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想不想和大姐姐来一根Pocky(作者:凤嘲凰)
在港综成为传说

《在港综成为传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百六十七章 想不想和大姐姐来一根Pocky

    “土宫家主,今晚来找你,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kanmaoxian.com”两杯茶下肚,廖文杰放下茶杯,开始进入正题。

    “确实很重要……”

    土宫雅乐看了眼包装堪称豪华的茶盒,叹气道:“黑崎先生,我知道你想什么,我也知道你不在乎我是否同意,可我还是要……恕难从命!”

    “不会吧,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拒绝,亏你还是驱魔师家族的前任首领,一点大局观也没有。”廖文杰奇了,上下打量土宫雅乐,怀疑这个糟老头子就是地狱安插在人间的间谍。

    “正是因为鄙人身为驱魔师家族的前任首领,从大局观出发,才会选择拒绝。”

    土宫雅乐严肃道:“不只是我,现任首领奈落亦是如此,黑崎先生不用再,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退婚这件事绝无可能。”

    廖文杰:(?`?′?;)

    不愧是传承至今还在苟延残喘的大族,一诺千金,一不二,所以他就不吐槽什么了。

    瞄了眼边上的茶盒,廖文杰大致明白了什么,握拳轻咳一声,给自己满上一杯茶,缓缓道:“土宫家主,七……不,六之后就是全日蚀,关于这件事,你有收到什么风声吗?”

    “这件事我听奈落提到过,明驱魔师家族召开紧急会议,分散霓虹各地的驱魔师家族代表都会赶至东京总部,具体情况奈落没有在电话里明,只提到了浅间巫女的预言。”

    到这,土宫雅乐愣了愣,试探道:“黑崎先生,你提到的重要事情,难道是关于全日蚀?”

    “你觉得呢?”

    “呃,我觉得……退婚这件事绝无可能。”

    “……”

    两人大眼瞪眼,因为土宫雅乐是眯眯眼,生来占据优势,廖文杰的眉清目秀很快便败下阵来,无语道:“真的,和你们这些老家伙聊可真累,一个标点符号,你们都能写一篇阅读理解。”

    “黑崎先生的是。”

    土宫雅乐擦了擦额头名为尴尬的汗水,就很冤枉。

    实在是廖文杰带礼物上门,怪突然的,他一时接受不了,认为廖文杰没安好心,这才岔到了别的地方。

    “不这个了,继续之前的话题,那位会预言的浅间巫女……”

    廖文杰严肃道:“她漂亮吗?”

    “很美!”

    土宫雅乐点点头,认真道:“我时候,一度以为她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

    “那什么,我也就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不用答得这么认真。”

    廖文杰抹了把头上的冷汗,道:“认真点,不开玩笑,这位巫女老奶奶预言到了什么,陨石?独眼宇宙海盗?王大蛇?”

    土宫雅乐不明所以,直言道:“电话里这些不安全,我和奈落约好,明早在总部相见,届时再谈这件事。”

    “明早……”

    廖文杰点点头,参考手头上的线索,不出意外的话,就和往常世界末日到来先献祭霓虹的操作一样,这次的灾难临头,霓虹亦是首当其冲。

    纯路人,不带任何仇视偏见,挺好的,霓虹的地理位置是海上岛国,真出了事,也能给其他国家争取到应对时间。

    “黑崎先生今晚要留宿吗?”

    “嗯,未来一个星期都要麻烦土宫家主了。”廖文杰点点头。

    “谈不上,黑崎先生也不是外人。”

    土宫雅乐笑呵呵道:“时间还早,要我把黄泉叫过……”

    “不用了,习惯一个人睡,随便安排一间房间就行。”

    “那好吧,就黄泉常用的那间。”

    ……

    五个时过后,色尚未明亮,一高一矮两个纤细背影来到土宫家宅邸,水手短裙校服,人手一把裹刀布包好的长刀。

    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

    “呐,黄泉,父亲一护大哥也在家中,你是不是很期待?”

    “为什么要期待?”

    谏山黄泉撇撇嘴,转头望向一边:“只是家族定下的婚约,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况且你也知道,他经常玩失踪不见人影,又从不主动和我联系,打电话也找不到人,有他没他都无所谓。看‘毛.线、中.文、网”

    “黄泉的怨念真多呢,我想想……好像在哪看见过这种抱怨。”

    土宫神乐站在门前皱眉深思,恍然大悟道:“我想起了来,电视上有演过,欧巴桑就是这样抱怨自家丈夫成不见人影。”

    啪!

    谏山黄泉抬手捏住土宫神乐的脸,眉毛跳了跳:“神乐,你看的电视剧太危险了,记得以后别专注那个频道,否则会提早进入更年期!”

    “嗯,听你的。”

    土宫神乐噘着嘴点头,只想着调侃对方,忘了武力值相差悬殊,是她大意了。

    “道期待,我倒是对神乐更期待。”

    谏山黄泉挑起土宫神乐的下巴,一个壁咚将她按在门上,居高临下笑容灿烂:“真是个标志的美人儿,想不想和大姐姐来一根Pky?”

    “黄,黄泉,冷静点,父亲就在家里,注意一下你的形象。”

    土宫神乐双手护在胸前,脸红得像个苹果,换个地方她一点也不介意,但家门口不行,太羞耻,呸,是太危险了。

    “嘛!有什么关系,反正没人看见,就一下,很快就……”

    咔嚓!

    一声轻响,近在身边,似乎是相机的快门声。

    享受调戏快感的谏山黄泉,和享受被调戏快感的土宫神乐同时愣住,攻受分明的二人僵硬转头,朝声源位置看去。

    廖文杰:|?ω??′??)??

    ∑(?д??)???;)〣

    |??)?

    |?)b

    |

    “多谢款待。”

    “啊啊啊———”

    ……

    黑色加长轿车驶离土宫家大宅,廖文杰一脸严肃和土宫雅乐坐在一排,对面是双双低头,坐立不安的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

    “礼仪是家族成员对自己的尊重,亦是对他人的尊重,言行举止各方各面都传达着自己的情绪,是人际交往中最为重要的行为规范。”

    土宫雅乐双臂垂下,两手放于膝盖,一张老脸不怒自威:“神乐,你作为家族的继承人,忘了我之前是怎么教导你的吗?还有黄泉,你是家族这一代最杰出的子弟,礼不可废的道理难道还要我再重述吗?”

    “确实,成何体统。”

    廖文杰在一旁双臂抱肩,连连点头,一大清早,鸡还没叫,两个女孩子就满屋子乱跑,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实在太不像话了。

    土宫雅乐眼皮抽抽,神乐两人失态的原因,他大致能猜到,这些话也是给某人听的,可这厚脸皮,真的能听进去吗?

    再看对面两人低头不敢吱声,他叹了口气:“下不为例,就这样吧。”

    “是的。”

    “就这样?”

    廖文杰声音提高八度,不可置信道:“土宫家主,恕我直言,赏罚最忌虎头蛇尾,这不罚抄个一百遍家规,我这个路人都看不下去了。”

    “……”

    土宫雅乐抬手捂脸,土宫神乐继续低头,少女对自己的失礼行为深感羞愧,被训得耳朵根都红了。

    唯有谏山黄泉不服,偷偷抬头朝廖文杰磨牙,一大早挨顿训,她自认倒霉,但照片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必须撕掉!

    还有,谁家未婚夫会以这种照片沾沾自喜?不应该生气才对吗?

    你倒是生气啊!

    “土宫家主你看,黄泉瞪我了,她瞪我了!!”

    “……”

    岂可修!

    ……

    驱魔师家族联盟的总部位于市郊深山,一座占地面积颇为可观的日式老宅,形似道场,常年有人值班打理。

    据土宫雅乐所言,多年传承至今,总部咒术禁制重重,安全性毋庸置疑,是最适合召集各大家族代表聚集的地方。

    因其距离土宫家宅邸有段距离,驱车抵达的时候,整整花了两个时。

    轿车停在山林间开辟出的简易停车场,土宫雅乐前方带路,行经一段石阶,见到了站在门前等候的谏山奈落。

    多年前,他战损一臂,身上旧伤不少,经常携带一根助步的拐棍。

    退居二线的谏山奈落因统帅力一流、才能出众,经选举投票接过了土宫雅乐的旗帜,成为当代驱魔师家族联盟首领。

    懂的都懂,谏山家是土宫家分家,这对基友穿一条裤子长大,关系约等于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谁做首领其实都一样,无外乎将权力从左口袋放进了右口袋。

    其余驱魔师家族虽有微词,但在灵兽·白叡的威慑力下,也不敢多些什么,表面上服从二人的英明领导。

    表面就足够了,今时不同往日,这年头修行没落,火器崛起到种蘑菇的地步,导致驱魔师的地位日渐式微。

    很多家族在各自地盘的话语权可有可无,传承几乎断绝,靠吃老本度日。为了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些,‘忠诚’二字论斤卖,价高者可得。

    生存嘛,不磕碜。

    据霓虹政府出价很高,印了点日元,便动摇了驱魔师家族联盟的内部稳固。

    这些家族还能在表面上服从驱魔师家族联盟的领导,真的很够意思,不能对他们要求更多了。

    言归正传,廖文杰对驱魔师家族联盟兴趣缺缺,没有进会议室坐着等,带着两个妹子在花园假山边赏金鱼。

    要不是土宫神乐才十四岁,实在太嫩了,他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造型。

    不过考虑到是霓虹,一般人也不会在意这些。

    “那位是高桥家的家主,家主驻地在大阪,是传承悠久的大家族。”

    水池边,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指着一个个进门的老者,声为廖文杰介绍,后者则蹲在池边和一尾观赏鱼瞪眼,怀疑它还没进化成暴鲤龙,就学会了‘瞪眼’技能。

    “那位是朽木家的家主,年轻时以剑术闻名,现在已经退居二线了。”

    “朽木家……”

    廖文杰抬头望去,入眼是个条形码发型的老头,摇摇头道:“等更木家、黑崎家的家主到场,再喊我一声。”

    谏山黄泉无语道:“你不就是黑崎家的吗?”

    “对哦,我就是黑崎家的,差点把这个忘了。”

    “……”

    谏山黄泉叹了口气,早就怀疑‘黑崎一护’是假名,甚至这张脸都是假的,但一直没有证据,也不敢戳穿真相,只能将烦恼埋藏在心底。

    正叹着气,她遥遥看到一个西装青年走入,愣了一愣,转身蹲下,陪廖文杰一起和金鱼瞪眼。

    “怎么了,你仇人来了?”

    廖文杰转头看向大门,很帅气的一个伙纸,快有他一成殷俊了。

    “饭纲家的继承人,我和黄泉在对策室的同事,他是……是个好人。”

    土宫神乐跟着蹲下,有句话没,饭纲家的继承人饭纲纪之,之前和谏山黄泉有婚约。

    直到廖文杰出现。

    “真惨,年纪轻轻就领到了神乐的好人卡,看样子他以后只能改走大哥哥路线了。”廖文杰疑惑看了两人一眼,直觉告诉他,两人肯定有所隐瞒。

    不过……

    无所谓了,爱谁谁,反正没他长得帅。

    另一边,饭纲纪之路过庭院,余光瞥到三个蹲在池边的人影,脚下微微一顿。

    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这对每形影不离,能插在她们两个之间的人,恐怕只有……

    想到这,饭纲纪之加速离开。

    祝你幸福!

    “咦,你仇人走了,真的不去砍他两刀吗?”

    廖文杰看向主屋的会议室方向,发现青年的背影十分萧瑟,像条狗一样。

    “不是仇人,他是……饭纲纪之,我之前的婚约者。”谏山黄泉一眨不眨盯着廖文杰,想听听他的看法。

    虽两次婚约安排都是身不由己,都是家族的任务罢了,但对比两个人,她更加倾向于廖文杰。

    不是因为这个是现任,没得选,而是相处的过程很愉快,也很安心。在廖文杰身边,她总会下意识遗忘家族和其他烦恼,无忧无虑,只要开心就好了。

    这种感觉,和土宫神乐相处时一模一样,就像真正的家人。

    哪怕回忆里一直被欺负,每次想起也都下意识微微一笑,谏山黄泉对此格外珍惜,就是……

    对面似乎从没把婚约当回事,挺烦躁的。

    “原来是前任哥,怪不得背影这么落魄。”

    廖文杰摸了摸下巴,提议道:“黄泉,我们过去打个招呼,顺便秀一下恩爱,如何?”

    “……”

    麻烦你做个人吧!

    见廖文杰依旧是无所谓的态度,谏山黄泉闷闷不乐捡起石子扔进水里。

    廖文杰眉头一挑,凑上前:“对了,黄泉,你没和前任哥打过kiss吧?”

    “没有。”

    谏山黄泉正郁闷着,抬手推开廖文杰凑过来的脸。

    “那神乐呢,你和黄泉打过kiss吧?”廖文杰转而看向另一边。

    “……”

    土宫神乐没话,在廖文杰充满正义的注视下,低头看着观赏鱼,脸色越来越红。

    “啧,居然被神乐捷足先登,黄泉已经不干净了,这婚约不要也罢。”

    “混蛋……”

    谏山黄泉脑门凸起青筋,忍无可忍,一拳对廖文杰锤下。

    啪!

    廖文杰抬手握住拳头,一脸真诚盯着谏山黄泉,直到把对方看得不好意思了,这才道:“黄泉,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没,没有,什么都没有。”

    谏山黄泉脸红偏过头,这时候再甜言蜜语已经晚了,她不想听,一点兴趣也没有。

    “也对,毕竟你是女孩子,感觉不到很正常。”

    廖文杰严肃脸转头,朝庭院正大门方向看去:“我就不一样了,两腿之间的立体感受器告诉我,有漂亮的大胸妹子正在接近。”

    “……”

    粉色的少女荷尔蒙一秒凝固成胆固醇,谏山黄泉冷着脸站起身,抓住廖文杰的手,一个过肩摔将他扔进水池。

    “神乐,走,我们去找饭纲纪之。”

    “干,干什么?”

    土宫神乐紧张看着水面咕噜咕噜的泡泡,再看杀气腾腾的谏山黄泉,脸吓得煞白。

    “去砍他两刀!”

    “不至于,前任哥罪不至此。”

    廖文杰探头冒出水面,几步踏上岸,眨眼的功夫,身上水汽消散一空。

    他一手一个,按住两个脑袋,强行将她们的视线转向大门,俯身在耳边道:“睁大眼睛,转折来了,这位大胸妹子真的很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