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未来 > 你们的好感度怎么都是满的 > 第四十七章 人在江湖(作者:天明又一村)
你们的好感度怎

《你们的好感度怎么都是满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十七章 人在江湖

    烤羊,羊排和羊腿,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味。看1毛2线3中文网

    羊腿本身没有脂肪,吃起来,只有羊肉本身特有的风味,加上了孜然与辣椒,让陈安这种肉食动物打心底里便生出一股满足。

    而羊排却不同,掌柜的给他的这块羊排肥瘦相间,外面的焦壳连带着一层瘦肉,考里侧则有一片薄薄的脂肪,当羊油在口里咬碎,肥肉被烤制出的薄薄脆壳爆裂开来,便是一股混杂着肉香的油脂在口中瞬间融化。

    烤羊肉,也因为这一层脂肪的香气,整个口感得到了飞跃似的提升,不仅有着烤肉的咬紧,更多了一份香醇。稍微有吃的腻歪的瞬间,只要拿起羊腿将瘦肉大大啃上一口,便半点腻味都没有了。

    陈安大快朵颐,莘柔这姑娘不爱吃肥肉,于是一大块羊排除了两块被莘柔夺去以外,剩下的和半截羊腿一起进了他的肚子。

    舒坦!

    陈安好久没有吃肉吃的如此尽兴,吃完后,几口烈酒下肚,竟然也有了种上头似的醉意。

    不得不,陈安爱上了这个地方,连这店里的烈酒,都喝起来比之其他地方更有味道。

    有机会,一定要带其他人也来尝尝。

    陈安吃饱喝足,这才和莘柔上了二楼,进了一间并不算大的客房。

    里面只有一套桌椅,一张双人床,好在还算干净。

    四下无人,陈安才开口问道:“那掌柜的到底什么情况?他怎么会认识你我?”

    莘柔同样吃的肚子滚圆,此时早就躺在了床上,毫无形象的捂着肚子,一脸的幸福:“他呀,他以前是我们的人。”

    “那现在呢?”陈安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有些惊讶——魔教可不是什么想进就能进,想出就能出的地方。

    从他认识自己和莘柔这一点来看,他必然曾经身居高位,或者,和莘姬莘柔关系匪浅,而这样的人,也就更难脱身魔教了,怎么会在这穷乡僻壤开店烤羊肉?

    莘柔眯着眼:“金盆洗手了呗,总之,他是个可信之人,你不用多担心他。”

    莘柔继续道:“好啦,以后再和你详他的事,现在,好好休息休息,等目标自己上门就好。”

    陈安一愣:“目标?”

    “一会就会有人来敲门啦,你只管先搪塞搪塞,不管来者什么,你都自己要考虑考虑就好。”

    完,还没等陈安追问,门便真的被敲响了。

    莘柔用一副得意的表情对着陈安挑了挑眉头,才坐起身来,做出一副侍女的姿态,怯生生的站在床边。看1毛线3中文网

    陈安开门,只看一戴着斗笠的男人出现在了眼前。

    陈安开头还没认出来,直到那人摘下斗笠,陈安才微微瞪大了眼:“刀旦?”

    入眼的,竟然正是前段时间才分开不久的鹰马司走马刀旦。

    刀旦笑眯眯的站在门口,对这陈安一拱手道:“没想到还真是陈兄,才几日不见,陈兄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啊。”

    陈安皱眉疑惑道:“刀兄怎么会在这?”

    “近来听闻这边关之处,魔教余孽十分活跃,身为鹰马司走马,哪有不来的道理。”

    刀旦若有所指的看着陈安笑笑,随后道:“陈兄无须担心,之前陈兄在那流云剑派的话,听了真是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没想到,陈兄竟是如此豪杰。”

    陈安表情微妙,不知他这话里到底是威胁还是宽慰。

    刀旦看了看屋内,在莘柔身上停留片刻道:“这位是?”

    “我的侍女,殷柔。”陈安简单介绍了名姓。

    莘柔远远的看着刀旦,欠身行礼,一副侍女的模样。

    “我听了陈兄在剑派的话后,思考良久,最后认为,陈兄所言并不无道理。”

    刀旦一副感慨的样子:“追拿魔教余孽多年,我也时常心中迷茫,难道这魔教之人便真都是些该死的恶人吗?直到陈兄那翻慷慨激昂的话出口,我才醒悟,魔教之中,有恶人,自然也有英雄好汉。”

    “我过往手段,虽然是职责所在,但多少还是有些让人心中有愧。今日听闻客栈内有位赵公子,我便立刻赶了过来,只想看看是不是陈兄,没想到,还真是你。”

    陈安笑笑,却道:“刀兄这番话夸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想必刀兄这般忙碌的人,也不会单纯只是为了夸我几句才来的吧?”

    刀旦脸上的笑意消退了少许,他沉默的看了陈安一会,才道:“既然陈兄对魔教之人,自有一套分辨之法,那何不与我鹰马司合作,将一些该死的魔教余孽,绳之以法呢?”

    “这不也好过,我们抓错、漏抓一些人呢。”

    刀旦看着陈安,笑容虽然还未消退,但声音中:“毕竟,虽然我相信陈兄是个豪杰,但在某些同僚眼中,陈兄可是个不折不扣的魔教之人呢。”

    陈安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刀兄是想我戴罪立功,自证清白吗?”

    刀旦眉头一皱:“哪来的戴罪立功,陈兄何罪之有啊!只是我个人很想和陈兄合作,以免杀错了人,心头不安罢了。”

    陈安看着刀旦,两人四目相对,过了一会,都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我考虑考虑。”陈安回完,那刀旦便一拱拳:“好,就等陈兄这句话了。若下定主意,只要去镇子入口的第二间客栈找我便是。”

    完,刀旦便重新带上斗笠,十分随和的替陈安拉着门:“那在下便等着陈兄的好消息了。”

    “好。”陈安完,刀旦缓缓将门拉上,脚步声渐行渐远,陈安则回头看着莘柔,目光中有问询的意思。

    莘柔则一耸肩:“问吧。”

    陈安看着她:“你认识这人?”

    “当然,朝廷的走狗里,刀旦可是最卖力的几人之一,虽然实力不过一流巅峰,但手段不俗。”莘柔不屑的撇撇嘴道:“此人两面三刀,无情无义,你与他互相利用便好,万不可信他。”

    陈安哦了一声,随后又问:“他和柳如雁师出同门,这事你了解吗?”

    “他也配?”莘柔冷笑两声,才道:“柳如雁师从镇国公府的前任大将军秦斩,靠着其父柳青的关系,学的可都是真传的本事。”

    “而刀旦军队出身,靠着战功,不过侥幸在秦斩手下学了一年半载,秦斩认不认他这个弟子都不好,所谓师出同门,也不过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话罢了。”

    陈安恍然,怪不得,从未听过柳如雁还有什么师兄弟。

    陈安听她到柳如雁如数家珍,便知道自己和柳如雁的关系八成也早就被摸透了。

    原本还想问些柳如雁的近况,但转念一想,这事问她好像也不大合适,便暂时息了想法,等到日后自己亲自去找柳如雁问罢。

    “你让我暂且不答应他,可是料定了这刀旦就在此处,也会来找我?”陈安完,莘柔摇摇头。

    “刀旦在此我不知晓,但鹰马司在此的眼线却很多,你近来风头正盛,怎么可能不被那狗鼻子闻到味。”

    “你背景复杂,他们此时投鼠忌器,也不好随意动你,但试探是绝对会有的。”

    莘柔话时,表情认真,半点也没有了平时调皮的样子,显得成熟了许多。

    “我原本想着,他们若来试探你,也不会直接道破你便是陈安。你就借着赵公子的名头和他们合作便是,大家心知肚明,都假装糊涂,你既能靠着这一点洗去与我魔教有染的嫌疑,又能替我们做事,鹰马司也乐得白拿功劳,一举三得。”

    莘柔撇撇嘴:“但这刀旦上来便揭穿你赵公子的身份,想必是心里做好了打算,想你与他合作,将功劳全都算在他自己一个人的身上。”

    陈安思索后,点点头。

    的确,若是其他鹰马司的人,哪怕和自己合作,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自己若是赵公子,他们也就相信自己是赵公子,到时靠着莘柔拉名单让鹰马司出力抓些魔教的人,和鹰马司合作双赢便是。

    自己即不用担心被鹰马司通缉,也能帮莘姬做事,而鹰马司有了自己这个‘内应’帮忙,功劳簿想必又能添上一笔。

    哪怕那些魔教人被抓了,莘姬在魔教内部把控着消息来源,他们顶多追查到一位叫赵公子的人在背后和鹰马司合作,半点也牵扯不到陈安这名字上,毕竟在魔教内,能认出陈安面容的人屈指可数。

    但刀旦此举,却有威胁的意味,他直接点出陈安的身份,便是用鹰马司的名头压他,逼他就范。

    而以此作为要挟,让陈安与他合作,恐怕目的也正是想通过陈安抓几条大鱼,作为自己的晋升之道。

    可刀旦哪能知道陈安这回就是光明正大被莘姬派来当二五仔的,还有莘柔在一旁帮忙拉名单。

    这下子,反而是他暴露了狼子野心,让陈安看清了他的路数。

    只是

    “若我不与他合作,他定然会揭穿我的身份,届时那些魔教中的人定会有人知晓,是我与鹰马司合作,不准,还会牵扯上你姐姐。”

    “但若与他合作”

    陈安沉吟片刻:“此人能用吗?”

    “先用,之后再让他把嘴闭好。”莘柔的表情很是平静,她重新懒洋洋的躺下,轻声道:“他想升官发财,就拿命来买,这买卖他自找的,也怪不得谁。”

    陈安点点头,心里却突然有了些想法,道:“喜欢往上爬,便让他爬吧,没准,他也能为我所用。”

    莘柔有些意外的看了他几眼,疑惑着:“哦?”

    陈安看向窗外,乌云盖顶,一阵风雨欲来。

    “鹰马司假借抓魔教余孽,买卖人口之事,你可曾知晓?”陈安问完,莘柔点头,过了一会,她才笑道:“那他便可多用用了。”

    陈安默默点头,心里却有些五味杂陈,这江湖中,你利用我,我利用你,功名利禄,到头来又有些什么意思呢?

    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身在局中,不想成为棋子那就只能当个棋手了。

    ----

    PS:三千多字呢,这么厚道,求个收藏和推荐票,不过分吧~

    求求啦~下午六点还有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