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第714章 离京(作者:西风啸月)
磨了10年剑的我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714章 离京

    “……韩卿家。wap.kanmaoxian.com”

    不知道过了多久,于宣政殿上空咆哮的巨龙虚影终于散去。而脸色难看到极点的子,也终于开口。以冰冷到极点的语气对着韩松道:“你刚刚,这盒子之中所盛放之物……是什么来着?”

    从刚刚子的反应来看,就算是傻子,怕是也明白这盒中之物,并非那被各方势力所争夺的延寿之宝。

    甚至不要是什么宝了,指不定这盒中所藏的,是什么犯忌讳的东西。要不然的话,子绝不会怒成这般模样。

    没见一旁也跟着窥探了一眼的宋公公,此时甚至害怕的低头打摆子。

    一时间,自是胆寒心慌莫名。

    有心些什么,却发现脑子之中一团乱,不知应该如何言语。

    良久,被问道的韩松才重新组织好语言,硬着头皮勉强开口道:“……臣,臣的是贯月槎。”

    “贯月槎?好一个贯月槎!”子眯着眼目露寒光的对着一旁的宋公公示意了一下,继而吩咐道:“宋典,拿去给朕的韩爱卿看看,他这盒子之中……究竟是何物!”

    “是。”

    宋公公连头也不敢抬一下,就这么哆哆嗦嗦的接过了盒子,然后一路碎步来到了韩松面前,将盒中之物置于韩松等视线之中。

    这是……

    而当韩松等看清盒中之物之时,也顿时纷纷勃然变色,眼中脸上全是骇然和惊乱。

    同时他们也明白了,子为何会愤怒成这般模样。

    谁这机关盒之中所盛放的,并非是什么贯月槎,甚至连器物都不是。

    它是一颗人头!

    一颗炮制好,音容笑貌依旧、栩栩如生的人头。看.毛.线.中.文.网

    而这颗人头上的面容,如韩松等没认错的话,正是那当今子的发妻,也就是那曹皇后!

    “陛下,臣……这……不是……”

    皇后的人头,现被自己等亲手送到了当今子的手中。这其中之三味,光是想想,就让韩松等惊惧心慌不已。

    一时间,脑子自然又是一片空空。

    想要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连一句完整的语言都组织不起来。

    而子这边,显然也不打算再给韩松等继续开口话的机会。

    毕竟先不谈其他的,单是一个堂堂拱卫司指挥使,大周专门用于监察下的几大暴力机构的头头,居然连东西什么时候被人调包了都不知道。

    就已经不过去了。

    更不用是一些其他的是是非非。

    无能成这个样子,当今子又如何还能继续让其窃居高位,继续坐着三司衙门的头头。

    因而随着一声来人,几个神武卫随令进得殿中,子便再次开口,寒声吩咐道:“将韩松、谷庸即刻打入牢!”

    “是!”

    神武卫依令行事。

    而韩松和谷公公这边,也不知道是没从这一连串变故之中回过神来,还是清楚这个时候他们什么也没用。

    因而并没有作过多的挣扎,直接就这么被带了下去。

    而两位内三司衙门的头头被一撸到底,显然并不足以平息子此时的怒火。毕竟那是皇后,一国之母,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最关键的是,还被人以这种方式送到了他的面前。

    因而这宣政殿便又遭了殃,殿中的一切,也都成为了子发泄怒火的对象。

    直到良久,才稍稍平息。

    这理智,也重新占据上风高地。

    而这理智一回归,子也迅速的察觉到了一些,之前所被他忽略的东西。

    比如……一般人就算是有这个能力将曹皇后杀死,也绝没有胆子会以挑衅的方式将皇后的头颅斩下送回来。

    更别还是以这种方式。

    最关键的是,人头的炮制方式以及其他一些相关,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

    就好像……似曾相识一样。

    “……难道……那吴,还真来京了不成?”

    子印象中,也只有白礼有这个胆量、有这个实力,同时也有这么做的理由,去真的做出,并完成这件事情。

    因而也就怪不得子在思绪了一番之后,会产生这种怀疑。

    而这颗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很快便随着生根发芽,并在子脑海之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

    而一旦脑海中有着此念,再一联想到白礼的妖孽程度,那借此机会将其直接留在京城的想法,亦顺势而起。

    哪怕是子也很清楚,若这一切幕后真是门地户所主导并完成的,那么退路势必也早已经算好。就算朝廷有所动作,最终多半也会扑空也是一样。

    因而很快子这边不由再次开口,对着一旁正指挥着殿中内侍在清理之余宋公公,吩咐道:“传晁景、王彦章……入宫,朕有事要吩咐。”

    “是!”

    宋典闻言而去,而子这边,也重新的将目光焦距到了玄冥的人头之上。

    良久,才开口喃喃道:“颖儿,不管杀你的人是不是吴和门地户,朕都会让他们血债血偿……拿血和命来为你陪葬!”

    不提接下来,子这边如何吩咐,还是朝廷这边又如何出动。

    白礼这边,如子所预料到的一样。

    在行动之前,白礼便已找好了退路。

    因而伴随着机关盒被换走,并最终尘埃落定,落于朝廷一方之手。白礼等便依照之前所计划好的,出了京城,延官道向着北方而行。

    现都快到了一处距离京城最近的村镇了。

    所以,不管子这边究竟有什么安排,都将会是无用功。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

    白礼心中的那一口气算是出了,现在需他考虑的是,如何应付即将破关而入,不,准确的应该是被放进关的匈奴大军。

    以及企图趁火打劫,借此机会反攻的朝廷。

    若手中这份由白一所打听到,并送来的情报没有错的话,怕是最迟半个月之后。这匈奴人……就要杀到了!

    “到哪了?”

    马车之上,随手放下了白一送到京城的情报,白礼对着白四问道。

    “回公子,约么再有一里的路,就到林镇了。”眼见色将暗,再往前走,怕是要错过宿头睡在野外了。因而白四不由顺势问道:“是否在此处打尖留宿?”

    “继续走,”白礼扫了一眼手中的情报,继而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需尽快回幽州。”

    “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