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狩魔猎人的异世之旅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英雄(作者:天国的节操君)
狩魔猎人的异世

《狩魔猎人的异世之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章 英雄

    第二天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茂盛的枝叶铺洒在地面上,树枝的阴影将地面装饰的斑斑点点。虽然光线无法透过洞口处的转角照射进来,但树萌间的鸟鸣清晰的传入泽林的耳中,他捂着有些发昏的额头缓缓坐起身。半睁着的眼睛扫过周围,洞穴中的篝火堆还冒着火星,模糊的视线让他有种宿醉的感觉,虽然他已经好久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了。酒精会麻醉他的神经,他可不想在喝醉时遭遇敌人,同样,他也不想在城镇酒馆中喝醉然后犯某些错误

    视线环视周围,最后在身后,少女两手著着剑,正襟危坐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她脱掉了身上的斗篷,让泽林看到了她斗篷下的装束。亮银色的盔甲护住前腹和后背,为了适应女性身体线条,前部盔甲在胸口处有些许弯曲,盔甲在腹部位置有一处暗色纹路,泽林猜想这应该是某种徽记之类的装饰,就像骑士会将徽记印在盾牌上一样,贵族一般都很看重家徽,这让少女昨晚说的话的可信度加深了几分

    盔甲内部套着一身蓝色连衣裙,下身的裙摆一直延伸到小腿,露出套在脚上的铁靴。裙摆两侧覆盖着一层层片甲,既能提供适当的防护也不会限制少女的行动。这身盔甲明显是专门为少女设计的,实用性与观赏性并存的盔甲,它的设计者想必是一名不错的工匠大师,能做到这一手的,泽林见过的恐怕也只有诺维格瑞城的精灵铁匠大师哈托力能做到

    见泽林醒来,少女迎着泽林的目光点点头,带着铁手套的两手一拍“你醒了,正好,我们准备出发吧,如果可能我想尽快回到不列颠,盎格鲁人对不列颠的威胁仍然存在,我担心他们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发起攻击”

    “我也想离开,那些村民应该等急了”泽林深吸一口气,清凉的空气涌入肺中让他清醒了许多,至少不会因为看不清眼前的路摔倒“但在离开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不记得我喝过酒,但我闻到了维吉玛冠军的味道”泽林揉了揉鼻尖,凉风从洞口灌进来但洞穴深处的酒精气味挥之不去,如果泽林的记忆没错,他的包裹中有一瓶冠军酒,那是上个月他在酒馆中打牌吸引来许多人围观,老板为感谢他给自己带来的收益送给他了好几瓶美酒,最后泽林只收下了矮人烈酒和维吉玛冠军,前者可以作为炼金药剂的原材料,后者纯属一个泰莫利亚人的喜好而已

    面对泽林怀疑的目光,少女的俏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红晕,她撇开头,结结巴巴的说道“昨晚不小心,不小心把酒瓶碰倒,对,就是这样,然后酒洒出来了”

    “可我为什么会睡着呢?我记得昨天我是要守夜的”泽林蹲下身翻开包裹,只见里面的瓶瓶罐罐整整齐齐的排着着,只有放食尸者油的地方是空着的,不过让泽林在意的是,药剂包裹旁存放食物的包裹明显瘪了下去。闻着烤鸡腿的味道,泽林视线重新回到阿尔托莉亚身上,这时他注意到,在篝火的映照下,少女嘴角残留着一点油渍

    没想到少女听到泽林的问题,脸色更红了,让泽林忍不住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物,还好都很整齐,昨晚不可能因为喝醉犯错“你,你是,呃,喝酒后睡过去了,嗯,你的酒量太差了,需要好好的锻炼一下”

    “是吗……”泽林奇怪的挠了挠后脑勺,食物应该是被这位少女吃掉了,不过泽林不怪她,原本他就打算分出一些食物送给少女,毕竟突然到了一处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看到友善的面孔和一些热腾腾的美食有利于她放下戒备。泽林想要调查狂猎,第一手情报来源只有少女一人,如果她对泽林有所戒备不愿意告诉他所以事情,调查更是无从谈起

    但要是泽林会因为沾点酒就昏睡过去,他可不相信。狩魔猎人的酒量一般来说要比常人好一些,毕竟很多魔药都混杂着矮人烈酒作为中和剂,而且身体变异为他们提供各方面的抗性,不只是针对病毒,同样包括酒精。想要让泽林喝醉,没有一大桶烈酒是不可能的,像维吉玛冠军之类的果酒他都是当做喝下魔药后的甜点喝

    “没错”少女点点头,但却没有昨天晚上的气势,让泽林哑然失笑。如此不善于撒谎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在另一个世界中的不列颠拥有这样的国王,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在离开洞穴前,泽林将反魔法之尘撒在洞穴中,这些紫罗兰色的颗粒可以阻碍空气中魔法能量的传递,现在专门用于对付犯罪法师的法术镣铐就是在打造的时候掺杂了这种材料,狩魔猎人使用的反魔法炸掉里面也是塞进了许多这样的颗粒。它可以防止这处洞穴在短时间内成为孽鬼和雾妖的巢穴,狮鹫兽,狼人,血魔之类的生物也不会喜欢待在布满反魔法之尘的洞穴,至少在颗粒的功效消失前,附近的村庄不会受到魔物的骚扰

    回到村庄,泽林在附近的田野中找到了村庄长老西吉,这位已经年近半百的庄稼人正面对两名年轻士兵和一名征税官,低三下四的恳求着,周围空无一人,村民们躲得远远的,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不服气想要过去给长老打气,接着被附近的老人们拉住。他们如果上前很可能被当做对抗国王,哪怕他们没有这样的想法,恐怕也会被以维护国王权威为名,从每五个人中抽出一人吊死在路边,没人愿意看到自己的街坊邻里凭空遭遇这样的无妄之灾

    让阿尔托莉亚穿上斗篷待在人群后面,她的面貌很可能会节外生枝。如此白皙的皮肤只有南方尼弗迦德人会有,北境诸国一直向他们的人民宣扬仇恨帝国的思想,少女只要让别人看到自己的面容,难免不会有几个喝醉酒的‘爱国者’冲上来找她的麻烦,顺便像发情的公鸡一样向其他女士展现自己的勇敢。泽林让她把剑挂在斗篷外,只要其他人能看到她手中的武器,就不会有人找麻烦,特别是剑柄上镶嵌的宝石,只有贵族才会在武器上镶金镀银,就算有人找麻烦也会在此之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

    “你们这个月的税务,折合克朗币一共七百,今天是最后一天,必须全部上缴”推开人群,还没走过去,泽林便听到了征税官趾高气扬的公鸭嗓叫嚣着“陛下宽宏大量,已经允许你们推迟七天缴纳,这个月快过去了,以伟大的捍卫者维兹米尔陛下之名,你们若再不上缴,就要以神圣的瑞德尼亚王国法律处以劳役惩罚”

    “可,可是大人,我们这个月初刚刚上缴了整整二十袋粮食的税……”西吉努力的弯下腰,战战兢兢的说道。这位农民比税务官高很多,他不得不把腰深深的弯下才能让征税官不会仰视他

    “马上就是维兹米尔陛下的生日,王国中所有陛下的子民都要上缴寿礼,你们难道不愿意祝福陛下吗!”征税官逼问道。这顶帽子扣得西吉两腿一打哆嗦,只要他敢在这里说半个是字,今天晚上他所在的村庄估计就会被士兵包围,说不定就全村人拉出去集体坟头蹦迪

    “这里发生了什么”泽林走到征税官和西吉中间,面对西吉询问道

    见泽林出现,征税官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他,在看到泽林脖颈下的狮鹫徽记时,他下意识后退一步,接着他想到了站在身后的士兵,不过这些只能在对付平民时才能展现勇姿的士兵能为他提供多少底气就不得而知了。为了掩饰自己一瞬间的胆怯他挺了挺腰,但在泽林眼中他只是让自己的啤酒肚更加明显而已

    “狩魔猎人,这里是瑞德尼亚王国官方事宜,和你无关”征税官扯着嗓子喊道“不要试图插手瑞德尼亚人的事情!”

    “哦~好吧,我不插手”泽林耸耸肩,伸出食指在半空中画了个三角形,随后覆盖到征税官额头上“现在,向这位老先生道歉,有礼貌些,然后村庄的税务由你从其他税款中吃掉的回扣里补上,你该走了”

    “唔,我,呃,我很抱歉”征税官突然一反常态,迷迷糊糊的对西吉低下头,整个人瞬间变得像喝醉酒了一般摇摇晃晃,步履蹒跚的离开了,两名保护他的士兵虽然感到不解,但见征税官离开,他们只能留给泽林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快步跟上去。亚克席之印作为狩魔猎人五大法印中唯一的精神系法印,适用面非常广,泽林不止一次用法印对付那些无法讲道理却又不能用钢剑解决的家伙

    “好了,现在麻烦离开了”望着征税官离开的身影,泽林扭头看向西吉,可西吉眼神中的恐惧让他一愣,下一刻,泽林便明白过来,他在害怕,不是在害怕征税官,而是在害怕泽林。无论征税官多么凶恶,他都是个人类,也只是个人类。可泽林不一样,他的本质和那些变异的怪物没什么不同,泽林可以对征税官使用亚克席之印,也可以对其他任何一个人使用,包括西吉

    对此,泽林不会多说什么,他早已见怪不怪“这段时间不会再有怪物骚扰你们,委托完成了”

    “谢,谢谢你,大师”西吉诚惶诚恐的低着头“可您也看到了,我们的钱都被国王的手下拿走了,恐怕已经……”

    “我不要你们的那笔钱,留着就好”泽林淡淡的说道,随后,他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麦田中特有的麦香冲淡了他最后一丝困意“祝你好运”

    狩魔猎人走向人群,周围的人自动让出一条道路,村民们一言不发,没有感谢也没有唾骂,泽林刚刚的所作所为没有让他们感觉这是位可以保护他们不受魔物侵袭的猎人,他们只是重新意识到,眼前的人是个力量完全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怪物。无论权势再大,哪怕是国王,在本质上和村民也没什么不同,都是一个会生老病死的人类,泽林不同,自从他通过青草试炼并活下来后,就再也不同了。只有在打昆特牌的时候,这些人才会忘记他的身份,像普通人一样和他相处。

    泽林没有再管他们,这里已经不再需要他,村民们不可能再愿意和他打昆特牌,没有牌局的地方在泽林眼中根本就没有待下去的意义。他向阿尔托莉亚招招手,示意她跟上自己。阿尔托莉亚墨绿色的眼睛望着村民,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对泽林有这样的态度,迎上少女不解的眼光,泽林只是笑了笑

    狩魔猎人不是英雄,从来不是

    再三感谢Koishi的慷慨解囊,今天加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