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狩魔猎人的异世之旅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同寝共枕否~(作者:天国的节操君)
狩魔猎人的异世

《狩魔猎人的异世之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十三章 同寝共枕否~

    瘟疫村庄距离卡美洛不算近,确切说,它几乎是位于不列颠的最南端,靠近海峡。在地图上泽林几乎差点没有找到它,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疑似瘟疫的事件,恐怕这座村庄都不会被人提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默默无闻中度过自己的生活

    莫德雷德带着五十名士兵离开卡美洛,一个个都是穿着制式装备,接受过良好训练的士兵,如此数量的士兵足以胜任驻守桥梁要道,在战役中运送后勤补给或守卫小型营寨,包围一座小村庄绰绰有余,但面对瘟疫,没有人敢大意,不止是士兵,莫德雷德也是一样

    从卡梅洛到村庄大概要一天一夜的路程,所幸士兵们要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一群手无寸铁的农夫渔民,莫德雷德在催促行军时用不着考虑士兵的体力,否则在士兵累的气喘吁吁时突然遇到敌人的埋伏,骑士实力再强也只能束手就擒。

    中午离开卡美洛,经过一下午的行军,最终莫德雷德在距离卡美洛城大约四十公里的地方安营扎寨准备休息一夜,第二天早上再进入瘟疫感染区域。有时染上瘟疫的东西会随风飘散,一个村庄内出现瘟疫,这就代表着村庄方圆十公里的范围都变得很危险,无论是其中的人还是动物

    泽林赞许的看着这些士兵利落的搭起帐篷,插上几根木桩划出营地范围,分配巡逻队和夜间岗哨。不像泽林见过的一些北境军队,不要说让他们做像搭起帐篷之类的工作,能让他们知道晚上不安排岗哨会被人一锅端掉的道理都很难,单从质量和战斗力上来看,帝国军队要远远超出北境军队

    身上因马背的颠簸出了一些汗,泽林找到负责后勤分配的军官希望能要一些清水,至少要稍稍清洗一下,可惜狩魔猎人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眼前的矮小男人能成为军需官----只要不是直属长官下令,不到分配补给的时间哪怕是骑士王不可能从他手中拿走半根鸡毛。更不要说泽林想要走一大桶水。对此,他没有强求,不管怎么说,军需官做的没错

    靠在营火旁,泽林吃掉自带的黑面包,用水袋中的清水清洗下喉咙,一边思索着接下来的行动。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开启传送门的狂猎究竟是否还在这个世界,虽然今天只是他进入这个世界的第二天,但按理说不可能打听不到有可能和狂猎有关的事情,这群幽魂骑兵可不是喜欢低调的家伙,他们每一次出现都会有倒霉的家伙死在他们的剑下,不管是乞丐还是贵族,无一幸免,有些走运的人可能不会死掉,不过他们八层会被当做猎物一样抓住,至于下场,没人知道,泽林也不愿意去想

    棘手的家伙……

    收起食物,泽林走向莫德雷德的帐篷。淡白色的帐篷和其他士兵的相差无几,比普通士兵的干净许多,莫德雷德看起来经常清洗,除此之外,唯一的不同也只在于其他一顶帐篷中要住下三名士兵,而骑士有属于自己单独的营帐

    伸手拉开帷幕,泽林走入帐篷,正好见到莫德雷德将纯白色饰以亮红色条纹的盔甲脱下来挂到木架上,不知为何莫德雷德的盔甲样式与阿尔托莉雅相仿,只是少女身上的盔甲主要是为了包裹住要害部位,而腿部和胳膊上根本没有护甲,下半身也只是在两侧有一层片甲。莫德雷德不同,他的盔甲虽然也是裙甲样式,可无论是肩膀、手臂还是腿部都包裹着重甲,反而在裙摆上没有护甲

    “按照约定,我来了”泽林走到帐篷盘腿坐下,着手卸下勒在侧身上的护肩。外面都是群不错的士兵,他很放心不会在半夜时被人偷袭,况且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魔怪,不用担心半夜出现成群结队的雾妖割开所有人的喉咙。不得不说,在这个世界,泽林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至少可以闭上眼睛好好的休息一下,恢复体力。这时候他可不想再穿着硬邦邦的皮甲

    “嗯,你来了,很好”褪去盔甲的莫德雷德坐到泽林面前,它身上只披着一件淡红色麻衣,麻衣下类似于绷带的东西一圈圈捆住它的胸部,也许是莫德雷德的胸部受过伤?泽林不解的揣摩着。视线下移,莫德雷德下身的衣物和上身一样少,只有一条长度勉强到大腿一半的黑色短裤,漂亮白皙到可以让许多女性都为之惭愧的修长双腿盘在一起,当然,修长也只能根据莫德雷德的身高来算。不过和它胸口的绷带比起来,泽林更好奇莫德雷德为什么在睡觉的时候都不愿意摘下面具,而且它的身体和正常的战士比起来,显得过于干净细嫩,就泽林个人而言,他身上的伤痕不下二十道 在泽林打量着莫德雷德的时候,莫德雷德也在打量着泽林“告诉我吧,吾王的喜好,我想知道,她所喜欢的昆特牌究竟是什么东西”隔着面具,泽林能看到莫德雷德眼神中掩不住的热切,不过这份热切不是针对泽林,也不是针对昆特牌,只是对阿尔托莉雅的热切而已

    “好吧,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听着,牌组一共分为五种,怪物牌组,北方领域,尼弗迦德帝国和松鼠党”泽林将四张不同的领袖牌放在莫德雷德面前“每种不同的领袖牌都有不同的效果,有时候这些看似一般的效果可能在战斗中出奇制胜,比如这张”说着,泽林拿起北方领域的领袖牌,攻城之王弗尔泰斯特“他可以让本阵营所以攻城武器牌攻击力翻倍,经常能将对方打个措手不及,我以前就常这样做”

    “好的好的,我明白”莫德雷德不耐烦的摆摆手,它的手指扫过面前的五张牌“告诉我,吾王使用什么牌组”

    “怪物……”泽林还没说完,莫德雷德伸手抽走怪物牌组的领袖牌---狂烈之王艾瑞丁

    “很好,我就用这个了”莫德雷德满意的望着手中的纸牌,另一只葱白的手伸到泽林面前“把这个牌组中的牌都给我”

    对此,泽林摇摇头“怪物牌组我只有三张,强力的英雄牌更是一张都没有,说真的,我也想得到所有的怪物牌组卡牌,到时候我肯定打遍北境无敌手”

    “哎?”莫德雷德有些意外“你为什么会没有,这不过是一些普通的纸牌而已,有什么得不到的嘛”

    “你以为真的只是单纯的纸牌吗”泽林轻轻一笑,随手拿起一张牌在莫德雷德眼前晃了晃“当年奥森福德学院的教授们研发出了昆特牌,他们用自己聪明的头脑设计出一套非常合理的规则,然后设计出199张卡牌作为游戏单位,只要运用得当,没有最强的卡牌,也没有最弱的卡牌,全看使用者的实力”

    “当初,这项游戏仅限于学院中的学生们闲暇无聊时消遣用,为了防止有人私下制作卡牌----你想想,如果每个人手中都有一堆英雄牌,无论你如何努力,所有人的实力永远是相同的,这样很没意思----教授们决定在学生离开学院时回收他们手中的昆特牌,不让卡牌流落到外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三十年前的一场学生暴动”

    “暴动结束后,有些学生被直接驱逐,而他们身上的昆特牌却没有被及时的收缴,说真的,我不得不感谢那些气愤到极点的教授们,否则我也玩不到这种东西”泽林拿起水袋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当昆特牌传到外面时,它有趣的玩法和合理的规则很快吸引了许多玩家,不只是平民会在工作间隙玩牌,许多贵族富商也开始着迷,然后,接着就出现了教授们所担心的仿制昆特牌”

    “于是,那群聪明却不精明的教授绝对邀请法师和女术士参与昆特牌的制作,从那时以后,只有由学院中最有名的艺术教授执笔作画,经过魔法施加印记的昆特牌才会得到人们的承认,由于学院每年都为北境和帝国训练出在各方面的人才,没人能对学院施加影响力,再加上学院每年都严格限制昆特牌的数量,特别是英雄牌的数量,所以昆特牌的价值变得非常高,因为它们不只是一张纸牌,更是艺术大师的作画”

    “能够被画在昆特牌上的人物无一不是鼎鼎有名,无论是美名还是恶名”泽林两手夹住尼弗迦德帝国牌组的领袖牌---恩希尔大帝“哪怕是皇帝都不会在意被画在纸牌上,确切说,能被画在昆特牌上是一种荣誉,许多贵族都想要促使学院在新一期昆特牌中画上自己的塑像,可惜没有成功过,可以说,这同样代表着荣誉,你明白吗,莫德雷德”

    泽林期待的望着莫德雷德,他好久没有向其他人讲解的如此详细,在狩魔猎人的预想中,莫德雷德就算没有燃起兴趣,也应该明白了昆特牌究竟是有多么重要,不枉他说这么多话

    莫德雷德一歪头,中性的声音从面具下响起“不明白”

    “……”泽林默默收起纸牌“今晚到此为止,睡觉”

    “哎?等等,你还没告诉我……”

    “今晚就到这里”泽林伸出一根手指打断了莫德雷德的话,脱掉身上的盔甲躺到帐篷中的睡袋上“睡觉,明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