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人行大道号天师 > 第六十三章 拜托(作者:红尘谪仙li)
人行大道号天师

《人行大道号天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十三章 拜托

    “他已经自行兵解了,不愿意被我用拘神之法控制在此,此地以后的地祇,就需要城隍大人的考虑。看‘毛.线、中.文、网”张和雁道。

    他们一群人此刻正在命泉前,心翼翼的迈步着,生怕周围那些被定身的恐怖凶神们,跑出来把他们全部都吃了。

    “张道长……这……这些凶神难道就让他们呆在这里吗?”城隍问道,即便是他看着这些狰狞而恐怖的凶神们也有些胆战心惊,这群家伙真的来到了地面之上,他这个城隍和周围的鬼怪实际上好不到哪里去。

    张和雁点头,“放心,我离去之前会把他们全部都收拾掉,你们大可不必担心,倒不如陪我来想想现在该怎么办!”

    他一下子点醒了众人,也让许多惊异于他如此年轻的鬼神们,纷纷把注意力重新放到了命泉之上,他们只知道此地的灵机流逝严重,却不曾知晓,何止是严重,简直已经无药可救了。

    “若命泉彻底流干,白澜江永无重回之日,三江汇聚之源也会逐渐干涸,除了大江旁边之外,所有的区域都会开始沙化,不下雨地不生绿,赤地千里者也,白骨露于野!”

    老城隍有些嘁嘁然,在他漫长的生命岁月中,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人间惨剧,可是这命泉却在他们面前缓缓的化作鬼气,然后缓缓地消散。

    “城隍大人,若这命泉真正完全消散,恐怕我等都只能撤离这边,灵气消失之后,不但活物没有办法生存,恐怕连死物都没有办法活下来!”顾英道,这也是他们这些神奇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城隍摆了摆手,“哎,此事你等不必过多忧虑,即便灵气匮乏,可咱们又不是真的依靠这灵气过活,咱们是下百姓所祭拜的神灵地祇,只要香火不断,就算是堕入那无我无空之境,也可自如归来!”

    他看着张和雁笑道,“所以道门从不担心我等城隍堕入邪道,也便是因为,即便是有灵气存留,若真无了百姓的真心祭奠,我们这些鬼神实际上也就只有消亡一途!”

    “哦,难怪有事无事找土地,而一地之事全属城隍,原来还有这等因果缘由,”张和雁拱手道,“贫道受教了!”

    “道长大可不必如此,此事还要多谢道长,至少没有让灵泉的灵机完全流逝,还有着挽救的机会!”老城隍道,“只可惜呀,这鬼物入侵过盛,未来这边恐怕要遭大灾了!”

    张和雁疑惑,“城隍有挽救的机会,可又未来这边要遭大灾,两者之间不是账户矛盾吗?”

    “这你有所不知,对于我们来,只要地脉没有完全被摧毁,我和周边的山神河神水神商量一下,大不了多贡献些地脉精气过来,命泉终归会重新长成。看。毛线、中文网”

    “可是那些依靠命泉的灵气活着的庄稼,那些依靠着周围的植物活着的动物们,以及那这段时间以来不断向着河边迁徙的居民,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城隍耐心的解释,他看了一眼这已经完全干枯的命泉,那个移动不动,仿佛已经失去了任何印记的泉水底部,也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在某年轻时,还听到过这位周厉王的事迹,虽因为杀人过盛,所以谥为厉,但是作为开国大将,却也有足够的丰姿神韵!”

    他边手中的光芒边绽放了出来,就这样缓缓撒入整个命泉之中,将那些黑色的泉水彻底从中剥离了出来,露出了一个很很的出水口。

    “只可惜啊,他非但走了错路,还走到了我们这边,将这片土地祸害的够呛,只剩一点希望留存啊!”

    张和雁正在疑惑于他为什么还有一点希望,就看到那很的出水口之中,竟然还有一丝丝纯净的水滴,正在缓缓的向外溢出。

    这些水实在是太少了,少到甚至连他们这种人都没有办法发现,也就只有城隍本人来到之后借助和地脉的反应,这才察觉出了一丝希望。

    “还好还好……想不到竟然还留下了这么一丝机会!”张和雁慨叹,“既然有恢复的机会,那么便不会失去生机,即便命泉此刻已然间微的不存了,不过只要有存在,就一定会有未来!”

    “顾英,待你伤势休养好之后,领一队阴兵在这长住,我会和周边的鬼神商量,将白澜江重新开辟出来,若白澜水神无恙,则你们二人长驻此地以保地脉安全!”

    城隍道,他很快就分配了任务,这才转向张和雁,“道长,不知可否借一步话?”

    张和雁疑惑,不过却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非常应许的点了点头,两人缓缓凑到一旁。

    城隍是一位非常有威严的中年男子,带着一幅正统的官帽,长须一直垂到胸口,“不知真人可否救这地脉一次?”

    他长稽首,对着少年道士就这样拜了下去,反而让张和雁吓了一跳,“县尊万万不可,我不过就是一道士,如何值得您如此?”

    城隍摇头,“来自武当山的道士下山必为真人,上山则为真仙,若是获得传承,统筹下道门,则可尊称为一声师,道长此行此举句真人并不为过!”

    张和雁苦笑,不过他平日里只顾自己修行,却也没有相比较自己的功力,同他人有何区别,同时也不太知晓这些外界的人又是何等修为。

    至少他在内打不过自己,师傅在外也没有打的赢他的人,这样就缓缓耽搁了下来,直到这次下山才有那么一点机会做其他的事情。

    “行!”张和雁点头道,这位城隍德高望重,并且也是一地之主官,想必他不会求自己做一些难以为继的事情才是,“您不妨先是何事,若我能够做到,必定万死不辞!”

    “不必真人如此赌咒发誓,我等也不敢太奢求真人如何,只希望您顺着这条江而下,去帮我见一个人!”城隍道,“此地灵泉的景象,想必真人也已经知晓,而那人却也只有你等修道人士才有机会见到!”

    “何出此言?”张和雁疑惑道,“难道那人神鬼不侵吗?”

    这件事情起来可就其得很了,要知道城隍不,但是鬼神却也是属于世间正神,理论这下之大何处都可去的才是,又为何会出现见不到人的情况?

    “那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这片区域的精怪之首,真人称呼它为妖也可,我等正神之身确实见不到这些妖,此番也就只能麻烦真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