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千机殿 > 第十九章 颠倒黑白(中)(作者:缘分0)
千机殿

《千机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十九章 颠倒黑白(中)

    看着何生默愤怒如火的眼神,岳心禅也绝望了。看1毛线3中文网

    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掌教,我也是事出有因啊。当年我与何瑶游历下,对她也算照顾。只因为一颗妖元内丹没有给她,她就对我心生嫉意。我修炼执子神通,需要两仪乾定之刻,日月星光交汇之时沐炼己身,但是何瑶却趁我修行关键之时,突然逆转乾坤,错乱阴阳,导致我走火入魔……”

    卫春元心颤:“所以你就杀了她?”

    岳心禅大叫:“我没想杀她。是她用日暮黑莲逼我,要我从此给她当牛做马,为其奴仆。我当时只想抢到日暮黑莲,却没想到……”

    他没有下去,但是大家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何生默面色铁青着不话。

    池晚凝却冷笑:“这都是你一面之词,也许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呢?也许当时就是你自己修行不慎走火入魔,图谋黑莲,何瑶不喜欢你,不愿意借你黑莲,你便丧尽人性痛下杀手……”

    “闭嘴!”岳心禅咆哮着一掌向池晚凝头顶击去。

    只是这震撼地的一击,却被何生默轻飘飘一袖挥去,不显风尘。

    他:“让她下去。”

    岳心禅心中一颤:“心禅犯了错,愿意认罚,但是我绝对没有背叛神宫!”

    池晚凝却道:“掌教,岳心禅杀了何瑶姑娘已然属实,如果他的确没有背叛神宫,掌教会因此杀他吗?”

    妈的!

    岳心禅几乎要疯了。

    这个女人是想逼死自己啊!

    何瑶虽然是何生默的女儿,但她是私生女。

    何生默不会公开承认,就更不能以这个理由杀她。

    事实上岳心禅身为大殿首,无垢巅峰,本身地位也极高,就算在暗地里,何生默都很难杀他。看‘毛.线、中.文、网

    所以更大的可能,是废黜岳心禅的大殿首之位,明里暗里给他穿鞋,直到有机会的时候,何生默在亲自动手杀他。

    但只要岳心禅不给机会,何生默就很难下手。

    现在池晚凝这么,就等于是在提醒何生默:你女儿这事,弄不死岳心禅。

    那何生默会怎么想?

    他的念头或许就是:不管宁夜是不是白羽,你岳心禅这个罪名最好认了!

    是的,这就是宁夜的计划。

    要扳倒岳心禅这种人,谈何容易?

    实力太强,地位太高!

    要对付他,就一定要是上面有意思对付他。

    所以他晋升无垢后,不惜消耗,算了三三夜,才终于揪出岳心禅的这个秘密。

    有了这个,何生默就有了对付他的动机。

    后面的事,就好办了。

    果然,何生默已道:“一码归一码。何瑶之事,时过境迁,心禅虽然有错,但也没有太多追究的必要。当务之急,还是解决我黑白神宫叛徒之事。”

    他已经不暗子,而是叛徒了。

    因为岳心禅肯定不可能是白羽,那么叛徒这个罪名无疑就更合适。

    岳心禅心中一凉,看向卫春元。

    他和卫春元关系极好,可以是他的铁杆,卫春元眉头微微一皱,道:“先听她下去。她既然指认你,自然是应当有证据的。”

    相比何生默心中杀机,卫春元显然是要看看形势的。

    果然池晚凝已道:“弟子既然指认岳大殿首,自然是有证据的。比方这次黑白大阵突然失效,掌教可查出是何原因?”

    何生默哼道:“有三处关键节点被破坏。”

    池晚凝问:“宁夜可知节点所在?”

    大家一起摇头。

    池晚凝又问:“那我可知道?”

    大家继续摇头。

    池晚凝还问:“那岳大殿首可知道?”

    众人便一起沉默了。

    岳心禅哼道:“就凭这个?”

    池晚凝笑嘻嘻回道:“之前大殿首可是连这个都没有,就诬指是我呢。”

    “笑话!你也配和本尊比?”岳心禅怒道。

    讲理讲不过,就干脆不讲理。

    但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就是理。

    我拳头比你大,我怀疑你,你就得受审。你怀疑我,就得拿出足够的证据,刚才的话,可不算证据。

    池晚凝已道:“那我就再个有力些的。先前对抗恶念杀傀,不知掌教和元老使用的是何物。当然,既是秘而不宣之宝,不能也正常。不过那番出手,却好像是被万花谷的人破了隐藏,露了行迹,不知可是如此?”

    何生默叹气:“是,这事关一件大秘密,却不曾想……无奈啊,无奈!”

    池晚凝已道:“那如果我,此事其实不是万花谷的人做的,而是岳大殿首呢?”

    岳心禅色变起身:“你胡什么?”

    池晚凝笑道:“大殿首你现在的心情是不是有些紧张?你自然是可以否认的,毕竟那手法,用的是万花谷的落英神通,千红一绿,专破隐匿行藏之术。照理,大殿首是不会此门神通的。那如果我有办法证明,大殿首会此手段呢?”

    岳心禅气极反笑:“死丫头,这种时候竟然还敢攀咬。你到是,你凭什么证明?”

    他自问自己是不会此门神通的,所以理直气壮,全无畏惧。

    池晚凝已对何生默道:“弟子有办法证明,只需请温心予上殿,不过……”

    她着看了一眼岳心禅。

    何生默会意,抬手一指,一道闭口禅指点出,落在岳心禅身上:“传温心予上殿。”

    没过多久,温心予来了。

    她显然不知道岳心禅已经成了怀疑对象,上殿后先对何生默施礼,叫了声掌教,再对岳心禅喊了声师父。

    岳心禅面若冰霜,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她,恨不能用眼神告诉她,你可前往不要胡八道啊!

    温心予被他的眼神弄的莫名,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今日如此凶神恶煞的样子。

    这时池晚凝已道:“温仙子,有个问题,晚凝想请教。”

    “何事?”见是池晚凝话,温心予心中便更多古怪。

    今日之战,莫名已极,而黑白神宫折损重大。

    而温心予作为岳心禅的弟子,自然是知道他对宁夜的怀疑的。

    这个时候,池晚凝和自己话……

    难道是和宁夜有关?

    只是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温心予不了解,忽然间想到了一个人。

    仇不君?

    难道是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