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天元仙记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池鱼之殃(作者:爱偷懒的叶子)
天元仙记

《天元仙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百三十六章 池鱼之殃

    元明客栈内,石宣和周玄雍正盘腿而坐,闭目修行,外间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房门咯吱推开。kanmaoxian.com

    两人睁开双目,见到来人皆是一愣,随即面色微变:“彭道友,你这是怎么了?”

    只见彭万里面色苍白无比,衣裳上带着丝丝血迹,发髻微散,口中微微气喘,一副十分狼狈模样。

    彭万里摇了摇头:“池鱼之殃。我们在一山林落脚,却不想有数艘战船驶过,相互攻击。我带着弟子们奔逃,那战船却和我们逃散方位一致。我受他们攻击波及,受了些伤。”

    石宣,周玄雍二人闻此面色微变,连彭万里都这般了,余下弟子处境遭遇可想而知。

    此次带出来的都是宗门精锐弟子,本意是让他们见见世面,了解清海诸岛的情形。

    谁想先是遭到骷髅船的劫掠,又遭遇战船炮火的波及,真是祸不单行。

    如若这批弟子死伤惨重的话,他们回宗门可有些难以交代。

    两人连忙问道:“其他弟子如何了?”

    彭万里摇了摇头:“当时战船战车足有十余艘之多,所过之处,尽皆湮灭,向着我们方位急驶而来。情急之下,我也没注意那么多,一路飞遁,其他人都在我身后。”

    他话音方落,只听得轰隆一声震响,三人相视一眼,皆有惊骇之色,此乃元明商会总部,难道那些战船竟毫不顾忌的打过来了?

    三人赶忙出了房间,只见元明客栈外,整个商会街道上,熙熙攘攘人群矗立,皆神色震惊,目瞪口呆的望着光幕之外。

    此刻整座城堡已被巨大的蓝色光幕笼罩,光幕之外,十余艘战船相互追逐,光芒敝日,炮弹齐飞。

    巨大光幕受其波及,如水波荡漾,光幕上流转的符文光芒大绽。

    城堡内,遁光闪烁,大量的商会人员往来奔驰,神色凝重。

    城墙上,排满了贯甲的商会人员,街道上,一辆辆战车从武库腾空而行,装载着百丈大小的磁元炮驶向城墙。

    这些战车比起外间追逐的战船显然不如,光型号就小了很多,外间行驶战船都是千丈的风灵船。

    商会内的战车只有三四百丈大小。

    城堡之内私语吵嚷声一片。

    几道遁光掠过,停落在东面城墙之上,现出数名男女身形,为首一人国字脸,身材魁梧,目光炯炯。看.毛.线.中.文.网

    城墙上众人皆躬身行礼。

    “怎么回事?”男子望着外间巨大的战船开口问道。

    “是裕华商会和魁元宗的战船,不知何故打了起来。”一须发皆白老者答道。

    男子身后一美妇皱眉道:“裕华商会和魁元宗怎么到这里来了?”

    男子道:“吩咐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可贸然反击。”

    “是。”其身边一人应道,遁光一闪,向着城墙左右两侧而去,将命令依次传告。

    “这裕华商会和魁元宗远在青州内陆,怎么打到这里来了?”

    “看这架势,双手大举出手,死伤定然不少,不知商盟会怎么处理此事?恐怕不好收场?”

    “他们为什么会打起来?裕华商会和魁元宗势力不在一个范围内,应该没有严重的利益冲突啊!”

    “我看不是利益冲突那么简单,光是利益纠缠不至于这般大动干戈,肯定有其他深层次原因。”

    城墙上男子身后众人纷纷议论道。

    光幕微微扭曲,符文光芒大减,但好在没有受到直接的炮火打击,倒也能撑的住,高空上战船战车渐行渐远,往西而去,直至消失不见。

    ………………………

    浪潮褪去,一切复归于平静,河流之下,一个身影随波漂流,其全身碎裂的骨骼一点点复原,凹陷的胸膛,模糊的血肉一块块脱落,骨骼经脉在重新连接,血肉在慢慢生长。

    ………………

    天色渐晚,明月东升,元明客栈内,周玄雍推门而入,见石宣、彭万里询问的目光投来,他微微摇了摇头:“我又寻了一遍,没有找到他们的下落,想来已经……”

    说罢叹了口气,三人皆沉默不语。

    商会大阵外的那些战船驶离之后,众弟子陆陆续续回到客栈,只有五人没有归来。

    三人于是外出寻找,最终只找到了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另有两人下落不明,分别是乾易宗唐宁和水云宗苏研洛。

    已经整整一日,两人还未归来,显然是发生了意外,至于找不到尸体,这很正常,在这个级别灵械的威能波及下,稍靠近一点就会被碾成齑粉。

    三人心知肚明,却没有点破,仍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又分头寻了一遍,终是一无所获。

    …………………………

    唐宁缓缓睁开双目,映入眼帘的是一碧如洗的天空,朵朵白云漂浮。

    他只觉全身乏力,头昏脑涨,连动手指的气力都没有,身边尽是水流哗哗声响。

    他随着水波漂流,身体极累极困,又缓缓闭上双目。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睁开双目,发现自己处在一间昏暗的屋室内。

    四周是破落的墙壁,他躺在一张木床之上,床下有一团烧的正旺的火炉。

    屋外脚步声响起,房门推开,阳光照射进来,竟让他感觉十分刺眼。

    一个满面皱纹慈眉善目的老太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水走了进来,见到唐宁睁开双目,她喜道:“小哥,你终于醒了。”

    看来是她将自己从水流中捞了起来,唐宁犹记得先前的事,自己随着汹涌的河流中漂泊,现在却身处在屋户之中,显然,是有人解救了自己。

    “老人家,这是哪里?”唐宁开口问道,声音竟十分沙哑。

    老太道:“这是我家,我在河边洗衣之时,见你在水中漂泊,便喊了我家老头子,将你从河里捞起,见你一直昏迷不醒,便将你安置在此。你可算醒来了。”

    唐宁点头道:“多谢了,我昏迷有多少日了?”

    “已经十几天了,要不是你还有气,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呢!先别说这些了,将这药喝了吧!这是我家老头子上山采的,他说你是在水里泡了太久,得了湿寒症。”老太说道,将手中汤药递给他。

    两位老人的一番心意,唐宁也不便推辞,将碗中汤药一饮而尽,他现在仍然很虚弱,四肢无力,但这不是身体的原因,而是体内灵力枯竭造成的。

    他喝完汤药,正要开口问话,外间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进来,喜道:“我听见里间说话,料来是小哥终于苏醒,身体怎么样?还好吗?”

    唐宁道:“多谢两位老人家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谢,容日后相报。”

    老者道:“小哥不必客气,我们也是正好遇上,还是小哥福泽深厚,若其他人,在水中漂泊这么久,恐怕早就死了。”

    唐宁道:“未知此是何处,今朝是何时?”

    老太答道:“我们这是南月国,今日是十月初八。”

    十月初八,自己足足昏迷了两个月,唐宁心下想道,至于南月国,他也没去深究,想来应该是天府岛的一个世俗王国,若能尽快赶回元明商会的话,彭万里他们可能还没走。

    一念到此,他便欲立刻动身,刚想起身,却发现身体不受控制,竟起不来。

    两位老人见他挣扎着爬起,连忙将他按住:“小哥刚刚醒来,还是恢复静养一下的好,有什么急事也不在这一时。身子是最重要的,要是留下病根可就不好了。”

    唐宁被两人轻轻一按,竟无力动弹,不禁自嘲一笑,开口问道:“两位老人家可知晓元明商会在哪个方位?”

    “什么会?”老太不解问道

    唐宁笑了笑,自己真是糊涂了,这两个老人明明就是普通世俗人,哪会知道元明商会的位置,于是道:“没什么,我说错话了。”

    老汉说道:“小哥要是有什么挂念的,老头子去帮你打听打听。”

    唐宁摇头道:“多谢两位好些,我有些累了,想歇息歇息。”

    “那好吧!小哥好好歇息,我们就不打搅了,要是渴了饿了就喊一声。”老汉说道,两人出了屋子。

    唐宁躺了一会儿,觉得气力渐渐恢复,于是起身盘腿而坐,开始吐纳引气,吸收天地灵气。

    四周看不见摸不着的灵气朝他身体涌来,约莫一两个时辰后,他体内灵力量恢复了少许,除了脸色稍显苍白,整个人已生龙活虎。

    他解开腰间灵兽袋,神识注入一看,但见内里方寸之地,小白蛇身子卷缩成一团,浑身遍体鳞伤,血肉模糊,但好在还有呼吸,小白蛇似乎进入了一种沉眠状态,不知是失去意识昏死还是伤重主动休眠。

    唐宁见此,又是庆幸,又是心疼。

    他早料到小白蛇出了事,否则自己漂泊两个多月,小白蛇肯定钻出灵兽袋护着他了,又怎会被这对老夫妇捞起,必然是它也是受到了波及。

    此刻见其伤痕累累,血肉模糊样子,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小白蛇被他从小养到现在,在他心里并不仅仅将其当做灵兽看待,更是自己最忠诚的朋友,并肩作战的伙伴,此次却和自己一起受这无妄之灾。

    唐宁心中又心疼、又内疚,好在小白蛇皮糙肉厚,保住了性命,如今只能等它慢慢恢复,只不知它伤的多重,需要多久才能恢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