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狩魔猎人的异世之旅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要来把昆特牌吗(作者:天国的节操君)
狩魔猎人的异世

《狩魔猎人的异世之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章 要来把昆特牌吗

    狩魔猎人不是英雄,从来不是。

    狩魔猎人可以接受任何肮脏而且艰苦的工作,唯一的要求就是合适的报酬,以及对狩魔猎人铁则——不伤害人类,只屠杀魔兽信条的起码尊重。

    当他们的生命体刚被创造时,就注定了他们的身体结构以及其机能与常人不同,因此,狩魔猎人生来就不会得病,但是却有很少的狩魔人存活下来,因为他们还是婴儿时,就要接受青草试炼,忍受一种连成人都难以忍受的痛苦,如果他们挺了过来,也许他们将成为一名优秀的狩魔猎人,但是反之,他们将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只有三层人能撑到最后,剩下的人只会含恨死去

    青草试炼的成功率极低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们会喝下各种各样的煎药,对普通人而言,这些煎药无异于剧毒,对受训的孩童同样也是。当他们喝下药剂时,心脏骤停,器官衰竭,大脑受损,他们的身体会被药剂侵蚀,只有喝下药剂却还能活下来的人,才能从中得到强化。而变异引发的后遗症也会浮现在狩魔猎人身上,比如标志性的兽瞳

    其中的过程对外人来看无异于喝毒药。喝下第一瓶毒药,没死?好,继续喝第二瓶。第二瓶没死?来,继续干了第三瓶。平均只有十岁左右的孩子只有撑过所有的药剂然后成功恢复才能算通过试炼中最难的部分,当然,大部分人在喝下第一瓶药剂时就死掉了

    泽林就是活下来的三层人之一,他经常感慨自己的运气,每十个接受训练的孩子只有一个能够成为真正的狩魔猎人,而十个狩魔猎人中,一部分会在拿徽章的试炼中死去,一部分会在第一个任务中死去。能活到最后的更是寥寥无几,大多数人死在与魔兽的战斗中,或者倒在暗处捅出的匕首下。许多人对狩魔猎人并不友好,甚至是敌视。但在遇到无法解决的危险时,他们却只能寻求狩魔猎人的帮助

    “那么,就是你下的这份委托?”村庄酒馆中,泽林见到了这个浑身散发着酒气的男人,棕色的粗布麻衣贴在身上,袖口上的酒渍因长时间不洗变得发暗,深绿色的裤子也布满了灰尘,裤腿处用几条麻绳绑起来防止在做农活的时候粘上泥巴。听到泽林的声音,男人放下酒杯,摇摇晃晃的转过头来

    “你就是西吉?这里的村庄长老?”泽林细长的兽瞳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醉鬼,一副标准的北方农民打扮,十只手指上磨得尽是老茧,繁重的农活让他的眼睛中没有一丝光彩,肩膀仿佛也因为重负变得有些弯曲,脸上布满了皱褶,营养不良让他显得有些消瘦“我是泰莫利亚的泽林,我看到了你在外面告示牌上贴的东西”

    “哦……哦,见到您真是太好了,狩魔猎人大师”看到泽林的眼睛和在他脖颈下挂着的狮鹫徽章时,西吉连忙诚惶诚恐的站起身来,刚刚和他在一起喝酒的朋友见状起身离开酒桌,躲得远远的,不只是他们,酒馆中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的远离泽林所站的位置,仿佛他身上有什么传染病,泽林能感受到他们心中的恐惧与厌恶,不过他不怪他们,不同的种族之间互相敌视在大陆中早已成为惯例

    人类敌视精灵。而精灵,特别是其中的松鼠党更加仇视人类,矮人在很多城市被当做二等公民被人类蔑视,矮人则用自己特有的方式回应这份蔑视,地精在大陆上几乎绝迹,变形怪魅魔之类的生物更不用提。不只是对其他种族,普通人类厌恶人类中的法师和女术士,将他们当做不详的预兆,阴谋的策划者,挑起战争的幕后推手,甚至还有一个名为永恒之火的教会以保护人类为名猎杀他们。狩魔猎人虽然曾经也是人类,但他们身上的变异依然让普通人类恐惧的称呼他们为变异种

    “你在告示上说附近森林中有……”泽林低下眼扫过手中的委托单,再次确定上面的内容后,他口中带着疑问说道“有鬼怪?你确定?”根据泽林的经验,许多委托人都不知道他们见到的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不只是农民们,城堡中接受过教育的贵族也分不清孽鬼和地精的区别,除了狩魔猎人,没人会学习关于怪物的知识。不止一次有委托人站在泽林面前信誓旦旦的说有恶魔杀死了他家的牛羊,可等他调查后却发现不过是几个被尸体吸引过来的食尸鬼来了一次额外加餐而已

    “大师,我的确看到了鬼怪的影子,千真万确”提到委托,西吉举起手像发誓一样说着“我看到影子从树林中闪过去,好多次,我不敢靠近,大师你也知道,鬼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怪物,我要是死在森林里我的婆娘会伤心的,我还有孩子要养,所以我在看到影子时就……”西吉脸色突然一红“我没敢过去……但请相信我,村子中其他人也看到了鬼怪的影子,所以我们才一起筹钱,希望有人能帮忙解决鬼怪”

    “没必要羞愧,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直面鬼怪,然后活下来”泽林淡淡的摇摇头,反手将委托信塞进口袋中“告诉我你上一次见到……你所说的鬼怪是在什么地方,它造成了什么危害,或者说,你们什么时候发现的鬼怪,把所有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

    狩魔猎人在面对委托时,绝对不能漏下任何一个细节。只有通过狩猎目标留下的痕迹得出目标真正的面目,狩魔猎人们才能在战斗前做好万全的准备。涂满可以专门克制敌人的剑油,喝下适当的魔药或煎药以暂时强化自身战斗力。经验不足的年轻狩魔猎人一般会死在误判上,当他们认为目标是一只巨食尸鬼,涂抹食尸者剑油前去猎杀时却发现扑过来的是一只狼人,对此泽林只能希望这些同僚们的身手够好,不然两条腿永远跑不过四条腿

    “上次是在村外北边的森林中,在五天前的傍晚,我发现村庄中一头牛不见了。我们一共就三头牛,有一头生病了,如果再少一头我们的小伙子们会被累死的”西吉开始回忆起自己的所见“我顺着牛的脚印找进森林里,最后发现了牛的尸体,脑袋被切下来,身上的肉也少了一大块,我当时很生气,大师,我以为是哪里来的偷牛贼做的,毕竟这年头不太平,什么事都有”

    “可就在我打算到处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偷牛贼的地方叫人来给他一顿教训时,我,我看到了那个影子,太可怕了,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生物”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几天,可村庄长老回忆起那件事时,声音中依然充满了恐惧“那个怪物在吃牛肉,然后他看到了我,我扭头就跑,拼命的逃,天神保佑我,怪物没有追上来,我才能活着回来”

    “也许是它感觉你的肉不如那头牛好吃”泽林讲了个冷笑话,但村庄长老西吉一点都不感觉这种事情好笑,只是附和性的干笑了两声。见此泽林不再继续拿着事开玩笑,他两手抱胸,认真的对西吉询问道“我这就出发去解决那只鬼怪,不过在此之前,我想知道我的工作能让我得到多少酬劳”

    “大师您想要多少酬劳”一提到钱,西吉眼中瞬间换上了一丝狡黠,似乎这个字驱散了他脑袋中的酒精。贵族在乎威望,教会在乎虔诚,人人都在乎钱,这句话是大陆上流传的谚语,明显还是经历过时间考验的谚语。曾经泽林也是会先解决问题再谈钱的人,直到他有一次在清理掉侵扰水田的水鬼后,发现当地的村民不仅不愿意交付酬劳,还向永恒之火教会的女巫猎人汇报这里有变异种拦路抢劫。结果泽林只能通过给外地商人做护卫,一边赚取面包钱一边远离那片区域

    狩魔猎人能击败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能斩杀常人无法对抗的魔兽,但狩魔猎人也需要进食,受伤流血过多也会死亡,在这方面,他们与常人无异

    “两百克朗,提前交付一半,剩下的在我完成任务后交付”泽林提出自己想要的价格“你要明白,不管做什么生意,预付金是诚信的保障”

    “嗯……大师,如果您能解决那头怪物,我们会为您的工作支付两百克朗”在经过一番思考后,西吉答应了泽林的要求,可能是感觉那头怪物的威胁比花掉两百克朗更严重,也有可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遇到新的狩魔猎人而且还是要价低于两百克朗的,当然,前提是他们的村庄不会在怪物的侵袭下坚持到新的猎人到来

    “很好”泽林点点头,接过村庄长老递过来的钱袋子。单手颠了颠,分量差不多,于是泽林将袋子系在了腰带上“我最迟明天晚上回来,到时候在这里见面”

    交代了时间,泽林转身准备离开酒馆,这时,在酒馆另一边,一声骂骂咧咧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妈的,要我说这个怪胎根本不值得拿到这么多钱!只要挥挥剑就能得到钱,和强盗有什么不一样,怪物去杀怪物不是理所应当的吗!给他钱真是浪费!”

    声音很大,压过了酒馆中的嘈杂声,不仅让泽林听得一清二楚,其他酒客也听得见。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和泽林一样同时看向声音的来源。一名赤脚撸起袖子,喝的伶仃大醉的大汉,蓝色的麻衣被豁出的酒打湿,混杂着汗味身上散发出一股难以忍受的臭味,一些人在大汉喊出声音后立马躲开,害怕接下来的事情会把自己牵扯进去。也有几个他的朋友想拦住他

    “别说了亚克,狩魔猎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这里没有士兵,激怒他我们可没好果子吃”名为亚克的大汉的朋友低声劝阻,但瞒不过感官异于常人的泽林,他们的低语和大汉的高声叫喊在他耳中没什么不同

    “怕他做什么!”大汉似乎醉的不轻,嘟嘟囔囔的站起来,迎着泽林走了过去“看什么看!不就是有两把剑吗!除了剑外你说你有什么比我厉害!你们除了能挥剑外一无是处!等野外的怪物被杀光就该轮到你们这些怪胎了!”

    泽林闭上眼,轻轻一笑,一只手伸进上衣口袋中“如果你真这样以为的话…….”

    “你,你要做什么”大汉被泽林的动作吓了一跳,一身冷汗让他的酒醒了不少,这时他才后悔的发现,在狩魔猎人被当做怪物清算前,泽林能一剑砍死他,而士兵根本不会因自己作死的行为去得罪一名狩魔猎人。狩魔猎人都是剑术大师,特别是其中的猫学派更是以精湛的暗杀技巧闻名,没有军队的指挥官愿意得罪活着的狩魔猎人,毕竟,他们可以接受杀死怪物的委托,也可以接受敌对指挥官暗杀的请求

    泽林视线扫过酒馆,担心者,看热闹者,应有尽有,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在看着泽林接下来的动作,是一拳打在大汉的鼻尖上给他的终身难忘的教训,还是直接抽出剑来杀掉他让所有人见识一下狩魔猎人的威严

    “那就……”泽林抽出了口袋中的东西,不是长剑,不是匕首,而是一沓纸牌“那就让我们来一局昆特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