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妖魔哪里走 > 736.天机的际遇(作者:全金属弹壳)
妖魔哪里走

《妖魔哪里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736.天机的际遇

    当,王七麟就看到了大海和星辰。看1毛线3中文网

    他们行驶在海上,想不看到海面都难。

    而当气晴朗、万里无云,到了夜里月亮升起,漫都是灿烂星辰。

    王七麟站在船头仰望星空,这一刻他惊呆了。

    大海无边无际,苍穹更是无边无际。

    夜色那么黑,显得星辰那么亮。

    繁多的星辰密密麻麻的洒落在夜空中,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星辰并不在同一层面上,它们之间存在着起伏落差,奇妙的错位落差。

    赤橙黄绿,色泽缤纷。

    王七麟感觉星辰就像糖球,被染上了颜色的糖球,很漂亮很可爱。

    星光落在海面上,因为圆月变残月,这一夜的月光不再皎洁绚丽,而是变得安静灿烂,倒映着无尽星光。

    海面波浪起伏,便有星光摇曳。

    于是王七麟抬头看是漫星辰,低头看是星光烂漫。

    他看的时间久了,有那么一刻竟然精神恍惚起来,他分不清哪一片是,哪一片是海。

    他把徐大叫过来一起看,徐大看了一会后猛的踉跄起来,跟喝醉酒一样。

    王七麟欣喜的道:“是不是、是不是?你是不是分不清地了?”

    徐大趴在船上叫道:“呕,大爷是忽然晕船了!”

    王七麟遗憾的叹气。

    这怂!

    谢蛤蟆坐在栏杆上抚须看两人,满脸微笑。

    如同看着俩傻儿子的老地主。

    之后的夜晚,随着日子接近月底,残月越加的清晰,每当气晴朗,他们都会看到无尽星辰。

    有一夜的星辰格外灿烂,王七麟半夜醒来去船舷撒尿,低头一看感觉自己是漂在星河中。

    银河倒影浸星辰,明汉无光影太清!

    他想起梦里听过的猴子捞月的故事,于是便讲给众人听,他本意是讲完之后就要感慨一句,他以前以为这只是故事,现在才知道这可能是真的。

    结果白猿公听完后恼了,跳起来这是侮辱他们猴族,侮辱他们智商,他们不至于把井里的倒影当成月光。

    绥绥娘子一句话让他闭嘴了:“你们伴剑猿是猴族吗?”

    白猿公愣了愣,道:“不是。”

    绥绥娘子便悠悠道:“那你着什么急?”

    白猿公嘴角抽了抽,又愤愤的:“傻猴子!”

    他们互相开着玩笑,大船向着南方默默行驶。

    起初海水是碧绿色,几后变成湛蓝色,又过了几,海水变成了淡黑色。

    王七麟从出海那就担心会遇到大风暴,结果他们出海十多都没有遇到大风,更别提海上风暴。

    在他想来,越是深海浪头越大才对,这是他梦里的经历。

    可是并没有。

    越到远海,海面越是平静,有时候海洋上一点风都没有,海面古井无波竟然恍若高山包围中的湖面。

    安静的如同一面镜子。

    这让王七麟难以置信,他将在梦境中所学到的海洋知识讲给众人听,众人听后纷纷笑。

    有人质疑他是杜撰的,也有人问他这是从哪里学到的知识,他只能悻悻的是从梦里。

    于是大家伙笑的更厉害了,以至于船上的空气都变得快活起来。

    王七麟这时候开始意识到,或许自己的梦境就是一场非凡的梦境而已。

    他不必执着的去寻找这个梦境的根源,它没有根源,没有依据。

    仅仅是一个梦。

    九洲不在他梦中那个地球上,两个世界只是有些历史相似处罢了。

    他想要将这个梦给忘掉,可是谢蛤蟆却找到了他,突然问他:“无量尊,七爷,老道记得你偶有惊人之语,我们问你的时候,你便是你梦见的,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你能不能告诉老道真话?”

    王七麟道:“我那就是真话,我知道的一些知识确实是我梦境中学到的。www.kanmaoxian.com

    谢蛤蟆问道:“那你在梦境中,都梦到了什么?能否给老道从头到尾的?”

    王七麟笑道:“道爷,这没法,因为我梦到了一个世界,跟咱们九洲万千不同的世界。”

    听到这话谢蛤蟆猛的身躯一震,他瞪大眼睛激动的问道:“你的梦境中有另一个世界?那你觉得我们自己、我们所处的世界,这一切是否是真实的?”

    这个问题问的王七麟一个劲眨眼睛,他道:“道爷你这话可是够哲学的,你是要与我讨论哲学吗?”

    谢蛤蟆听了这话也开始眨眼睛:“什么是哲学?”

    王七麟道:“这个问题本身就很哲学,哲学就是需要你自己去思考去顿悟的一门学问,关于世界来自哪里、我们来自哪里、时间是怎么诞生的、万物发展又将去往何处,时间的归宿是什么……”

    谢蛤蟆听后欣喜的惊叹道:“七爷,没想到你还真是有学问,连这些事情都知道?”

    徐大从旁边经过,听了他们的话便笑了:“这不是学问,这是扯犊子!”

    谢蛤蟆摇头道:“你区区一个秀才,哪里懂的什么是学问?你只是会读书而已,还不到做学问的地步。”

    这话让徐大很生气,他用一个时辰的滔滔不绝来跟谢蛤蟆进行辩论,最终论证了自己确实只会读书并不会做学问……

    王七麟看着两人斗嘴简直笑尿了,徐大只有聊女人才能胜过谢蛤蟆,其他的任何方面都会被吊打!

    谢蛤蟆将徐大给喷走之后正色看向王七麟,道:“七爷,老道知道你心底一直有个疑惑,那便是老道为何会追随在你身边,是吗?”

    “不是因为他帅吗?”路过的胖五一道。

    谢蛤蟆给他一脚将他从船头踢到了船尾:“我们个话怎么这么难?你们能不能不要老是打断老道?”

    胖五一爬起来委屈的道:“船就这么,大家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不能从你们身边路过吗?”

    谢蛤蟆腾身飞上了桅杆顶上,单脚站在桅杆顶端,大船晃荡,可他身躯却不动如山。

    王七麟知道他有话对自己,便也跟着飞了上去。

    此时正是落日时分。

    艳阳西斜,当真是连春水碧,霞借夕阳红。

    半边海水都是夕阳红。

    王七麟看着这道赤红海水,等待着谢蛤蟆的话。

    谢蛤蟆道:“咱们也算行走过江湖,你有没有发现一件古怪的事,关于老道的身份所知者似乎甚少?”

    王七麟点点头。

    谢蛤蟆又道:“老道年轻时候自然没少闯荡过江湖,也自然没少在江湖上留下名号,只不过那是一个甲子前的事了,一个甲子之前,老道便退隐了江湖。”

    王七麟吃惊:“六十年前?不对吧,那你与大黄锤一起去什么奈何礁总不会是六十年前的事了吧?”

    谢蛤蟆笑道:“老道是六十年前退隐江湖,可不是六十年前便再也不与人去接触。”

    “过去六十年,老道去过极北冰原,也来过南海群礁,还到过西方荒漠,默默无名,先是为了寻求一个答案,后来寻找一个人。”

    “其中我所寻求的那个答案,是我师兄曾经被难住过的一个问题的答案!”

    “而我所寻求的那个人,则是我师兄让我找的人!”

    王七麟道:“这个人就是我?”

    谢蛤蟆有些忧愁的叹了口气:“老道不能确定,老道希望这个人是你。”

    桅杆下有人好奇的问道:“道爷当年行走江湖用的是什么名号?”

    “你还有个师兄?你师兄叫什么?”

    “他与你一样厉害吗?能打得过我师傅吗?”

    一连串问题像机关枪子弹一样往外喷,一群人在下面仰头看。

    谢蛤蟆低头要发火,白猿公无赖的道:“这船就这么大,你们还站在高处话,这简直就跟寺庙高处挂个钟一样,我们也是被迫听到了你的话。”

    王七麟道:“道爷,这些事是机密吗?”

    谢蛤蟆闷闷不乐的道:“倒也算不上机密,只是让旁人知道未必合适。”

    金身罗汉走出来道:“阿弥陀佛,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这臭道士就是瞻前顾后,可没有你师兄的洒脱!”

    他接着往四周道:“这老道士当年名叫机,他师兄名为神机。”

    “田鸡?”胖五一一愣,随即笑了,“难怪道爷叫谢蛤蟆,原来他本名叫谢田鸡啊?可不是嘛,田鸡就是蛤蟆!”

    王七麟对这些八卦没有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谢蛤蟆一直待在自己身边的目的。

    他试探的问道:“道爷,你可别跟我,你找的人是你师兄的转世或者啥的……”

    “当然不是!”谢蛤蟆翻白眼。

    王七麟松了口气,他真怕谢蛤蟆这会给他整出点阴间的活。

    谈到师兄,谢蛤蟆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我师兄是厉害人,论起修为来,他比厉害到上了。他在一甲子之前便突破后进入先,当年太祖皇帝能起兵成功,还得多谢他的协助呢。”

    到这里他又摇头:“可是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来可笑,老道都记不得当年故人的相貌。”

    “还是继续往下吧,”他笑了笑,“老道的师兄纵奇才,他突破先之后修为继续精进,最终进入一个世人所不了解的境界。”

    “百年来他是老道所知晓的第一个进入这一境界的人,第二个便是你所知道的孙禅师了。”

    “老道的师兄进入这一境界后,当找到我,要外出大海去寻仙问道。”

    “后来又有孙禅师东渡大海,世人都以为他去了扶桑,但老道知道他只是途经扶桑罢了,他最终目的一定与老道的师兄一样,是要去寻仙问道!”

    王七麟道:“洛英雄的是真的,穿过龙王漩是传中的东海,这东海之中有仙山也有仙人?”

    谢蛤蟆道:“海外确实有仙人,但却不是洛英雄的那些人,那些顶多是海外异族而已,算不得什么稀罕人,老道当年跟随师兄便见过他们。”

    “我师兄和孙禅师要找的是真正的神仙!”

    王七麟问道:“真正的神仙是什么样?”

    谢蛤蟆沉默了一下,回答的并非他的问题:“世间确实有神仙,老道跟随着师兄曾经见过他。”

    “他与师兄了一席话,之后师兄就变了,他变得失魂落魄,甚至逐渐疯狂!老道对此无可奈何,最终只能带他返航陆地。”

    “七爷你知道的,老道有一些奇门遁甲、风水堪舆、四柱卜算之能,其实这都是我师兄教导的,是老道跟随师兄随便学到的一点东西。”

    “而我师兄才是真正精通这些术法之人,他的玄术造诣不能是冠绝古今,但确实是古往今来最顶尖的那一拨人,只是他还未能来得及开宗立派便疯了!”

    “疯掉之后,老道带他从海上回陆地,期间他一直在卜算,有许多术法来卜算,甚至有些术法是老道闻所未闻的。”

    “最终他告诉老道……”

    “让你去伏龙乡找我?”王七麟忍不住道。

    谢蛤蟆道:“没有那么精准,他给了老道一个时间和一个地方,让老道去找一个异常人。”

    “这个时间便是我遇到你的那一年,这个地方就是吉祥县一带,而这个异常人,我师兄并没有点名太多,但老道在你的家乡一带了解之后,发现你们那里的异常人就你一个!”

    王七麟愕然道:“我当时怎么异常了?”

    谢蛤蟆笑道:“你当时没有异常,但你时候很异常!”

    王七麟也笑了。

    他时候确实很异常,他曾经多次被村里人当做鬼上身,之所以没被村里人当妖魔转世给焚了全靠他命大加上深得苟道传承。

    谢蛤蟆道:“于是老道便去找到你,然后的用了个诡计,便跟随在了你身边。”

    王七麟问道:“那你跟随在我身边到底是要做什么?是要我治好你师兄的疯病吗?”

    谢蛤蟆怅然道:“治好我师兄的病?去哪里治?我师兄已经没有了。”

    王七麟道:“对不住……”

    “他没有了,不是死掉了,就是好像被人抹掉一样,在我的面前一点一点的没有了!”谢蛤蟆打断他的话道。

    这话把王七麟给懵了:“你你什么?”

    谢蛤蟆道:“就在我们要登陆岸上之前,我师兄将卜算到的消息告诉我,然后他就在我面前一点点的化为虚无,就这么没有了!”

    他挥动长袖指向海面,海水飞起化作人形。

    但随着他撤掉力量,这个水人从头开始消弭,落入海中,无影无踪。

    看到这一幕,满船皆震惊。

    一个修为超脱于先境的大宗师,竟然会突然消散,这超出了众人想象。

    胖五一跃跃欲试,他伸着手想去试试谢蛤蟆是不是发烧了,被烧的胡话。

    但是他不敢。

    这时候的谢蛤蟆分外冷漠,这是胖五一从未见过的谢蛤蟆。

    老道士扭头看向王七麟,道:“在消失之前,我师兄已经疯了,他嘴里一直喃喃‘都是假的’、‘没有我没有你没有万物’这类的话。”

    “除此之外,他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任是老道怎么招呼他都没用,他看都不看老道一眼,只有最后关头将一道机留给老道。”

    王七麟道:“你循着这道机,最终找到了我,你希望我能回答你的问题?”

    谢蛤蟆郑重其事的点头。

    王七麟问道:“那这个问题是什么?”

    谢蛤蟆听到这话忽然很是失望,他凝视着王七麟看了好一会,最终摇摇头怅然道:“或许你也不知道答案。”

    他完这句话后越发失落,一甩长袖飘然落下,满脸黯淡的钻进船舱。

    之后几他也不吃不喝,只是无声无息的躲在自己的船舱房间里。

    王七麟想进去看看他,但是推不开门,他封闭了这道门。

    绥绥娘子想要强行破门,王七麟拦住了她,摇头道:“让道爷自己安静一下吧,他既然封了门,那就是不希望被外面所打扰,咱们还是别去惊扰他了。”

    因为谢蛤蟆不明不白一席话,也因为他透露出的磅礴信息,同时因为他闭门不出,三桅杆大船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闷。

    大家伙不知道该什么,偶尔开口,却发现彼此都没有交谈的兴致。

    海面还是波澜平静,万里无云。

    海上没了风,那大船则没了前行的动力,他们就得自己划船。

    还好霍窝带的水手很出色,驾驭这艘大船绰绰有余。

    而且他们还带着一些疍民,疍民们夜观星象,总能指挥大船往正确的方向行驶。

    这个正确的方向可不是单单往南,有时候他们要去找岛屿补充淡水。

    船行海上多日,他们已经不知道飘荡到了哪片海域,可是一直没有碰到大风暴。

    而且这一次也迟迟没有找到有淡水的岛屿,船上的水资源开始枯竭,气氛更加沉闷、沉重。

    王七麟问过疍民了,疍民们也没有来过距离大陆这么远的地方,以往有不少人深入过大海,可是这些人绝大多数无法找到归程。

    他们只能永远的飘荡在海上,或者死于海兽侵袭,或者死于断粮断水,或者死于孤独发狂。

    当然也有极少数的人有幸回归,他们留下了许多传,在这些传中,确实有法是有一片遥远的海域广袤无边,这海域永远平静没有风浪,在疍民先祖的传中,这片海域叫做镜海。

    就在他们孜孜不倦寻找岛屿的时候,终日坐在桅杆上参禅的无风长老睁开眼睛缓缓道:“起风了!”

    风来的很急。

    风变大风,大风变狂风。

    长久以来万里无云的色陡然大变,阴云像华盖般从南北两个方向一起涌动。

    海浪澎湃的翻滚,大船上未能及时固定的桌椅木桶被摇晃的飞了起来,伴随着拍案惊涛落入海中!

    随着两片阴云汇聚,轰隆一声闷响,有大雨哗啦啦的落下。

    徐大抱着桅杆急忙指挥众人去收拾家伙什接水。

    王七麟看向远方。

    似乎就在两片阴云汇聚的地方,一道妖风拔地而起,它连接海,庞大无匹!

    霍窝面色大变:“海龙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