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长夜余火 > 第七十九章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长夜余火

《长夜余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十九章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

    那黑市商人微笑说道:

    “别急,跟我去抽点血,做个检查,隔几天再过来看有没有配型成功。kanmaoxian.com这要是没有,现在就见了志愿捐献的人,岂不是挺尴尬的?而且还容易泄露我的渠道源头。”

    “好。”韩望获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他不是太担心会暴露次人身份,因为某种意义上,安坦那街的黑市商人、黑诊所医生、军火贩子都做到了众生平等,一视同仁,总之,管你是正常人类,还是畸变次人,有钱有物资有实力就欢迎你,没钱没物资没实力一律滚蛋,至于有钱有物资没实力那种,大家一起嘿嘿嘿。

    器官商人领着韩望获走向了身后一个房间,随口说道:

    “自我介绍一下,严淼,从小话多,不要见怪,怎么称呼?”

    韩望获谨慎地望了这位黑市商人一眼,未做回答。

    严淼哈哈笑了起来:

    “我这不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吗?

    “虽然你这样的好人在灰土上都快绝种了,我也没打算往这个方向发展,但做朋友,那真是太棒了,听的懂灰土语吗?嗯,你应该会为朋友两肋插刀。”

    他后面一句话改用了灰土语。

    韩望获目视着前方,不快不慢地走着:

    “你太高看我了。”

    “反正交个朋友我又不会损失什么,顶多就是给你打个折。”严淼轻声笑道,“而关键时刻,朋友是能用来挡枪,不,救命的。”

    他表现得只是嘴巴上说想交个朋友。

    韩望获不知为什么,想到了某个人。

    虽然那个人和严淼特点完全不同,但同样的话多。

    …………

    “这么大的鱼!”商见曜看着前方串上了烤架的鱼,一阵惊叹。

    这鱼差不多有龙悦红一条胳膊长。

    此时此刻,“旧调小组”五位成员跟着杜衡来到了红巨狼区一家专做烤鱼的餐厅。

    杜衡笑着介绍道:

    “这来自台韦河中游的阿尔纳湖,在‘最初城’势力扩张过去前,那里有几十年没人踏足,鱼都长得又肥又大,富集的污染物也很少。

    “原本只是青橄榄区的人爱吃鱼,现在红巨狼区、金麦穗区也有这个习俗了。”

    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

    “毕竟相对便宜,又容易获得。wap.kanmaoxian.com”

    他好为人师的习惯还没变啊……蒋白棉颇感欣慰。

    这意味着等下说不定能问出很多重要情报。

    商见曜、龙悦红的注意力都在烤架上,看着厨师时不时翻转那条大鱼,涂抹调料。

    “你们看来也经历了不少事情啊。”杜衡的目光扫过“旧调小组”五位成员,由衷感慨道,“成长得挺快的。”

    蒋白棉看了负责烤鱼的厨师一眼:

    “是啊。”

    她言外之意是可惜这里有外人,要不然能分享下自己等人这段时间的经历。

    “你用灰土语不就行了?”杜衡笑道,“再说,我想让他听到的,他才听得到。”

    他这段话用的依旧是红河语,但那名厨师却充耳不闻,就像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在那里烤鱼一样。

    啪啪啪,商见曜为杜衡这位神秘的强者鼓起了掌。

    “你的表现让我想起了某位老朋友。”杜衡一点也不见怪地笑道,“但我却记不起他究竟是谁。”

    付出的是记忆相关的代价?蒋白棉在心里咕哝了一句。

    她旋即把自己等人在野草城、红石集、塔尔南的经历大致讲了一遍。

    虽然她把重点放在了分享不同地方的民俗特色上,但还是提了提阎虎的状态、“新的世界”、江筱月的问题、503房间和迪马尔科的所作所为。

    这里面包括了“旧调小组”未向“盘古生物”汇报的那一部分内容。

    蒋白棉深谙“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知道既想从杜衡那里打听到关键知识,又不得罪对方,最好还是坦坦荡荡,“等价”交换。

    她主要隐瞒的部分在商见曜实力的变化,旧调小组获取的那些装备,包括两台外骨骼装置和“宿命珠”、“盲目之环”。

    蒋白棉讲述的过程中,商见曜非常配合,经常插嘴,滔滔不绝地说一些不那么重要的细节,白晨、龙悦红、格纳瓦也时不时附和两句,务求营造出开放和谐的交流环境。

    杜衡保持着偶尔问几句的状态,一直等到“旧调小组”分享完经历,才轻轻颔首笑道:

    “要不是我还没老糊涂,我都怀疑我们上次见面是几年前了,你们这段时间过得真是精彩啊。

    “你们这些经历,有几个细节对我来说还是挺有用的,让我进一步相信我现在走的那条路可能是最正确的那条。

    “说吧,你们有什么想问的?”

    他一副看穿了蒋白棉那点小心思的样子。

    蒋白棉险些干笑的同时,商见曜直截了当地问道:

    “老师,‘起源之海’的最后,该怎么战胜自我?”

    老师?嚯,这攀关系也攀得太快了吧?蒋白棉一阵好笑。

    龙悦红也产生了类似的念头。

    倒是白晨和格纳瓦,完全没在意这点,更多是期待杜衡的回答。

    杜衡看了眼逐渐变色的烤鱼,笑着摆了摆手:

    “我不收徒的,喊老师我承受不起。

    “不过,你可以加上名字,喊杜衡老师,这在旧世界是一种尊称。”

    你明明很享受的样子……蒋白棉紧闭住嘴巴,害怕自己的腹诽一不小心就说了出来。

    不等商见曜再喊,杜衡清了清喉咙道:

    “‘起源之海’最后的自我,往往是某一个极端的你,这可能来自某些事情,某些经历,某些痛苦,也可能源于你始终压抑的另一面。

    “战胜自我是很难的,更多人选择的是和解,接受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他。

    “我不是你,没法代替你做出选择,但两个方向都可以试一试。

    商见曜陷入了沉思,不知在规划什么奇怪的方案。

    蒋白棉趁机问道:

    “杜衡老师,心灵走廊内那些房间号都有什么意义,代表着什么?”

    呃,组长也喊上杜衡老师了啊……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龙悦红旁听的略感无语。

    杜衡摸了摸嘴巴四周的胡须,隐有点自得地说道:

    “你这算是问对人了。

    “许多‘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探索了几十年,可能都没弄清楚那些门牌号的规律。”

    他真知道啊……安静“听讲”的白晨在内心低语了一句,注意力完全不敢移开。

    杜衡望着“回过神来”的商见曜,笑着说道:

    “据我研究,每个门牌号的第一个数字代表的是不同的执岁,体现为祂们执掌的月份。”

    “这样啊……”蒋白棉其实也有过类似的猜测,但她在这方面发散的思维太多,想象的答案更多,且缺乏有效的线索,没法进一步分析。

    “‘503’代表的是五月执岁‘监察者’领域的第三个房间?”白晨斟酌着问道。

    这是“江筱月”那个房间,很可能导致“蜃龙教”“迷梦保护者”感染“无心病”的那个房间。

    “对,但房间顺序其实是没有规律的,不能想当然地认为‘501’就直接代表‘监察者’的梦境。”杜衡解释道。

    “那庄生的呢?13或者0?”商见曜追问道。

    杜衡摇了摇头,笑呵呵说道:

    “庄生的可能是1,可能是2,也可能是1到12之中的任何一个数字,嗯,简单来说就是,‘503’不一定代表的是五月执岁‘监察者’领域的第三个房间,还可能是‘庄生’领域的房间。”

    “这就是全年执岁的特殊性?”蒋白棉恍然大悟,“这么看来,阎虎进的最后一个房间不一定是‘菩提’领域的,还可能是‘庄生’领域的。”

    阎虎探索的最后一个房间是“102”。

    这时,分析完毕的格纳瓦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那代表普通人的房间,门牌号又是什么样的?

    “不是觉醒后,根据代价,才能确定在哪个领域吗?”

    “普通人的没有门牌号,也不会藏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杜衡简单回了一句。

    “那江筱月一个旧世界的植物人,最终成为了觉醒者?”蒋白棉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虽然这个觉醒者未必真的醒过来了。

    杜衡没有回答,只是缓慢点了下头。

    “旧调小组”五位成员一时都有点沉默,因为刚才对话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隔了几秒,商见曜好奇问道:

    “杜衡老师,你已经进入‘新的世界’了?”

    好直接……龙悦红被商见曜的开门见山惊到了。

    杜衡失笑了一声:

    “这个怎么说呢?我一直都认为,如果不能同步在现实中找到新世界的大门,那纯靠心灵走廊内的‘新世界之门’,是没法获得真正成功的,说不定会落到阎虎那个下场。”

    也就是说,你找到了那扇门,但不敢推开,不敢进入,还在现实中努力?蒋白棉若有所思地做着揣测。

    这时,烤鱼的香味逐渐发散开来,让杜衡抽了抽鼻子。

    “说这么多都饿了。”他自嘲一笑道。

    “看起来还得再烤一阵。”蒋白棉望了那烤架一眼。

    鱼太大,不仅需要划出一条条口子,时间也会拖得很长。

    商见曜则关切问道:

    “杜衡老师,你来最初城是找小冲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