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人行大道号天师 > 第二十四章 骚动(作者:红尘谪仙li)
人行大道号天师

《人行大道号天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十四章 骚动

    “神不敢苛求,只求真人收了神通吧,神不过是一水神,实在是经不住您这大礼呀!”

    张和雁无奈道,“向来只有请神拜神之法,我可没有法能驱走这种事情啊!”

    他学习的时候,师傅也没有告诉他处理这种情况的办法,一下子两个人(神)都只能干瞪眼。看‘毛.线、中.文、网

    “要不这样……”张和雁沉吟一声,“你告诉一下我,你离这里最近的神庙位置,咱们俩当面谈如何?”

    他自然能够很轻松的就看出来,这一个水神虽然已经动用法力,让整座船上的人全部沉睡,可这不过是对方一个很的分身,作为一名水神本体,又怎么可能会离开封界太远?

    白澜歪着脑袋想了一下,也只好无奈的点头,他也不是什么见识非常深刻的水神,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该如何去办。

    “至于这些……白水神如果实在撑不住的话,我倒是也有一个法子……”张和雁想了一下,虽然他没有多少责任,但心里终归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他还是给了对方一个的解决方案。

    “您有办法?”白澜细长的眼睛里,此刻也终究是有了一些希望的光芒,虽然他并非坚持不下来,但是在这个时间段中,每坚持一可就要痛苦许久啊。

    张和雁从怀中取出了几张黄色的符纸,符箓这种东西,实际上本身就是老道士的专利,这底下可没有多少人能够用这种符。

    “这些符能够简单的减轻你的痛苦,回去之后和水服下便是,想来你也不是那种真正没有身体的鬼灵精怪,对吧?”张和雁道,着把手中的几张黄符递给了对方。看1毛线3中文网

    “果然瞒不过真人的眼睛,按照您所做船的速度,大约三之后会在一处市集停留,那市集的东南方有一个破旧的庙,就是我现在暂时所居的位置。”白澜恭敬的下拜,“神就在那处庙,等候真人的到来了!”

    张和雁点头,“如此甚好,那符水够你三之用!”

    白澜随即化成了一道白色的光影,从甲板上窜出,立即就沉入了江水之中不见踪影,那围着甲板水波光影此刻也变得逐渐明显起来,随即缓缓消散。

    张和雁看了一眼甲板上的水渍,倒是没有把它除去,缓缓的回到了自己屋中,继续打坐,等待明。

    缓缓的时间中,船上的人终于后知后觉地从睡梦中醒来,一些醒的早的去将水手们喊了起来,以免船突然出现什么事故,但是他们并没有过于声张,因为此时的时间也依旧是晚上。

    张和雁微微张开了眼睛,即便此刻不,这件事情明日也不会瞒得住,他随即把身上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自己身边,仅仅把控到门口的位置,陷入了长久的入定……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让本来还坐在床上的道士睁开了眼睛,张和雁披上自己放在床边的道袍,这才走过去开门。

    敲门的是一个水手打扮的年轻人,“道长,东家喊的招呼您,现在所有的客人都在楼上汇合。”

    张和雁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他昨晚就猜到今必然会有事情发生,那种群体性的催眠,又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后遗症?即便是没有后遗症,时间的流逝却也不是假的。

    张和雁已经听到外面那嘈杂的声音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外面的所有人应该都感觉到了昨晚上那听起来有些诡异奇特,但是却又切切实实存在的事情。

    也没有来得及吃早餐,所有人就已经全部都汇集到了楼上,张和雁走进去时,发现人群非常均匀的分成了三个部分,分别站在一个方位。

    这船上的客人要么江湖侠客,要么达官显贵,要不然普通人也不可能坐得起八钱银子的船,这可是一家三口几个月的伙食了。

    整个船舱中吵吵嚷嚷的,所有人都在谈论着他们昨晚上仿佛丢失的那一个时辰,也都庆幸于那一段时间内竟然没有任何人受伤。

    不过他们明显脸色不是很好,要知道能够把他们所有人全部都迷晕的话,也就意味着背后的那人或者那个势力可以在这艘船上为所欲为。

    张和雁眼睛很是灵敏,他看到了之前船上坐着的几人,也看到了昨日里和他聊的那位中年书生。

    不过这些人似乎都没有看到他,脸色依旧很是凝重,对于任何人来,这都不是一件事。

    张和雁也乐得清闲,随便找了一处角落坐了下来,既不算特别显眼,却能够观察到所有人的情况。

    “诸位,大家先安静一下!”昨日里那个宣布正式开船的富态商人走了出来,他脸色明显也非常不好,但是为了这次行走的顺利以及接下来一段路程的未来,他必须要掌握好情况。

    他声音很是洪亮,很快就压住了场面上那些不绝于耳的窃窃私语,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

    “若是昨晚诸位有任何财产损失的话,都可以把账报到我这里来,日月商行会一一赔偿你们的损失。”他话明显还没有完,稍稍一顿之后,接下来便是略带威胁的语气,“不过若是有人觉得我们日月商行好欺负,隐瞒虚报,想要贪点钱财的话,那可别怪我们!”

    张和雁笑了笑,果然玩的还是这一套勿所谓言之不喻的把戏,接下来就是场内的休息和安抚时间,昨日里除了奇异换水之外,其实任何人都没有什么损失。

    张和雁此时则已经窜到了桌子面前,今日请他们过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至少食物全部免费提供,他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忌口的,更是荤素皆可。

    现在也不是什么大灾大劫,不需要忌口,那吃的叫一个油光水滑!

    在这种热闹的氛围之下,昨日里的担忧立刻隐匿无形,但是每一个人心里都提了一点,就怕今晚这种事情在后面几又一次到来,这可谁都遭不住。

    张和雁发现在场的宾客比起昨日明显是要少上一些,看起来已经有人察觉到了这艘船的诡异,匆匆下了船。

    但是大多还是选择留在这,至少他们手里。掌握的情报,清晰的显示,昨日里几乎所有人都昏迷了过去,倒也不用担心是这个船主手下的把戏。

    气氛就在这种情况下逐渐的凝聚,那个在等待着有人过来报损失的管家,坐在桌子前许久却也无一人上前,也知道估计后面不会有了,默默的收拾起桌子和账本,扭身离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