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天元仙记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推测(作者:爱偷懒的叶子)
天元仙记

《天元仙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百三十九章 推测

    大阵两侧,熙熙攘攘的盘坐着数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不乏金丹修士。看.毛.线.中.文.网

    唐宁神识从这些人身上一扫而过,在扫过一名须发皆白老者时,竟然察觉不到其身上的灵力波动和任何气息,仿佛整个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他心下一凛,转头看去,但见此人身着一身淡黄色长袍,正自闭目静坐。

    能够超脱他神识探测之外,说明至少是元婴级别的修士。

    唐宁只撇了一眼,便赶紧收回目光,生怕引得此人不悦。

    此人单独占据传送大阵正东方一席之地,周围十丈之内没有任何人敢靠近。

    唐宁在西北部角落找了个空处,盘腿而坐,静静等待着传送阵开启。

    不多时,陆陆续续又有许多人从殿外走入,纷纷寻地而坐,但都有意避开了那个高深莫测的老者。

    约莫半个时辰后,殿外四名身着黑衣的男子走来,皆是金丹修为的修士,他们行至传送阵前,分四个方位矗立。

    只见四人左手一翻,各掏出一面赤红色小旗,四人朝旗面上一点,四面小旗发出一道耀眼的赤色光芒,交织于大阵中央,汇聚在一点。

    周侧玉柱和地面上刻画的纹路符字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开始游走。

    四人中年长的男子说道:“你们谁先来?”

    话音方落,那盘坐大阵东侧的老者起身走至其身旁,将手中号牌递给他,随后走入传送阵之内。

    男子接过号牌,手中一翻,拿出一件巴掌大小的赤红色令牌,在其上一点,令牌发出一道赤红光芒,击在那四道交织于大阵中光芒上。

    霎时间周围数十根玉石与阵旗光芒大绽,各色光芒交织,耀的人睁不开眼。

    这光芒持续了十余息时间,待其消散,那大阵中的老者已没了身影。

    众人一个一个紧接着入了大阵,被传送而走。

    轮到唐宁时,他将号牌交给男子,走入大阵,四周光芒大绽,他只觉眼前一片白茫茫,脑袋一阵昏沉,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处于一间厅殿之中。

    周围玉柱、阵旗、纹路、符字和方才那处一模一样,但是守在阵法之外的人已换了模样。看1毛线3中文网

    显然,自己被通过了传送,来到了宣义岛。

    唐宁走出大阵,那守在大阵周侧的修士对其毫不在意,视若未见。

    他离开厅殿,外间群山环绕,山峰之间亭台楼阁矗立,他行不多时,来到一殿阁前,便是此间的管理处。

    内里,数名男女坐于案桌之上,正处理着事务。

    唐宁来到一女子跟前,开口问道:“道友,敢问该如何前往火猿岛?可有传送阵否?”

    女子抬头看了他一眼:“去火猿岛没有传送阵,你可以去星凡商会问问,或许有前往火猿岛的运输船。”

    “星凡商会该怎么走?”

    “星凡商会总部在火猿岛东北部,你往那里走就行了。”

    “多谢相告。”唐宁到了声谢,出了厅殿,遁光直去。

    …………………

    新港,青阳宗议事大殿。

    掌教汪絮泉与三殿三院高层聚于一堂,人人神色凝重,面色难看。

    前日血骨门突袭前线大营,致使青阳宗弟子死伤惨重,清玄殿殿主申文则遇害。

    “赵师弟,你说说怎么一回事儿吧!”汪絮泉铁青着脸开口道。

    赵恭微微咳嗽了一声:“前日我前往断脊山坊市购买丹药,便将阵法的中枢阵盘交给了徒儿郑坚,吩咐他好生看管,切不可私出大营。至于具体怎么一回事,我因身在断脊山坊市,不在大营,故而具体情况也不甚清楚。”

    大营阵法突然被关闭,致使魔宗攻入,青阳宗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此一事毫无疑问,他要付起主要责任。

    赵恭心中甚愧,只是他如何也想不明白,这大阵中枢是他亲手交到徒儿郑坚手中,还耳提面命的告诉他,一定好生看管。

    怎么就会发生这种事呢!郑坚为人他素来知晓,谨慎机警,如何在这关键时候偏偏将大阵关了,他想破脑袋也没明白其中玄机。

    汪絮泉沉默了一会儿:“陶师弟,你那边查的怎么样?”

    下方一面方口阔,鬓边见白男子开口道:“督察部已对溃逃回宗门的弟子展开了调查,根据他们的说法,大阵是子时左右关闭的,距离魔宗攻入大营,前后不到一柱香的时间。”

    “显然,这一次事件是魔宗精密策划安排的,和上次轩跃山一事几乎如出一辙,可以肯定,上一次轩跃山的事也是我们这边出的问题,应该是同一个人。”

    “郑坚的尸首没有找到,有一个弟子说,在魔宗攻入大营时,他看见有一个人出了大阵,怀疑是郑坚。”

    “现在只掌握这些情况。”

    汪絮泉看了眼赵恭道:“郑坚为什么会出大阵?”

    赵恭满面疑惑:“我不知道,我在将阵盘交给他之时,明明叮嘱他千万不可以出大阵,也不能将阵盘交给其他人。”

    下方一中年男子道:“这件事情不简单,手法和上次轩跃山灵矿被袭之事几乎一模一样,若那个出大阵的人真是郑坚,想来他一定受了人蒙蔽。”

    “但无论如何,他没有理由将阵盘带在身上出大阵,现在的问题是,他将阵盘中枢交给了谁?”

    “谁能够得到他毫无保留的信任,甘愿将中枢阵盘交出,自己偷偷离开大阵。我想这会是我们找到内部那个细作的关键。”

    赵恭道:“掌门,此事我负责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有重大嫌疑,我愿意接受宗门的调查。”

    “赵师兄不要误会,我不是在怀疑你,我只是觉得事情过于诡异,不符常理。结合上次轩跃山灵矿的事情来看,情况几乎一模一样。”方才开口的男子说道。

    “我们细想一下,那次贺师弟离开轩跃山,然后大阵关闭。而再此之前,掌握大阵中枢的萧思话曾经离开过大阵一次。”

    “而这一次,赵师兄离开大营,掌握大阵中枢的郑坚也离开了大阵。”

    “这难道是巧合吗?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深层次,可以贯连的线索。”

    “他们两人都是受了别人的蒙蔽,然而是什么人可以骗到他们两人,甘心交出大阵中枢呢?”

    “还有,这两个人死法也是一模一样,魔宗攻入大阵时,没有任何人见过他们,也找不到尸首。”

    他此言一出,众人皆皱眉沉思起来。

    汪絮泉道:“杨师弟的意思是?”

    杨姓男子道:“昨日我想了一宿,觉得问题肯定不出现在郑坚身上。”

    “他和萧思化一样,受人蒙蔽,回到刚才那个问题,谁能够取得他们毫无保留的信任呢!”

    “萧思化是水云宗弟子,他们那边我们暂不知晓。”

    “赵师兄,郑坚是你的徒儿,以你对他的了解,他会在这种时候将中枢阵盘交给别人,自己偷偷摸摸离开大阵吗?”

    赵恭摇头道:“这正是我想不明白的一点,此子机警谨慎,我又对他三令五申,他绝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别人,更别说自己离开大阵了。除非他受到了别人的控制。”

    杨姓男子道:“如果这个人是你呢?他会不会将阵盘交给你,听从你的命令悄悄离开大阵。”

    赵恭道:“魔宗攻入大阵时,我还在断脊山坊市。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宗门调查。”

    杨姓男子道:“赵师兄,我不是说你吩咐郑坚做的这件事。我是问,如果是你的命令,他会不会将阵盘交给你,自己离开大阵。”

    赵恭不解其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杨姓男子道:“那我们可以确定,只有赵师兄可以命令郑坚交出中枢阵盘,悄悄离开大阵。反向推之,让其交出阵盘,离开大阵的这个人就是赵师兄。”

    “我…”赵恭刚要开口说话,杨姓男子打断道:“由此得出结论,有人冒用了赵师兄的身份,骗取了郑坚手中阵盘,让他离开了大阵。如此说来的话,一切就说的通了。”

    “这个人害怕身份露馅,所以要先杀郑坚灭口,以免其在战乱之中逃走,所以郑坚悄悄出了大阵,是掉入了陷阱。”

    “包括上一次轩跃山灵矿事件,这个人也是用了同样的手段。”

    “大营被攻破之后,我立马想到了当年的轩跃山事情,两者几乎如出一辙,于是昨日我到密保科的档案室翻阅了当初轩跃山事件调查组的卷宗,看到了一份很有意思的推论。”

    “当年的调查组中,有人推测,掌握大阵中枢的萧思话在魔宗攻入大阵前就已经死了,只不过没有人察觉,是以魔宗攻入灵矿后,没有人见过他身影,包括他的尸首也找不到。”

    “是有人在杀死他之后拿了他的中枢阵盘,开启大阵,放魔宗入内。不然,一个掌握着中枢阵盘的灵矿主事不可能在魔宗攻入后,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没有人发现他的身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