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悬疑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018 入冬(作者:范马加藤惠)
我在东京教剑道

《我在东京教剑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018 入冬

    “这!”千江一男愣住了,但马上调整过来,“只是一个岛而已!一搜潜艇也影响不了整个战局!”

    “可是,阿根廷总共也没有多少艘潜艇啊,导播说圣达菲号是其中比较先进的一艘。www.kanmaoxian.com”主持人——好像姓小野寺——如此说道。

    这时候,电视机前的美加子忽然笑了:“这个千江一男,耳朵红了!哈哈哈哈!”

    和马一看,果然,千江一男教授的耳朵已经红了。

    就在这个瞬间,节目的导播也注意到了千江一男副教授小小的失态,给了他的耳朵一个特写。

    和马懂了,这个节目的制作人宫小路根本不关心国际时事,也不关心英国和阿根廷谁赢,更不关心千江一家的脸面。

    他只想要收视率,是个非常体面的电视人。

    根据保奈美打听到的消息,这个制作人和千江一男以前算是酒肉朋友,现在酒肉朋友的脸面说卖就卖,为了收视率,一切都可以抛弃的男人是真的可怕。

    美加子乐不可支,她本来平时就坐没坐相,喜欢东倒西歪,这下笑得人都躺下了,天灵盖怼在和马盆骨边上。

    怼上来之后美加子顺便问和马:“你知不知道下一艘沉什么,阿根廷海军。”

    和马摇头:“我哪儿能知道。”

    他是真的不确定,这个战争不一定按照他熟悉的剧本来呢,现在战争爆发的时间已经提前,作战发生的次序也不同,所以其他东西也有可能发生变化。

    飞鱼来袭那天,说不定打卫星电话所以必须雷达关机的不是谢菲尔德而是别的船。

    所以和马这样回应美加子。

    美加子撇了撇嘴:“这样啊,我本来还想预言下一艘沉船过把瘾呢。”

    果然是美加子,只想自己过把瘾,完全不考虑后面的事情。

    这时候,电视上的千江一男又重整旗鼓,开始夸夸其谈,似乎是打算用“真知灼见”一举挽回形象。

    说实话这份心理素质还不错,也让和马稍微放下心来——这个人应该没那么容易被气吐血。

    **

    接下来一周,马岛战事的消息不断传来。

    阿根廷海军旗舰被英国核潜艇击沉。

    这个时候英国宣传的还是用先进的线导鱼雷击沉的,和马记得上辈子自己到初中为止看到的各种杂志和资料上都说用的线导鱼雷。

    但等到他大学的时候开始混论坛,英国解密了一批档案,大家才知道当时英国线导鱼雷可靠性不好,所以潜艇发射的是二战时代的直航鱼雷。

    这个事情还一度成为中国军迷们热议的话题,因为当年有个穷小子被英国人宣传里吹得天花乱坠的线导鱼雷的先进给吓到了,说什么也要自己搞一个。

    这个穷小子之后还要被激光制导炸弹、爱国者导弹和F22吓唬几十年,闷头苦干全搞出来之后才发现当年吓唬自己的都是在吹牛逼。

    而他搞出来的都是对标别人吹牛逼之后的参数搞的东西。他达到了那些参数。

    ……就,很无语。

    阿根廷海军旗舰被击沉后,阿根廷海军采取了全面龟缩的战略。

    而阿根廷空军则在马岛附近吃了亏,而且被击落的还是幻影3这种被千江一男教授寄予厚望的战机。

    其实也不是法国人的东西不好,幻影3还是性能非常好的一种二代机,问题在于法国人没给它配齐武器。

    幻影3还要用机炮和英国人的鹞式飞机空战,而英国人装备了可靠性已经大大提升的新式响尾蛇导弹。

    越南战争的时候,美国空军因为导弹不可靠吃了很多亏,因为F4最早版本没有机炮,只有导弹。

    但是82年了,F4大战米格21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响尾蛇经过多年的改进,已经是一款比较可靠的导弹了。

    于是幻影3就成了皇家空军的弹下亡魂。

    这一周过去,周日又来了,千江一男副教授以生病发烧为借口,拒绝在录制这一期日耀日时评。

    节目组被拒绝之后,转头就来找了美加子。

    美加子这种性格,有这机会不可能不去,于是她就去了。

    这一期节目还是现场直播,请来的另一位嘉宾是上次在电视上说法国人不可能针对英国人特别设置导弹参数的那个防卫大学的教授。

    结果节目上美加子又和这教授一轮唇枪舌剑,最后靠着狡辩略胜一筹。

    防卫大学教授,他的论点是从常识出发。常识出发也就意味着他的论点没有切实的证据。

    因为通常来讲,常识是不需要证据的。

    美加子一路“我不信,你证明给我看”,那防卫大学的教授上哪儿证明飞鱼没有特殊的设置去,他只是在东京航展上看过飞鱼的一比一模型,拿过法国人的宣传小册子。

    毕竟日本自卫队的武器全面倒向美国,不可能买法国的武器,看了也白看。

    看着最后的投票结果,教授摇了摇头:“下次我应该让防卫大学的仅有的几位女性自卫官来参加这个节目。”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都是*虫上脑投的她的票,你们被那魔性的胸肌蛊惑了。”

    有一说一,确实。

    随着日耀日的结束,鼻子吃面条的赌约进入第三周,这一周,谢菲尔德挂了。

    因为时差问题,第一个报道这件事的是那天出版的晚报,美加子拿着报纸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房间,大喊:“飞鱼干掉谢菲尔德啦!”

    和马当时正在写东大这边的小论文,思路刚好被美加子给打断了,所以有点不爽。

    不过和马毕竟内在是三十岁老社畜,已经不会因为思路被打断这种事情就大发雷霆了。

    他只是皱了皱眉头,扭头看着客厅的拉门。

    美加子正好这时候拉开拉门。

    因为急刹车的影响,她身上能体现惯性的东西都在体现惯性。wap.kanmaoxian.com

    “和马!飞鱼干掉了谢菲尔德号驱逐舰!42型没了!为什么啊?42不是宇宙的终极答案吗?”

    和马本来要回答的,被美加子最后这一句整得愣了一下:“你还看过银河系漫游指南?”

    “昨天晚上有英国电视剧连播,我电视上看的。”

    和马“哦”了一声,电视剧啊,那美加子会看也不奇怪了。

    美加子:“你刚刚是不是在想什么对我很失礼的东西?”

    “哪有。”

    “就是有!你肯定在想,是电视剧啊,那美加子会看也正常。哼,你这么想,我就非得看书了,我还要看英文原版!”

    和马:“那是好事啊,我作为你的师傅,衷心的希望你能多多充实自己。”

    而美加子那边,这事儿已经翻篇了,她把报纸往桌面上一拍:“来,看!谢菲尔德在燃烧!”

    报纸上是正在冒烟的谢菲尔德,旁边一行小字:救援的直升机拍摄的画面,照片拍摄十分钟后谢菲尔德号舰长下令弃舰。

    和马看照片的同时,美加子整个人贴上来——她在跟和马相处的时候一直都是这种零距离模式,动不动就贴上来。

    所以和马在她身上又闻到了古龙水的味道。

    毕竟和马的视觉、听觉和嗅觉都被细菌强化过。

    “你又洒古龙水了?”

    “是啊,我觉得味道不错,就一直洒了。然后负责指导我们进行模拟智库活动的副教授说,古龙水很好,表达了一种身为女性但也不想服输的气质。”

    和马扶额:“可你只是觉得味道挺喜欢所以才洒的?”

    “嗯,不然呢?”美加子反问,不等和马回答,她突然咧嘴笑起来,“而且这个味道,有种和马你一直在我身边的错觉。”

    和马被突然的情话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能装没听到,低头看报纸上的报道。

    美加子的注意力则转向了和马正在写的小论文:“这是东大的论文吗?我以为你的作业什么的都是玉藻搞定呢!”

    “怎么可能!”

    “张三是啥?”

    “是假想的犯罪嫌疑人。”

    “为什么要起个这么奇怪的名字啊,都不像日本人了,至少改成大张三郎啊。”

    和马的论文里,直接用的张三这俩汉字,他是觉得日本人也用汉字所以无所谓了。

    经过美加子这么一提醒,发现确实叫大张三郎好像更合理一点。

    于是张三的日本亲戚,大张三郎粉墨登场,之后和马会把这个名字传给入室亲传大徒弟池田茂,然后这个名字会逐渐在法律界家喻户晓——

    和马正提笔要改小论文上的名字,电话铃响了。

    然后是千代子从厨房出来,去玄关接电话的声音。

    千代子经过客厅门口的时候往开着的门里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零距离贴在一起的和马跟美加子。

    千代子:“你们也关一下门啊,影响到阿茂学习怎么办?”

    然后她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和马和美加子面面相觑。

    美加子:“我们怎么了吗?”

    “不知道啊。”其实和马知道,他暂时还不想失去背后的柔软,所以装不知道。

    这时候千代子已经接完电话回来了,她还很规矩的先敲门。

    和马:“进来!”

    千代子开门问:“朝月电视台的宫小路先生问,美加子参不参加本周末的日耀日时评?”

    和马挑了挑眉毛。

    这宫小路,是打定主意要抓着马岛战争狂砍收视率了啊!

    不愧是“体面的电视人”!

    撒切尔要是这个时候访问日本,他估计也要去邀请。

    和马感叹的同时,美加子已经精神抖擞的大声说:“要去要去!但是我要通告费加倍!”

    耶?这猴学会坐地起价了?

    不简单啊。

    **

    到周日,英国又被飞鱼打沉了一艘大西洋运送者号滚装货轮,于是皇家海军这边的战损吨位一下子就反超了阿根廷海军。

    去节目录制现场的路上,美加子可怜巴巴的蜷缩着身子:“要不我们还是不去了吧,千江一男肯定也被邀请了,他肯定要笑话我的。”

    和马:“不怕,你还预测对了飞鱼显神威啊。我教你,千江一男只要开始扯什么战争的天平开始向阿根廷倾斜或者类似的话,你就一脸高冷的扔出一句‘不知道他们还剩下多少飞鱼,那代表着他们能取得的战果上限’。”

    美加子:“你的意思是,让我把阿根廷的战果都算在法国人头上吗?”

    “没错!发射飞鱼的是法国飞机超级军旗,飞鱼是法国导弹,这没什么问题,是法国击沉了谢菲尔德和大西洋运送者!这是法国海军对特拉法加尔的复仇!”

    美加子:“哦,高,实在是高啊。”

    这时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保奈美把一本小册子递给后座的美加子:“这是上次东京航展上,法国人发的飞鱼的小册子,有日语,你看看呗。”

    美加子如获至宝的翻看起来。

    **

    到了录制场地,千江一男副教授已经在等着了。

    一看到美加子他就露出笑容:“藤井小姐,好久不见啊,您看起来气色不错啊。”

    “好久不见,”美加子也是见多了大场面了,大方的握住对方伸过来的手,“你看起来休息不足,很憔悴。给自己放几天假如何?”

    千江一男笑容僵住了,但马上用干笑掩饰过去。

    松开美加子的手之后,他又说:“听说现在阿根廷海军的击沉吨位,已经超过了皇家海军呀,看起来战事并不如藤井小姐预测的那样顺利呀。”

    美加子:“不知道阿根廷海军剩下的飞鱼还有多少,我听说他们一共只有八枚,已经打了四枚。”

    阿根廷攻击谢菲尔德的时候其实发射了两枚飞鱼,只是其中一枚被英军干扰丢失了目标。

    千江一男:“关于这个,阿根廷政府在开战前就向法国追加了一百枚的订单……”

    “可是一枚都没有到货,我看啊,战争结束这100枚飞鱼才会到货啰。阿根廷到现在所有的战果都是法国飞机发射法国导弹取得的,说白了这是法国的战果啊,和阿根廷有什么关系?”

    虽然美加子说的全是和马教给他的话,但是从这家伙嘴里说出来,总有种加倍欠揍的感觉。

    千江一男还想说什么,美加子双手叉腰,伸手一指他的鼻子大声说:“你放弃吧!回家好好练习怎么用鼻子吃面条比较实在!我都练好了!”

    和马哑然失笑,什么叫你都练好了?你这话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自信,还是为了表现自己的不自信啊?

    千江一男副教授都蒙了:“?”

    主持人小野寺这时候拍手说:“各位,准备了,各就各位,我们在正式开始之前先把开场白录了,待会直播开始就用播放预录的开场白争取到的时间,延迟大概两分钟直播。”

    延迟两分钟,就是播放的画面比演播室的实际画面有两分钟延迟,这是为了给导播处理放送事故的时间。

    万一出了问题,导播能从容掐断画面。

    千江一男“哼”了一声,一副“上了讲台我们走着瞧吧”的表情,转身往讲台走去。

    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轻人急匆匆的跑进来,喊住千江一男,然后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千江一男脸色大变:“真的吗?”

    年轻人连连点头。

    千江一男瞪了美加子一眼,转身就往演播厅外走。

    小野寺主持赶忙上来拦他:“您去那里啊,要开播了!”

    “我要走了!不录了!”千江一男大手一挥。

    美加子:“干嘛走呀!留下来吃面啊!”

    就在这时候,小野寺按了下耳机,看来也从导播那边得到了消息,他依然拉着千机一男教授:“教授您别走啊,我们通告费都给了。不就是英国特别空勤团突袭了格兰德空军基地,摧毁了阿根廷剩下的所有飞鱼导弹并且抢了一架运输机撤退嘛……”

    和马大惊,知道特别空勤团很猛男,可这也太猛男了。

    另一个时空英国人也有这样的计划,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太危险了,基本有去无回。

    这个时空他们真的干了,还抢了阿根廷的运输机跑了……

    不对,等一下!

    和马忽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个时空和自己上辈子有这样的区别了。

    这个时空是真的有猛男的啊!

    还是字面意义那种!

    肉身空降,徒手拆机枪,刀劈坦克……

    千江一男正要回应小野寺,突然演播室的大屏幕放出了一个白人男性的照片。

    这人脑袋上上戴着没有拉下面罩的“苍蝇头”防毒面具。在和马上辈子,这个防毒面具已经成了皇家特别空勤团的标志一样的存在了。

    他身上的战术背心一看就特别专业,武装到牙齿。皇家特别空勤团的臂章在他左臂上清晰可见。

    美加子看着大屏幕:“哇,这谁啊,快有我家和马酷了。”

    小野寺主持介绍道:“这是我们刚刚在新闻照片库里找到的照片,是这次担任突袭行动指挥的普莱斯上尉以前的照片。”

    和马顿时对皇家空勤团能突入阿根廷腹地的格兰德空军基地,然后还跑了这件事没有什么疑问了。

    上辈子他已经在使命召唤现代战争系列游戏里,体验过普莱斯上尉的冒险故事了。

    千江一男趁着小野寺跟美加子解释的当儿,甩开他的手向演播室大门走去。

    小野寺对着他的背影喊:“如果您就这样离开,我在待会的节目上会说千江一男副教授因为突然传来的消息,畏战逃跑了!”

    千江一男站住了,回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小野寺。

    “我们好歹也是一档新闻节目,”小野寺对他两手一摊,“实事求是的报道事实真相是我们的宗旨。”

    千江一男苦着一张脸,向演播台走去。

    和马在下面看着他的侧脸,又想给他写一首“洗海带了”。

    等众人就为,片头的摄制就开始了。

    摄制完了之后休息了一小会,直播开始。

    美加子对着镜头就乐。

    小野寺一看便问她:“藤井小姐,您这么开心,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和马有那么一瞬间有美加子要回答“我想到高兴的事情”的错觉。

    但美加子没有,她回答的是:“特别空勤团把剩下的飞鱼导弹都干掉了,我当然开心了呀!这样我打赌就赢定了!”

    小野寺仿佛生怕观众不记得这是个什么样的赌约了,忙问:“是那个用鼻子吃面条的赌约吗?”

    坏还是你们坏啊。

    美加子点头:“对啊!我跟你讲啊,就因为阿根廷有飞鱼,我最近总是睡不踏实,后来为了让自己能睡踏实了,我想了个绝妙的主意,就是把鼻子吃面条给练会了,每次都能完美吃掉,那样就不怕上电视了,也不怕失眠了!”

    小野寺尽管不烫头,但也尽职的捧哏呢:“你真练习了啊!”

    “真的呀!可熟练了,我准备之后就去参加超级变变变。”

    小野寺:“那不就是我们隔壁棚吗?您来录节目还能当场叛变的吗?”

    观众一片哄笑。

    和马回头看了眼观众们,觉得美加子没准还真的有去说漫才当笑星的天赋。

    千江一男脸色铁青,坐在台上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

    但是小野寺什么人啊,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是他最擅长的,于是他转向千江一男这边,问道:“那么千江副教授对这次特别空勤团的行动作何评价?”

    问话的同时,大屏幕上就出现了刚刚已经给众人展示过的那个普莱斯上尉的照片。

    “历史告诉我们,战争的结果……”千江一男说道这突然说不下去了,沉默了几秒才接上话头,“战争的结果不会因为一两件先进的武器,和一两次成功的战术行动就改变。太平洋战争中,日本也有过很多次成功的战术行动,但是……”

    美加子打断他的话:“你又拿太平洋战争来说事,但是如果按照太平洋战争,只要对比工业实力就知道哪边赢啦,阿根廷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呀。你还不如说法国人突然决定不卡阿根廷脖子了,把阿根廷新订购的100枚飞鱼导弹送到阿根廷,然后英国就打不了了。”

    千江一男黑着脸,没有回应。

    小野寺看马上要冷场,立刻插进来和美加子聊天:“藤井小姐,你之前一直认定法国人的武器对英国舰船有特别的设置,这次飞鱼梅开二度,您觉得这和法国人的武器的特性有关?”

    “肯定是呀!法国人呀,从百年战争的时候开始就恨死英国人了……”

    美加子开始了她一贯风格的夸夸其谈。

    这次节目全程,千江一男教授都没有说过几次话。

    **

    第二天,和马刚从东大下课回来,一进门就看见美加子举着报纸从客厅跑出来,咚咚咚的跑到玄关:“和马!我又上头条了!”

    和马其实在学校就看到报纸了,那报纸上用了美加子的半身照,配的大号文字是:知性、美丽,以及一点点天真浪漫。

    小字是:新时代的女性正在展现自己的魅力。

    顺便,这个报纸,还是三田教授在课间拿给和马的,因为他是这一期专题报道的联合撰稿人,不但评论了美加子,还对报纸介绍了一下现在在东京大学上学的女生们的情况。

    说实话,知晓美加子真实一面的和马,看到这个头版图,还有那一串评价语,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知性、美丽、天真浪漫,这三个词和介猴哪里有关了?

    哦不对,美丽还是有关的。

    但是她的性格,经常让人不由自主的忽略她的外表啊!

    美加子:“和马!你说话呀!我又上头版了,你不表个态吗?”

    说完美加子就一副“快夸我”的表情绕着和马转悠。

    因为和马站在玄关还没换鞋,她要绕着转就只能不断的走到玄关的地上再走上榻榻米。

    和马:“你再转下去,把玄关这边踩脏了,千代子又要削你了。”

    “哇,忘了!”美加子蹭的一下跳回榻榻米上,然后检查脚下有没有脏。

    和马又问:“学校模拟智库的事情怎么样了?”

    “嗯,还行吧。”美加子挠挠头,“报告快写完了,我越来越觉得报告会被署上别的什么人的名字据为己有,所以不太想认真写了。后面有很多预测我都不按和马你教的,随便写的。”

    和马笑了:“这样啊,可以啊美加子,都会给人挖坑了。”

    “那是啊。我多聪明啊。所以我上头版这事你怎么看?”

    “你要真当了外务大臣,那这头版你能天天上。”和马脱了鞋,进了屋,“我要写报告了。”

    “和马你居然自己写报告!玉藻呢?”

    “去参加修改会议了,她的书第一次大修的反馈要来了。”和马回应道。

    话音落下,他背后的门就开了,晴琉进门就喊:“和马!我国文五十分了!”

    和马一个“回首掏”,摸上晴琉的脑袋:“哦哦,好乖。”

    然后他看见阿茂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个信封,脸色铁青。

    和马瞬间懂了:“阿茂,先进来吧。模拟考的事情不用太放在心上。毕竟只是第一次模拟,距离明年三月的考试,还有将近五个月呢。”

    阿茂点了点头,这才迈步进了玄关。

    他紧紧的抿着嘴,看起来很不好受。

    和马扭头对厨房方向喊:“千代子,今天我们家加餐!”

    “诶?别这样,这个月伙食费本来就超支了!”千代子一副要跟和马理论一下的表情噔噔噔跑出来,一看阿茂的表情愣住了,“这……阿茂,考得不好吗?”

    和马:“行啦,你去弄点补脑的东西今天加餐。”

    千代子点头:“好!”

    就在这时候,阿茂横下一条心,抬头看着和马:“师傅,我想最近五个月,把打工减少——不对,把打工推掉,专心考试。能让我,欠一点钱吗?”

    阿茂一直以来,都有支付自己住在桐生道场的伙食费和住宿费,还会补贴道场的家用。

    但是打工确实占用了他大量的时间,让他的复习时间变少了很多。

    所以和马完全理解他这个要求。

    东京大学可不是一个浪子回头才一年多的前不良一边打工一边备考就能考上的学校。

    于是和马点头:“没问题。钱的事情我会搞定,你继续住在这里,全力以赴复习吧。”

    阿茂哐啷一下给和马跪下了,咣的一声的磕了一个:“老师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不会忘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