的荣华富贵当回事,怎么可能为了权力为了富贵荣耀而背叛自己的祖国祖族故土?

    若是幻想用权力富贵诱惑打动其归附效力,尤其还是为异族,那是对沧赵家族的污辱,也必定自取其辱。

    至于用情义与知遇之恩感动,那只怕只有宋国的皇帝用这一手才好使,异族王用,怕是只落个笑柄。

    既然不能收用,那么只要赵公廉没被宋国及时糟塌死,只怕双方早晚就是对手。

    在完颜阿骨打眼里,满天下人,也只有赵公廉才配当当他的对手,并且自信论打仗,赵公廉这个旷世奇才也决不是他对手。

    交锋的过程中可能有胜有败,相拒相持不下的时间可能长了点,但最终他肯定能战胜赵公廉,必定是最后的赢家。

    余者不足论。

    都是待死的鸡尔,却不自量力妄想挣扎反抗顶住他万丈雄威。

    有这种思想,他甚至有一种强烈的和赵公廉为生死对手立即硬碰硬比个高下的冲动。

    潜意识里,他也有最终的对手必是也只有是赵公廉及所在家族的微妙预感。

    在这个时代的这个世界,是骄傲的完颜家族与同样骄傲的沧赵家族争锋的舞台。余者都只是配角,甚至是小丑。

    应该是这样。

    完颜阿骨打丝毫不惧,反而亢奋得极期待必名动史册的这一战。

    他真心祝愿赵公廉在他灭掉辽国能腾出手来收拾宋国前千万千万别被宋国早早就糟塌死了。

    若是不能和赵公廉这样的绝世豪杰大英雄公平一较高下,心愿落了空,那真是此生枉为旷世英雄。

    女真好战。完颜阿骨打更以战为生命。

    自负英雄,自当会尽天下英雄方死而无憾。

    他还真预感对了,却不知被他自动无视了的沧赵纨绔老二——少年赵岳才是那个真正可怕的黑手。

    他已经老了。

    打死他也想不到,他此生没机会亲眼见识到赵老二的厉害,而他的英雄兄弟们、他的杰出后辈们会见到,但却是最大的悲哀。他渴望与沧赵一战,他的后辈在碰得头破血流后却不会有这种期待,只会巴不得赵老二赶紧被上天收了去。

    不过,此时他仍对沧赵家族有好感也没错。

    因为沧赵家的海盗祸害了金国,却会更严重地祸害辽国。战略目标是平衡一下各国势力,但确实也间接帮了金国熬过此次辽军大举入侵造成的大灾。

    女真统治者听取了汉奸儒生的主张,立即着手去办。

    反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目前能做的只有这个。

    招揽各地野人的事,因为是仓促下初次打交道,彼此最起码的了解与信任基础都没有,自然很难迅速成事。

    这个先不说。

    单说渤海国。

    果然如完颜阿骨打预料的一样,渤海王高永昌在得到了通知,获悉金国正遭遇的极度凶险危机后违背了盟国信义。

    高永昌立渤海国,认金国为爹,那是迫于渤海人弱小不堪的形势,逼不得以。

    既当了国王,谁不想牛逼闪闪的一切自己说了算?谁愿意向别人卑微称臣把本应该自己享受的好处孝敬别人?

    身为一国之主,高永昌就算不为遭受太多磨难的可怜渤海人着想,也会为他自己的野心和王权利益认真考虑。在金国被辽军以绝对优势的人口与兵力凶残欺压和屠杀,金国必定损失极其惨重的情况下,他巴不得更凶猛贪婪的野兽女真的男女老幼损失殆尽,丧尽人口基础,只剩下能打的几万金军和辽军拼死厮杀想报仇却被灭绝,而辽军也同样损失惨重。

    最好是辽大军与金国同归于尽。

    次一点也最好是金国灭亡,辽国则军队精锐和干将尽折,军力国力从此一蹶不振,成了柔弱无力的羔羊。

    如此,他的机会就来了。至少是好日子就到手了。他即使不能象女真那样趁机大吞辽国一跃成为北方第一大国,渤海政权也至少能稳当了,他这个国王就没忧虑惊恐了,再不用时刻怕金国吞并渤海国或辽国来扫灭自己。

    高永昌背信,但也不是完全置金国的出兵要求不理。

    他不太敢。

    在不知具体详情,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他至少要做做样子,免得万一金国挺过了这次难关实力犹存,到时报复的第一个目标却是他。他已经很了解女真的报复欲之强和凶残强悍。

    另外,辽国毕竟仍稳稳当当是第一大国。金国虽强却还太小。

    作为夹缝中求生存的渤海国,在这时候仍必须帮助金国共同抗击更强大难倒的辽国,帮金国就是帮自己。只是怎么帮要讲究个度,要讲究个巧妙。要既帮了,却还不耽误金国照样灭了,至少是残了没威胁了,而辽国也大虚了,好对付了。

    这些盘算只是几转眼间就能想通透的。

    所以,面对眼神阴险的金使,高永昌仗义地当即愤然谴责了辽狗的凶残无耻,慷慨激昂表示渤海国是大金爸爸真正的亲儿子,这毫无疑问。眼下亲爹有难了,渤海儿国有孝敬义务,自当奋全力去相助大金爸爸。

    “请尊贵的金使放心。本王定当以最快地速度调集精兵猛将支援完颜大王。必不惜一切代价以全盟约。”

    表了这个态后,自然就是转入吐苦水说出兵困难。

    要不怎么拖时间?出兵后又怎么施展支摇金国的那些巧妙?

    渤海国本就是被辽贼盘剥太惨的穷苦人穷苦地。人手倒是有一些,虽是草草组建的一些队伍,不是什么精锐之师,远比不得大金国勇士,但在这个关键时刻总算还有些人手可用不是?只是,俺们太穷太难了,只说军队就缺马少甲缺武器,更缺钱粮(钱粮被你们金国几乎全勒索走了,敲诈得太狠了,是你金狗比辽寇更贪婪凶残更可恶)。没钱粮怎么用兵打仗啊?!(你们金国求我们出力,是不是得慷慨大方点先给我们看得到摸得着的足够好处?红口白牙和耍横,谁搭理你)

    没足够好处,只凭嘴巴强迫将士们去为金国打仗,能不能说服了调动了是个问题,就算能,怕是去了也不会真心相助,更不肯死战。

    这个就不是本王和将领们到时能真正控制的。

    这是人心人性啊。

    将士们就不肯用命,我们能怎么办?能杀一个,还能杀很多以震慑全军?这时候敢那么大杀嘛?

    渤海军缺的东西太多,缺乏战斗力,更缺乏战心。就怕去了也没用。

    还有哇,集兵调粮也需要时间......

    巴啦巴啦......

    总之渤海国出兵慢,出了兵怕是也不顶用,这个,金国真不能怪他高永昌和渤海全体官员们不肯尽心。

    另一边。通知归顺金国的那些草原部落出兵也同样收获寥寥。

    草原部落的生存就和狼群一样现实而残酷,自身得有实力。没实力或实力变弱了就得灭亡就得被更强的吞并。

    所以他们唯一的信念是以强者为尊,追随强者行事,保存自己并从中谋取好处。

    这个强者是指随便什么种族,包括汉族,只要是能依靠的强者就行。

    至于忠贞信义?

    那是什么?

    有利有好处才讲忠贞信义,才追随你战斗。没这个,跟着你怕是得死得灭亡。

    命没了,部落没了,权力没了,那我干嘛要跟着你干?

    我又不傻。

    就算我傻,那也得你是值得我舍命相助的义气大哥呀。

    可金国是什么?

    女真野兽啊。你行事,一切全凭凶横强来,只是拿我当奴隶随便使唤随便盘剥随便杀的。咱们之间哪来的情义?

    眼下的局势是,猖狂骄横的金国倒霉了。显然是辽军抓到了金国的致命弱点全面爆发了狠。

    辽军这次玩得高明,势大,不再是过去的金军压着辽军随便揍。金国在风雨中飘摇,这下子极可能随时灭亡。

    在这个节骨眼上坐山观虎斗,等着抢落井下石的好处,既抢金国也抢损失不轻虚了的辽国才是聪明的最应该的做法。

    所以,金国数路使者冒着随地随时可能遭遇辽军游击队的凶险拼命跑啊,如在草原荒野上艰难觅食的野狗一样四处寻找并通知那些归附的部落。各部落也或痛快或犹豫后都承诺了出兵。但最终真正出兵的只有几个小部落,几可忽略不计。

    所有大部落,只要是独立在金国实际统治区之外的,全都没实际行动,连渤海国那种做做样子都不做。

    他们知道,就算金国挺过了这次危难,事后也不敢凶猛惩罚他们这样的袖手旁观大部落。

    损失惨重的金国虚弱了,想在辽国威胁下得到喘息机会恢复元气,绝对不会再把所剩不多的实力再消耗在他们这些部落身上,只会理解宽容着再争取他们的友谊和支持。否则他们这些大部落也不是好惹的,联起手来实力也可观。若是金军残了还敢凶横霸道不自量力来打来抢来杀,那就叫女真人尝尝草原各部落联军的厉害。辽国也不会对找灭亡的金军闲着。

    这样一来,金国的危急形势就无法真正缓解。

    一切还得全靠女真人自己来。

    辽军的形势相反,自然一片大好,在狂杀乱抢中似乎能看到灭掉女真族的希望,越发英勇凶狂。

    但在总体大利的情况下,辽军犯了个关键性错误。准确的说是辽国愚蠢还有些骄傲自大的统治者犯了个大错误。

    如今的女真部落到底和往日的不同。

    作为造反成功者和虎视四方的强者,女真各部落无论多大多小都或多或少有金军抢来分配给部落的异族奴隶。

    杀嗨了,杀疯了的辽军不但对这些效劳女真的杂胡奴隶视同女真人而乱杀,连投降女真的契丹同族也一样照杀不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