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修仙路人君 > 第129章 圈圈,你个叉叉(4/5)(作者:来不及忧伤)
修仙路人君

《修仙路人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29章 圈圈,你个叉叉(4/5)

                                  在这些各色飞行物的上空,一片若大的海市蜃楼,如同一副模糊的画卷,横挂在空中。
  画卷之中,有山有水,有亭台楼阁,有花鸟百兽,看起来栩栩如生,却又不真切,如同梦幻一般。
  在镇魔古城到达这里之后,一道火焰形成的巨浪,从东南方向的天空中,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唳……
  一声鸣啸,从焰浪之中传来。
  而后焰浪收敛,一只浑身冒火的巨禽从空中俯冲而下,如同一颗冒火的流星。
  “南州的南明离雀,这是南州朱雀宗的神鸟。”
  与此同时,一道雷霆划破长空,如同晴天霹雳,震得所有人不由心头一跳,而老前辈们则是皱起了眉头。
  一柄巨大的雷霆战戟冲霄而来,轰入下方的海域,掀起千丈巨浪,而在那巨浪中心,战戟末端,一群人被摇得七晕八素。
  哈哈大笑声从中传出,“各位好久不见,老夫甚是想念!”
  有人伸手一挥,一柄雷霆缠绕的飞剑出现,把那些惊魂未定的小辈们带上雷霆飞剑,浮空而起。
  “不愧是雷州修士,连出场方式都这般狂野不羁。”
  “失礼啦!”
  一个赤着精壮上身的中年人,披散着黑发,伸手将那柄巨大的铁戟从海中拔出,腾身来到空中。
  “大家都来了么?来了就开始吧!”
  一个华服高冠的中年道士站在那柄巨剑剑尖处,望着天空已经显出如同海市蜃楼景象的秘境,淡淡道:“再等等!”
  “是在等我们么?真是抱歉啊!我们没来晚吧!”
  “自作多情!”有人轻哼。
  远处,一座赤色大鼎悠悠晃晃御风而来,鼎沿处,站着不少身影,个个脸上带着股倨傲之色,与雷州修士的桀骜不同。
  不得不说,雷州那些年轻修士的神经确实不一般,被那中年人那么一搞,给温良这样的人,早就尴尬得抬不起头来了。
  可是雷州那些年轻修士,神情稳定下来后,那股仿佛天生的桀骜却怎也隐藏不住,看人都带着股侵略性。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div>  阚智仁传音道:“那是天炎谷的火神鼎,与我们长青谷的药神鼎齐名,不过天炎谷在洛州虽以药丹之途见长,但他们行事风格更为霸道蛮横,大有挟丹自重的意思。”
  温良闻言便笑,“大家都知道,这洛州天炎谷也是炼丹的,你们长青谷和他们就是同行相嫉,你确信不是故意诋毁?”
  阚智仁一听这话,便面红耳赤起来,“这等事,我不屑为之!”
  君不弃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介意,阿良就是开个玩笑,并无恶意。其实我对这天炎谷也没甚好感。洛州离此虽不比西南中三州更近,但也绝对不是最远,其他地方都来了,就他们压着时间出现,明显是故意的。这洛州修士,有点膨胀啊!”
  阚智仁呼了口气,说道:“洛州天炎谷和神阳宗,几乎同穿一条裤子,压得其他六宗有些喘不过气,但又不敢太过得罪。如今看这情形,估计是打不过就先加入的意思。”
  “估计都在各怀鬼胎吧!其实大家都差不多这样,明面上各州内部的修士都在联手,但事实是否如此,谁又能知呢!”
  君不弃微微摇首,“不过你这人虽然不知逗,但人却是好的,正直,和我家莫师兄一样,是个可交之人,以后有事报我名。”
  温良,莫长庚:……
  青玄宗修为最低之人,说这话,真的好么?
  君不弃斜睨了他们一眼,仿佛在说:看什么看?我这是在教你们怎么吹牛,怎么搞好外交,懂?
  懂就鼓掌啊!
  两人暗翻白眼,看向阚智仁,结果发现这家伙居然一副腼腆的模样点着头,看样子,居然当真了。
  这么好骗吗?
  温良不自觉地扭了扭脖颈,似乎准备找个人来实验一下。
  就在此时,一个须发……哦,没有发,须眉皆白,看起来都有三尺长,头上点着戒疤,托着个金钵,形象有点像老法海的老僧站了出来,单手竖于胸前,宣了个佛号,道:“贫僧法渡,诸位施主,既然人已聚齐,那便开始吧!”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div>  法渡老和尚看起来很平和,但做事却干脆利落。
  其他人闻言,也微微颔首,似乎不愿多与那些洛州人交流的样子,让洛州那边为首的中年人一脸不爽。
  九道身影腾空而起,指掐法印,道道玄光飞起,朝着空中那处看起来画面有些模糊的海市蜃楼打去。
  画卷的中间,缓缓打开一条裂缝,里面的山水画面顿时鲜活了起来,甚至能够听到里面飞鸟与百兽的声音。
  君不弃他们的识海中,传来殷学初的声音,“待那条缝隙稳定下来之后,你们便陆续进去,不必争抢,进入其中的位置,大多都是随机的,这是天顶秘境内部的天地规则决定的。所以进入其中之后,你们千万要小心,除了碰到同门之人,碰到其他熟悉之人也得小心堤防,不要轻易相信外人。”
  顿了下,他继续道:“另外,洛州,北州,东州,这三大州的修士更加不要相信。洛州修士性情如何,你们也看到了;北州那边曾经是魔门信徒发展最盛之地,连他们自己内部都不怎么相信自己人;而东州,那边有妖族,妖族之人也不可信。反倒是雷州修士看似不可信,但实则他们比其他州修士更加光明磊落。”
  在殷学初的谆谆教诲中,那条裂缝渐渐扩大,而后慢慢稳定了下来,一道道符文缠绕在裂缝边缘,支撑着裂缝。
  “你们只有一个月时间,自己估算好时间,宁愿早点出来也莫要在内中停留,否则我们只能甲子之后再来接你们了。”
  有人高声交待着门中晚辈,言语之中带着殷切期盼。
  君不弃冲着温良和莫长庚,还有新人阚智仁传音,“我们约定个暗号,要是碰到彼此,便对暗号。”
  “师兄,用什么暗号?天王盖地虎?”
  “圈圈!”
  “你个叉叉?”
  “对,就这个!”
  莫长庚,阚智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