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人行大道号天师 > 第九章 一甲子(作者:红尘谪仙li)
人行大道号天师

《人行大道号天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九章 一甲子

    而比起山上那些正在疑惑的众人,行走于半山腰之上的一行人,才能真正的发现这云雾的诡异之处。看.毛.线.中.文.网

    这些云雾和他们平日里所见到过的很多东西区别巨大,那些雾气最多不过就是遮蔽远处的形迹,而近处依旧还是能够看得清的。

    可是现在这个云雾却并不是如此,反倒是变得有些浓密诡异,他们甚至就连伸出手来的时候都看不清楚自己究竟身在何方,也就只有那位穿着长衫道袍的少年走来之后,他们身边的云雾才会缓缓消散,留出一条上山的道路来。

    张和雁缓缓道,“还好赶得及时,消弭了一场本不应该发生的战斗。”

    他看向众人,本来凝聚出来的雾气缓缓消散,让他们暂时能够看到山顶中的景象,剑拔弩张的场景被人收入眼中,随即雾气又缓缓的凝聚合拢。

    众人一时间都有些失声,无论是和他有些亲属关系的武当众人,还是那些本来就跟他敌对的铁扇门的人,如果不是身边的铁扇门盟主声威赫赫,恐怕有些弟已经想要丢掉兵器,拔腿就跑了。

    “张道长此时已经可以被称之为真人了吧?”方鄞收起了自己手中的扇子,也把昨日里从儿子口中听到的那些消息,全部都串联了起来,那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轻视,更是已经悄然间消失不见,话语间更是有些谦卑的问道。

    张和雁摇了摇头,“不敢,真人乃是真正的得道之人,也就我师傅当得起这个称谓,贫道仅仅只是一学徒而已。”

    他对众人态度的转变,实际上也已经了然于心,这是人类对于未知生物发自内心中的忌惮和恐惧,但是此刻一切的事情都还没有明朗,他也没有必要去跟这群人多些什么。wap.kanmaoxian.com

    “等会上山了,你直接去通知铁扇门所有人,在没有我命令的情况下,任何人不得随意出手,违令者杀!”方鄞直接对方皓道,这个父子俩的识趣程度超乎了他人的想象。

    谁又能够想到,就在昨日,他们甚至还在酒馆中诋毁整个武当?

    而宋明哲一行人,此刻心中的压力却已经悄然放了下来,无论张和雁与那个此时还高居在山顶之上的老道士,究竟已经成为了什么,至少从现在这个情况来看,事情对于他们来是有利的。

    重新踏上了行进的路途,除了张和雁,剩下的人都觉得余下来的路是那样的漫长,明明能够看到山顶,甚至已经能够看到山上人隐约的身影,可是在周围漫漫白雾的映衬之下,却依旧是每一步都仿佛跨过了一个年头。

    张和雁并没有这样觉得,他每一步踩一下,都仿佛能够踩在这座山的古典之上,他能够感觉到这座山的韵律。

    和现在不同,当初这座山真正出现,并且被人在其中建立道观的时候,想必应该和他有同样的感觉,他仿佛已经走上了祖师的道路。

    毕竟他才十六岁,以他现在的道行想要掀起这么大一座山的白雾,不不可能,难度却也极致的高,并且还需要配合非常复杂的准备和合适的气。

    只不过,这里是真武山,道门祖庭!

    张和雁眼睛仿佛能够穿透山间的所有雾气,穿透这座山,看到位居于山顶之上那座背着太阳的阴面,所出现的一座道观。

    这座道观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只剩下武当派道观里,每年还会配上几位道士过去驻守,替那边的神像们上柱香、诵经、敲一下木鱼、撞一下钟……

    张和雁曾经下山数次,也几乎是每次都来到了那座庙宇中,老道士执意要他来,因为这座山上的道观,代表着他们这一代门的最初传承。

    如今之下可谓是修道之士数不胜数,即便是道观也遍及四国各地,但是在数百上千年前,一位叫张神庭的邋遢道士,正是从这里开始,建立了现如今即便是在整个下中都名声赫赫,乃至于成为了两教之一的道门!

    “即便是为了这座山的最初声望,也不该让你们轻易的把它毁去啊……”张和雁道,如果这回8个门派只是为了逼迫武当退缩,甚至是让他交出一定的利润,他实际上都不会下山,老道士甚至都不会开放上山的道路。

    可是,既然有人想要以整个道门的名声为代价,也要将武当整体的破灭掉,甚至已经出了鸡犬不宁这样的话语……也就怨不得他了。

    实际上,昨日里他就已经想清楚了这次下山的缘由,这个江湖已经六十年没有什么动静了,有人想要捋一捋老头子的虎须。

    当初这个武当派还是猫两三只的时候,就被八个门派同时进犯过,他们甚至已经提出了要瓜分这座山,并且将整个门派全部赶走的想法。

    那时的老头子还是个神采飞扬的道士,他刚刚从后山的武当观中修行出来,正准备下山,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于是,就发生了先前他们在那座酒馆中所听到的故事,老道士一人一剑一拂尘,穿着一身甚至于有些破旧的道袍,就从这高耸入云的真武山上,一路杀了出去。

    当时的他甚至还没有开始修道,仅仅只是依靠那冠绝下的武力,为何冠绝下?张和雁脸上微微有了笑容,那是一个老道士曾经给他讲过的故事……

    “你师傅我,总算是没丢咱们道门的脸!”老道士当时刚刚将山门后面的两棵树移植到一块,并且做上了一张吊床,一老一少两人就这样,安安坐稳稳的坐在吊床上,听着他讲的故事。

    “在我们道门,很久很久以前,也就在一座武当山上,曾经出过一个下惊绝的武学奇才。”

    “我知道我知道!”张和雁当时还是个很很的孩子,“您和我过,祖师之所以会把咱们道观取这个名字,就是因为这位三丰道人!”

    “正是!”老道士摸了摸他的头,“咱们这座真武山啊,虽然不是武当山,可是,既然叫了武当这个名字,既然咱们崇拜的是真武大帝,那么这路子……就得好好的给他顺一顺!”

    “那位三丰祖师乃是以武入道,自三十岁起,便无敌于下一甲子!”

    “那师傅,您呢?”张和雁很是好奇的扬起头,“您已经好多年没有下过山了吧?”

    “老夫即便是不下山又如何?这下便是听到我的名字,也当该瑟瑟发抖!这一甲子,我也不是没有无敌过!”老道士收起了平日里的玩世不恭,和微微有些醉醺醺的态度,声音突然变得严肃。

    “下次下山的话,你不妨先报报我的名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