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反派天天想和离 > 第三四九章 出门血崩(作者:饭团桃子控)
反派天天想和离

《反派天天想和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四九章 出门血崩

    墓室虽高,但并不算太大,并非是那种一眼望不见尽头的广阔。看.毛.线.中.文.网

    陈望书拿着那新得的钥匙,走到墓室的一堵墙面前。风就是从这里来的。

    出路应该在这里,她举起钥匙比了比,顿时傻了眼。

    女郎中某不是算准颜玦要背上扈国公,来开门的,一定是她这个素未谋面的儿媳妇,所以故意出了一个看瞎眼睛的题,来为难于她?

    要不然差别咋这么大呢?

    之前颜玦进来的时候,好家伙!那钥匙孔明晃晃的,就差没有招手,在这里在这里了!

    而这一堵墙,上面画满了壁画!

    是壁画,那都是抬举它了。

    分明就是不同角度,不同方向的“钥匙凹槽”!好家伙,它还上了色儿。

    远看那是“秘密花园”,让你压力倍增;近看那是“来找茬儿”,让你头晕脑胀。

    这么多钥匙凹槽,在不同的位置涂上了黑白的颜色……

    陈望书欲哭无泪,“这不要我在一万头大熊猫中,找出哪一个是你阿娘留下来的那一只么?”

    颜玦也傻了眼,他回过神来,轻轻的咳了几声,确实是损啊!这一整面墙的钥匙槽,成千上万,待他们分辨出来,早就饿死在墓穴里了。

    他正想着,就瞧见陈望书重重的叹了口气。

    盘腿席地而坐,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掏出了三枚铜钱。

    “我学艺不精,姑且只能一试了。”

    她跟着陈北留下来的无字书学了一段时日了,大约到了考试之时,拿出写着四个答案的纸团,能够准确揪出正确选项的程度,聊胜于无。看‘毛.线、中.文、网

    她着,将那铜钱一扔,神神叨叨的念了几句。

    站在一旁的颜玦同方傲,都好奇的看着她,还别,人方傲之前是假装鬼上身,陈望书如今,倒像是真鬼上了身。

    只见她猛的站起,一撩袍子,迎风而立,周身的气势全都变了,仿佛是一个饱经风霜,看透尘世的智者。

    她紧握着钥匙,走到了墓墙跟前,轻轻的选了一处,放了进去。

    然后拔腿就跑,跑到了颜玦身后站了起来。

    墙半没有动。

    方傲瞧傻了眼,“不是,刚刚不是陈府尹附你身了么?神神叨叨了半,咋门没有开?莫不是这门……乃是绝路!我若是死了,我家的万贯家财,由谁来承继?”

    他着,悲愤的叫唤了起来。

    陈望书清了清嗓子,“什么附体?这是我自身的浩然正气!”

    虽然心虚,但也不能怂不是!

    她着,只听得清脆的咔嚓一声,门开了!

    陈望书顿时抖擞了起来,她挺了挺胸膛,指了指墓门,“瞧见了没有,我陈望书,不用神鬼上身,凭自己的本事吃饭!”

    不光是方傲,就是颜玦,也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你瞎猫碰上死耗子吧?这得有多少只死耗子,才能够让陈望书碰着啊!

    陈望书此时已经膨胀到上了,她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到了那大门前,拔下来刚刚嵌在门上的玉钥匙,“还不快点跟上?”

    她握着玉钥匙的手微微颤抖,靠!日后若是回去了,岂不是靠着三枚铜钱,踩爆娱乐圈!

    颜玦瞧着,无奈的摇了摇头,背着扈国公便跟了上去。

    一旁的方傲,胡乱的擦了一把脸,嚷嚷了起来,“走慢点,走慢点,别把我一个人关里头了。我害怕!”

    等三人走了过去,那墓墙像是有所感应似的,又缓缓的关上了。

    陈望书只觉得眼前一黑,之前夜明珠照亮的前路,如今变得伸手不见五指,四周静悄悄的,偶尔能够听到有水滴落下来的声音。

    “早知道我就拿一颗夜明珠了……”

    陈望书着,就看到一颗鹅蛋大的珠子,伸到了她的面前。

    她扭头欣喜的看向了颜玦,“你合适拿的,我都没有瞧见。”

    颜玦笑了笑,“出来的时候,瞧着一旁的箱笼上,搁着一颗,便随手捎上了。陈女侠还不前头领路!”

    陈望书嘿嘿一笑,又抖擞了起来,夜明珠虽然不能照很远的路,但是让三人行走没有问题。

    这是一条十分长的墓道。

    陈望书四下的看了看,并没有留下,任何壁画或者旁的带有特征的东西。

    他们一直走一直走,走到有些烦闷起来,方才终于感觉到了迎面而来得风。

    待走到尽头,墓道变成了狭的一条山缝,得屏住呼吸,吸着肚子方才能够通过。

    陈望书警惕的掏出弩,往外看了看,外头黑漆漆的,已经彻底的黑了,影影约约的,还能够瞧见不远处的万家灯火。

    风吹了过来,陈望书吸了吸鼻子,眼眸一动,将手中的夜明珠扔了出去。

    就在那一瞬间,齐刷刷的箭支,对着那珠子射了过去。

    陈望书果断的往后一缩,让颜玦打了前锋。

    颜玦此时已经将扈国公搁在了一旁,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他们都闻到了,夹杂在风中的,战马身上独有的那种腥臊味,还混合着一股子陌生的香料味。

    襄阳城里的那几位,都是糙汉子,身上可不会有这种味道。

    那么这只有一种可能性,他们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刚好在出口,撞见了齐军。

    陈望书深吸了一口气,她还想着靠三枚铜钱走上人生巅峰,这哪里是人生巅峰啊,这简直是人生的血坑,一出门就直接血崩啊!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多想,外头瞬间亮了起来,无数的火把瞬间被点燃,一堆锋利的长箭,顿时瞄准了他们所在的缝隙。

    这一瞬间,陈望书觉得,她仿佛又回到了临安城被大皇子的人包围的感觉。

    不对,在利州他们也遇到了同样的事。

    “我觉得最近我应该去庙里拜拜菩萨!”

    一旁的方傲果断的点了点头,手却在怀中掏了起来,“襄阳城城南,有个白眉毛的老和尚,十分的灵验,明日我领你们去。”

    陈望书哼了一声,“若是十分灵验,那你还在这里?跟我一样,被人拿箭指着?”

    她想着,转头看向了颜玦,“缩头乌龟不是我的打法,再往回走未必开得了门,便是要死,那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我先上,你们趁乱出来。”

    她完,对着那缝隙,架起了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