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狩魔猎人的异世之旅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膜法异变(作者:天国的节操君)
狩魔猎人的异世

《狩魔猎人的异世之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九章 膜法异变

    入夜,金枪鱼旅店中鼎沸的人声终于渐渐平息下来,喝醉酒的人晃晃悠悠的离开酒馆,留下满地狼藉,因为喝醉而洒在地上的酒估计要比他们喝下去的还要多。最先离开的是本地的居民,他们明天还要继续努力工作赚钱养家。随后贸易船与渔船上的水手们在宵禁之前赶回船上,毕竟亚蒙只会把房间留给愿意出钱的顾客,水手们要是在旅馆大厅中宿醉一夜,估计肯定会错过第二天拔锚的时间,船长开船的时候可不会等迟到的人,时间就是金钱,像水产品之类的东西只有新鲜才能卖出好价钱,商人可不会冒着亏本的风险去等一两个不知道在哪里鬼混的水手

    最后留在大厅中的,几乎都是住在客房中的商人们的护卫。这些富商不会到大厅参与普通人的狂欢,他们几乎都待在客房中让仆人把东西送上去。这些留下来的护卫和水手们不同,他们一般都不缺钱,野外的道路很危险,商人们最好确定他们给出的报酬能让手下的护卫在遇到真正的危险时不会抛下他然后自顾自的逃走

    “哼哼,狩魔猎人,我赢定了”

    坐在泽林对面的商人护卫望着眼前的牌局,自信的端起桌边的啤酒大口喝了下去。距离睡觉的时间还早,泽林让阿尔托莉亚在客房中用侍者准备的热水好好洗个澡放松一下。经过这三天的行程,他发现少女的确有不同与常人的地方,狂猎与她扯上联系恐怕不是一场意外,但不管怎么说,她还只是个人类,一个需要休息的人类。而泽林则是在少女洗澡的时候到大厅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娱乐项目

    “是么,如果你真这么认为的话……”泽林的视线离开牌局,抬起眼扫过眼前的护卫。他有一副雄壮的体格和一把深棕色的络腮胡,木质的牛角帽下的小眼睛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一道疤痕从他的左侧脸一直延伸到下颚,让他显得更加凶狠。不出意外,这个男人应该是来自史凯利杰群岛群岛的海民,他们是一群好战分子,同样也是北境诸国中最有名的勇士。你很难在史凯利杰见到大腹便便的贵族,因为在那里,权利取决于你的实力与勇气

    在护卫周围,还有四名史凯利杰人,他们应该是同一名商人的护卫。只要价格正确,他们是仅次于狩魔猎人的好帮手。此刻,他们围在酒桌旁为同伴加油打气,精彩的对决甚至吸引了正在清理大厅的侍女们的注意力,她们不停地故意走过酒桌旁,在亚蒙老板注意到她们消极怠工前瞟两眼然后走开

    “难道还有翻盘的机会吗”史凯利杰人哈哈大笑起来“看好我们的点数对比,狩魔猎人,你的猫眼该不会瞎了吗,看好了,你只有四十四点,可我有九十点,你手里只有三张牌,怎么赢我!哈哈哈哈哈”说着,他把手中剩下的两张牌往桌面上一扔,端起空酒杯,一旁的侍女连忙跑过来为他加满“我不再出牌了,我弃权,看你怎么赢!伙计们,准备收钱”

    桌上的局面的确对泽林很不利,对方的怪物牌组在占据了整条近战栏位,再配上一张使所有卡牌战斗力翻倍的号角牌,史凯利杰人的战斗点数打到了惊人的九十之多。而泽林这边的杀手锏攻城单位因天气牌的影响导致战斗力全无,只能靠三张有同袍之谊的蓝衣铁卫卡牌苦苦支撑。他抬起手看着手中仅剩的两张卡牌,两张天气牌

    “也许说不定呢”泽林嘴角勾起一个得意的弧度,他扔出两只手指夹着一张天气牌扔到效果栏位中

    晴朗,解除场上所有天气效果。瞬间,压制泽林攻城单位的地形雨瞬间消散。泽林的战斗点数涨到了五十七点。见状史凯利杰人不安的扭了下身体“好吧,走运的家伙,不过你的运气到此为止,你手中不可能还有一张号角牌,别再抵抗了,赶快把钱交给我们,愿赌服输!你赢不了的”

    “没错,愿赌服输”泽林摇摇头,扔出了第二张天气卡,霜冻---使场上所有近战单位攻击力将为一点。在这张卡片出手时,史凯利杰人差点把口中的啤酒喷出来,他的眼球仿佛都要因为瞪起的眼而蹦出来。他的战斗点数从九十一下子缩小到了四十三点

    “不不!该死的!我还有一张晴天牌!”护卫挥舞着双臂不满的大声喊道,可无济于事,他已经放弃了出牌的权利“我的天,你刚才为什么不用这两张牌,不然我绝对不会弃权!”

    “如果点数没有超过太多,你怎么会弃权呢”泽林用计略得逞的眼光望着护卫们,欲擒故纵,有时候在对付怪物的时候,泽林会先是以弱将怪物吸引到他提前补下的魔法陷阱附近,后来泽林发现这招在昆特牌中同样有效。他打了个响指,史凯利杰人一旁的几名同伴乖乖的把自己手中的钱袋子交给他。胜负已分,没有继续顽抗的必要了。单手颠了颠钱袋子,里面大约有五十枚克朗,这一晚上的收获正好能抵消他的住宿费,还能有些盈余。对此,泽林对身后的侍女招呼道“给我们这几位来自史凯利杰的勇士们一人一杯啤酒,算我账上”

    泽林曾经见过无数富商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输掉口袋中最后一点积蓄,他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在自己身上上演。况且多余的克朗币如果不能换成精良的盔甲或武器,那么对他而言就没什么意义

    离开酒桌,泽林走向楼梯台阶。这时楼梯窗户上传来的滴答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快步走到窗边,只见玻璃外布满了水珠,微微推开窗户,旅店外暴雨拍打地面发出的轰鸣的声音霎时间冲进旅店,和声音同时涌入的还有冰冷的空气,引得大厅中其他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泽林抬起头,天空中阴云密布,月光早就被乌云挡住。一望无际的黑云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该死的,是暴风雨”泽林脸色难堪,嘴角抽了抽。看这架势暴风雨一时半会不会消停。北境诸国气候变化无常,前一刻是阳光明媚,下一刻就可能大雨倾盆。哪怕是狩魔猎人也不会愿意在暴风雨中赶路,特别是因为暴雨,庞塔河上的渡船可能暂时歇业,没有了渡船泽林无法在河水泛滥的春季渡河

    不过在暴雨中,泽林的眼角发现一处不同寻常的地方。旅店外的道路上,一队队装备精良的瑞达尼亚士兵正赶往港口。暴雨让外面的能见度变得很低,士兵们甚至都没有点亮油火把。普通人根本看不到这些士兵,但他们躲不过狩魔猎人的眼睛。泽林扭头望向小镇入口方向,在那里,源源不断的士兵正从入口开进小镇,目测数量至少有五百人以上。

    “喂,狩魔猎人,快把窗户关上,你是要冻死我们吗”楼梯下一名侍女不满的对泽林喊道

    “哦~好吧”泽林摇摇头,关上了窗户。瑞达尼亚的国王想做什么和他无关,狩魔猎人不像法师和女术士那样参与到战争与政治中。国王和贵族的阴谋,泽林永远是敬而远之

    走到二层,算时间少女应该已经洗完澡了,他单手放在房门把手上准备推门进去。今晚在客房中好好休息一下,如果明天暴风雨停了倒还好说,如果没停,恐怕他和少女就要考虑考虑附近哪里有可以找到过河的桥梁。希望距离小镇不会太远。

    忽然,泽林脖颈处的徽章猛然颤动起来,泽林不解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徽章,自从他通过试炼拿到徽章后,徽章很少会有如此猛烈的颤动,最近的一次还是在他目睹狂猎的时候

    狂猎......阿尔托莉亚!

    感谢时之眷侣,鲁高的慷慨解囊,今天第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