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被迫成为正派的日子 > 第024章 像疯了,他是不是中邪了(作者:难荀)
被迫成为正派的

《被迫成为正派的日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024章 像疯了,他是不是中邪了

    “你和魏知感觉如何?”云平秋开口问道。看‘毛.线、中.文、网

    程寰看向魏知。

    魏知想了想:“除了发烧和乏力,倒也没有别的问题。”

    云平秋望向没打算吭声的程寰。

    程寰总算屈尊降贵地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我当然也是了。死人脸你不会担心我吧。”

    云平秋在听到“死人脸”三个字的时候就默默移开了视线:“既然如此,那说明我们当时的推测没有问题,修为越低,受瘟疫的影响越大。像那些普通村民,一旦染上瘟疫,便会尽数殒命。”

    “嗯。”程寰伸了个懒腰,把沧溟剑在手中转了一圈,懒洋洋地道:“既然这个瘟疫不会人传人,对我们也造不成太多影响,尽早去不姜山才是最好的选择。”

    魏知从身后看了程寰一眼,想要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

    只是默默地蹭到了程寰身后,闷不吭声地站在她旁边。

    或许是半夜的时候下了一场细雨的缘故,山涧清凉,隐约有雾气绵绵不绝地缠绕在树枝间。

    几许花瓣洒落在泥土中,散发出若有若无的香气。

    风一吹来,霎时好闻。

    程寰嘴上说得毫无问题,然而灵力被将江月白封印,她唯有依靠身体本身抵抗瘟疫带来的不便,好在江月白早前不知扔了多少灵草灵药在她身上。

    不过身体抗住了,程寰仍旧是头晕眼花,走路的时候常常不辨方向,好几次差点撞在树上。

    魏知拽了她几次,脸色越来越难看。

    可惜人太多,他忍了忍,没有多言。

    唐衍倒是个贴心的,趁着休息的时候,特意去抓了一只兔子。

    刚一烤好,除了凌霄这个不要脸的硬是抢了一只腿过去,剩下的三只都让唐衍捧到了程寰面前。

    程寰闻着香味,瞬间来了精神,她脸上都快笑出一朵花来,眉梢间犹如被春风拂过,一骨碌就从半瘫的状态坐了起来:“有徒弟就是不一样。”

    唐衍被她一鼓励,连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他又是紧张又是期待地等着程寰吃了一口才问道:“好吃吗,师父?”

    程寰从来都是个得了便宜就卖乖的人,她用自己油腻腻的手在唐衍头上摸了摸:“小唐衍烤的都好吃。”

    魏知冷不丁地坐在了程寰旁边:“比起我烤的鱼呢?”

    程寰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鱼?魏知你别疯啊,水会传染瘟疫,现在别想着吃鱼。”

    魏知气得一脸煞白,站起身就找了个更远的角落,眼不见为净。看‘毛.线、中.文、网

    唐衍的脑子显然想不通里面的弯弯绕绕,他呆呆地望着魏知蹲着的方向,不明所以:“师兄他怎么了?”

    程寰意识到了什么,在唐衍的肩膀上擦干净了手上的油,一本正经地道:“他生病了,心情不好。”

    唐衍想了想:“那我给师兄送只兔子去。”

    “我去就行了。”程寰按住唐衍的肩,站起身来。

    凌霄不冷不淡地吹了一声口哨,把抢到的兔子腿递给了云平秋。

    魏知听见程寰的脚步声,故意转了个方向,背对着她。

    程寰被他的小动作搞得哭笑不得,她踢了踢魏知的脚:“一只兔子而已,怎么就生气了。”

    魏知盯着面前的树干不知声,仿佛这棵树跟他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似的。

    程寰在他旁边蹲下,用肩头撞了撞他:“诶,说话呀。”

    魏知转过头来,自以为恶狠狠地瞪了程寰一眼。

    谁知道他从来没有在程寰面前做个这个表情,一时情急之下,竟然显得几分委屈。

    程寰顿时笑不出来了。

    她慌忙像哄孩子似的,在魏知背上张牙舞爪地拍了拍:“我开玩笑的,我记得我记得,你给我烤的鱼我怎么会忘呢。”

    那只手像是拍在了魏知心上一样。

    他听见自己心跳声不受控制地跟着程寰的手在跳动,忙开口道:“我不信。”

    程寰有些牙疼:“师父有骗过你吗?”

    魏知无声地望着她。

    程寰被他看得一阵心虚,忙把手里的兔子腿递过去:“快吃,别被凌霄那条狗给抢了。”

    魏知心里天大的波澜都被程寰给硬生生压成了咕咕小溪。

    他和程寰两人蹲在树前,一人抱着一个兔子腿埋头吃着。

    身后还能听见凌霄追着云平秋跑来跑去的脚步声,阿乐还在痛苦地给唐衍解释他真的不是他爹。

    头顶有风从树顶滑过,沾了雨水的树叶顿时滴滴答答往下掉在两人手上。

    魏知忽然忍不住开口道:“师父。”

    “嗯?”程寰嘴里还塞着兔子腿,说话的时候脸鼓成了一个球,全然没有传说中正派第一人的仙风道骨。

    “既然阴日是为了阻止瘟疫,会不会我们去了不姜山依然没有找到瘟疫的源头?”

    程寰慢条斯理地把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那就继续找。”

    “还找不到呢?”魏知刨根问底。

    程寰对他好像格外有耐心,她歪着头想了想,然后才说道:“如果真的不行,那我们找个地方自己玩去。”

    “师父不担心瘟疫横行,民不聊生吗?”

    “天塌下来有江月白,剑宗通神院含书院这些门派里,老不死的多得是,我们逞什么能啊。”程寰说。

    魏知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自从知道程寰没有了灵力之后,魏知始终提心吊胆。

    他还没有恢复全部的记忆和灵力,这一路前途未卜,如果未能保护好程寰……

    魏知不敢想象自己会是什么样。

    他转过头,刚要说话,程寰恰巧把另一只吃不完的兔腿塞了过来,嘴唇撞在兔子腿上,魏知的双唇顿时红了一片。

    程寰:“……”

    “师父。”魏知捂着嘴痛得直吸冷气。

    程寰忙凑过去捧着他的脸想要帮他看看,结果人刚凑过去,面对着魏知这张成熟到令人无法忽视的脸,程寰又尴尬地松开了他。

    她有些不自在地站起身来:“该回去了,不然凌霄那小子又该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魏知一手捂着嘴,一手拿着兔腿跟了上去。

    大概是魏知的动作太过瞩目,唐衍看见他们的时候就察觉出几分不对劲:“师兄,你嘴怎么了?”

    魏知看了程寰一眼,送开手:“无事。”

    凌霄的目光在魏知又红又肿的唇上扫了几圈,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冷笑声。

    阿乐陡然红了脸。

    就连云平秋也下意识地移开视线。

    程寰在这怪异的气氛中领悟过来发生了什么,她无奈地道:“这是被兔子腿撞的。”

    “哦。”凌霄挤眉弄眼地故意摸了摸自己的嘴:“我怎么没被撞到过。”

    程寰斜了他一眼:“那你真够可怜的。”

    凌霄乐不起来了。

    一行人收拾妥当,再次上了路。

    差不多数十日的功夫,他们终于是抵达了不姜山的边界。

    山外是一圈朦朦胧胧的封印,看不清里面的环境。

    云平秋上前,割破手腕画了个解封的符印,整个不姜山才在众人面前缓缓露出了真容。

    明明是春末夏初,一股凛冽的寒意却扑面而来。

    唐衍下意识地抱紧了自己的胳膊,他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呼啸的风卷着雪花扑了一脸。

    以封印为界,整个不姜山仿佛陷入了截然不同的寂静中。

    银白色的雪皑皑地覆盖在不姜山上,如同盖住了整个山脉的生机。

    尽管如此,庞大的山影出现的时候依然带来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压迫感。

    阿乐双眼发红,不太熟练地比划了一个怪异的手势,对着不姜山缓缓跪拜了下去。

    或许是他的表情太过诚挚,唐衍捂着自己的胸口,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直到程寰的手在他肩上拍了拍,唐衍才回过神来:“师父……我刚才……”

    “是妖王的气息。”程寰说。

    唐衍张大了嘴。

    事实上,在听到程寰他们说了凤明制造阴日是为了晒干水,阻止瘟疫泛滥之后,唐衍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妖王也生了几分不敬重的心。

    换而言之,他觉得妖王太笨了。

    然而笼罩了整个不姜山的威压让唐衍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他恍恍惚惚间意识到,那个统领了整个妖族,在大战和天劫中保下妖族生机的王究竟是何能耐。

    苍青色的天空无一云,无声地横亘在巨大的山脉之上。

    唐衍下意识地小声道:“师父,如果……如果要和妖王打起来……”

    云平秋走上前,踏进了不姜山:“我去探探路。”

    程寰想了想,点点头。

    凌霄想要跟上去,却被程寰拉了一把。

    他顿时急了起来:“他一个人万一出什么好歹怎么办!”

    “别担心。”程寰却是淡淡地道。

    “换成魏知进去你能不担心?”凌霄骂道。

    程寰没办法,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凌霄奇异般地平静下来,他用一种诡异的眼神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唐衍。

    唐衍被他看得后背发麻:“凌道友……”

    “啧,你这小屁孩,怎么认生呢。”凌霄忽然对唐衍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笑容,热情无比地牵起了他的手:“我们也一起待了这么久,我比你虚长几岁,你叫我大哥——不,叫我凌师兄就好了。”

    唐衍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一会儿看看凌霄,一会儿看看程寰,几乎快哭了出来:“师父,他是不是中邪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