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人行大道号天师 > 第二十七章 声势鼎沸(作者:红尘谪仙li)
人行大道号天师

《人行大道号天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十七章 声势鼎沸

    东西很快就被送了上来,张和雁也已经站到了案板前,一碗水,一束兰花。看1毛线3中文网

    这仅仅是一碗清水,但随着他手中的拂尘轻点口诀一念,仿佛有七彩的光芒融入其中,但仔细看的话却依旧是一碗清水。

    此时这水就已经变成七宝之水了,虽没有特殊的功效,但是能让人精神焕发并且身体舒畅。

    他拂尘轻轻地沾了一点水,随即洒向周围,水随着拂尘那细长的丝缕溅射到了四周,落到了地面上,却并没有变成一滩。

    这碗中的水突然像是有了灵性一般,变成一溜溜的水珠,从甲板上滚落,然后缓缓的消失在众人眼前。

    仅仅是这一手就已经让很多人惊讶了,但是由于现在场地的原因,也不敢高声喧哗,只得看着张和雁依旧缓慢地站在前方,从怀中取出了那枚黄符。

    既然是做戏,他当然不可能真正的动用法力,也就是一些手段而已。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令!”他口中突然一声暴喝,令本来有些昏沉的人们陡然惊醒,接着。就看着他手中的桃木剑斩到了黄符上,猛烈的光亮爆炸开!

    “啊!”惊讶的喊声不断在人群之中出现,他们也没有料到竟然会是这种情况,眼睛一刹那有些不适应,随即便是惊慌的喊叫。

    张和雁却并没有被这些声音所影响,混乱了他才好做事,拂尘又是一挥,他的劲力实际上已经到达了细致入微的程度。

    那些本来出现在地上的水珠,此刻又一次缓缓的显露了出来,并且融入了那些人的身体中。

    自然是雨露均沾,每个人的身体都会有一次振奋,有点类似于给他们一人喝了一杯薄荷凉茶。看。毛线、中文网

    过了许久,众人才在爆裂的光芒中渐渐恢复过来,他们眼睛逐渐恢复,发现这艘船就是刚刚的模样,但是眼睛却突然清亮了许多。

    少年道长正拿着那碗水,轻轻的倒在甲板上,冲洗着之前两个水手的那道水渍。

    水渍逐渐变得淡了,但是甲板上的水却越来越多,他又把水仙放在上面,轻轻的挥舞了两下,稍微摩擦了一点,水仙依旧光艳如新,上面却仿佛多了几点黑一点,而甲板上的水渍此刻已全然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滩清水。

    张和雁这才松开了手,对云喜道,“云船主,应该不会有事了。”

    他收回了桃木剑,那燃烧完的黄符化成灰烬在空中飘荡着,那碗水和水仙被他重新放回了案板上,一摆拂尘,在众人面前缓缓踏过,直到消失于房间中。

    此刻本来寂静无声的甲板才逐渐嘈杂了起来,无论是水手还是乘客,都惊讶于少年道士那技近乎道的恐怖手段。

    “李兄,我感觉身体一震,仿佛沉疴尽去,就连精神都好了,许多是我的错觉吗?”

    “不,张兄,我也有这种感觉,仿佛昨日里的疲惫一下子就清醒了,看来这道长有真本事啊!”

    “都行走江湖时,最不能招惹的便是老幼病残僧道,不是他们非常厉害,而是这些人行走江湖时必定会有手段,古人诚不欺我!”

    “这才是真正的道长,而不是那些坑蒙拐骗,只知道骗我们一些银钱的假道士!”

    “要不咱们找两个道观去拜一拜?现在我更加相信道门了!”

    “嗨!拜什么拜,道长不就在这艘船上吗?”

    “的也是,但……咱们这么冒事的走过去,会不会……”

    “的也是,山野高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脾气,万一招惹了他们,那可就不妙了!”

    一时间议论纷纷,但是那个关上了的门,此刻却仿佛有大恐怖一般,竟然没有任何人敢去打扰。

    “闫姐,要不您再出马一次?云某没有想要打搅道长的想法,但是这银子最好还是让他收下吧……”云喜道,手中依旧拿着那个放着银良的盒子,但是缺的那一根银条早已被补上,又是满满一盒的纹银。

    “一切事情等今晚过了再,何况……您难道真的不知道,他看我们几人一眼的意思吗?”闫静反问,她之所以至今还没有话,就是因为感受到了少年道士心里的不悦。

    想想也对,道士本来只是准备在这里休息一阵,到大周后就分道扬镳,却被他们几人搞出了这样一件事情来,算得上是逼迫,是个人心里都不会舒服。

    那饱含深意的一眼,实际上意思也非常简单,不过就是告诉他们,那之前同船渡的缘分,就在这一眼中消耗掉了。

    再了,他解了几人被那神秘的事物困在水上的困境,本身就是施恩之人,几人不思感谢,还把他往这船上事件的水坑里推,他又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

    此时能够解决掉,已经是看在几人的脸上,以及船主人非常有眼色的给出的银子的面子上。

    有这种本事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在平日里缺银子呢?

    现在也就和她有那么一点“问心”之缘,和刀客有些求水之喜而已,不信看那书生顾笙,此刻一句话都不出来,想来心里也是后悔的井,就不该掺合这件事情,整船人就他真的是和那位少年到是缘分已尽了。

    若是没有掺合这件事情,万一某日他在自己所居住之地碰到少年道士,请他过府上一叙,不定就是一场让人艳羡非常的仙凡之缘啊!

    闫静心思也如电转,不过这些东西就不必和他们掰扯的这么明白了,她看了一眼那还留有水渍的地方,那些水流如同有灵一般,缓缓的朝旁边滚去,也被人群远远的避开。

    “张和雁……刚刚下山的道士……道长啊……”她着,人也已经拐入了船舱中。

    虽然张和雁已经尽力想要避开人群,不过此刻的他却也无法避免的成为了整座船上的焦点,在早晨的事情过去之后,几乎整艘船上都谈论着他的事。

    云喜把那一盒银子放在了他仓前,却被他义正言辞的拒绝掉了,不过他却并没有拒绝船中给他准备的饭菜,这本身就是应有之义,吃的也算很香甜。

    他特地待在船舱中,没有出去,他也知道外界对于自己的评价,这种情况下出去恐怕结果不会太好,这群江湖侠士,行走富商们看自己的眼神,明显有些不太对呀!

    就算是如此,也依旧能够听到一些在他房间旁边走动的脚步声,一些商人们想着法来送的钱,和一些拼命想要把自己都送过来的女侠们……

    时间很快就过去,在晚上没有发生昨日那种情况,并且船也依旧非常平稳的行驶在水中时,张和雁的声势,更是达到了一种极为惊人的鼎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