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异兽篇》(作者:卖报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异兽篇》

    “淮王死后,我趁乱取走了魂丹,带回京城,给了陛下”阙永修的魂魄,老实回答。www.kanmaoxian.com

    难怪杨砚,血祭百姓时,精血上浮化作血丹,魂魄入地底,事后却毫无痕迹,原来是被阙永修趁乱盗走

    许七安恍然大悟,他还以为魂丹被地宗道首取走,没想到进了元景帝的腰包。

    “这么,地宗道首是为了所谓的“恶”才参与了这件事,嗯,镇北王和地宗道首有一定的合作,不知道元景帝会不会也和地宗道首眉来眼去?

    “这可不妙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要注意一下身份了。当日1v5的时候,地宗道首可是察觉出我有地书碎片气息的。

    “他知道楚州的那位神秘高手是地书碎片持有者,那么守护九色金莲时,我就要抹去“许七安”的所有痕迹。

    “许七安在楚州,楚州出现一位神秘高手,且有地书碎片气息。这明不了什么。可是,如果许七安也是地书碎片持有者呢?这猫腻就太大了。”

    想到这里,许七安又问道:“元景帝与地宗道首,是否有暗中勾结?”

    阙永修木然回答:“不知道”

    “元景帝炼制魂丹做什么?”

    “不知道”

    这不知道,那不知道,要你们何用?许七安有些生气,沉吟许久,无比严肃的问道:

    “你有没有不为人知的产业,或者银子?”

    阙永修老实交代:“没有。”

    护国公府虽在京城,但阙永修在楚州经营多年,私房钱什么的,就算有,也是在楚州。

    唔,护国公府肯定要被抄家的,不然无法给诸公一个交代,可惜我现在不是打更人了啊,无法参与抄家活动,否则就发财了许七安心口一痛。

    “曹国公,你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产业?”许七安再看向曹国公。

    “我在京城有十三处私宅,养着外事和luan童,其中三处闲置,闲置三处中,有一处被我用来存放一些珍品古玩、字画以及银两。”

    珍品古玩不存放家里,而是存在外头,这些东西都是见不得光的吧真是个可恨的贪官啊许七安一边惊喜,一边批判。

    “那些私宅的地契、房契在哪里?”许七安又问。

    “我用来存放古玩珍品的那座宅子,地契和房契都在宅子里,其余的则在国公府。”曹国公回答。

    可恶,十二座私宅离我而去许七安心里一沉,涌起难以言喻的悲伤感。

    同时,他对那座用来收藏珍品古玩的私宅,愈发的好奇了。房契和地契留在私宅里,而不是放在国公府,这意味着曹国公把那座私宅和自己,和国公府做了彻底的割裂。

    不管哪一边出问题,都不会让双方产生联系。

    问话完毕,为了保留几分期待,他没有问曹国公私宅里有哪些珍品。

    把两道魂魄收回香囊,许七安走出密室,去探望地会的三位同伴,他们分属不同的房间。

    许七安率先来到李妙真房间,敲了敲门。

    吱门打开,探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那是许七安的纸片人老婆。

    “啪!”

    她旋即又把门关上。

    又过了几分钟,房门重新打开,李妙真穿戴整齐的坐在桌边,褚采薇正在收拾药膏、纱布、药壶等物件。

    刚才是在换药么许七安不动声色的在李妙真身上瞄了一下,关切的问道:“没什么大碍吧。”

    等李妙真点头,他道:“元景帝下了罪己诏,并承诺不会为难你,因此你不必过早的离京了。”

    其实就算他不原谅你,你也不怵。宗的道首可是和监正同级别的存在。

    给元景帝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真的杀你。www.kanmaoxian.com

    有“爸爸”撑腰就是好啊许七安内心感慨。

    难怪他以前看的时候,那些有靠山的反派总喜欢上蹿下跳,嚣张豪横,要不是倒霉碰到了主角,一般人对他们还真无可奈何。

    “还有什么事吗?”李妙真皱眉问道。

    你怎么一副要赶我走的样子,我影响你们三方橘势大好了吗?许七安心里吐槽,笑道:

    “魂丹,我想知道魂丹有什么用。”

    李妙真闻言,用疑惑的表情看他,仿佛在:金莲道长不是告诉你了吗。

    许七安压低声音,“我刚才通灵了阙永修的魂魄,从他口中得知,需要魂丹的不是地宗道首,而是元景帝。”

    李妙真瞳孔似有收缩。

    许七安继续道:“就根据金莲道长所,魂丹似乎不足以让他做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但事实确实如此,所以,我猜测魂丹可能还有别的,不为人知的用途。”

    李妙真沉吟许久,缓缓摇头。

    这时,褚采薇好奇道:“是用魂魄炼制的那种魂丹吗?”

    许七安转而看她,用质疑的目光和语气,问道:“你知道?”

    这可不像褚采薇,大眼萌妹不像是除了医术外,还会去看其他领域书籍的好学之人。

    褚采薇就:“宋师兄前几做研究时,过魂丹也许能让他炼制的肉身和魂魄融合,但也只是猜测,毕竟魂丹过于珍惜,炼制条件苛刻。

    “他不可能杀人炼丹,监正老师会第一个干掉他。嗯,我听宋师兄,观星楼八楼的藏书阁里有关于魂丹的记载。”

    许七安和李妙真立刻:“带我们去。”

    “这”

    褚采薇露出为难之色:“藏书阁是司监的禁地,只有门内弟子能进,而且还要先取得监正老师,或杨师兄同意。我不能带你们进去,不然会受惩罚的。”

    李妙真顿时有些泄气。

    许七安上前,拍了拍采薇的香肩:“这几想吃什么,尽管跟哥哥,满足你。”

    褚采薇眉开眼笑:“我这就带你们去。”

    李妙真愕然:“你不怕被惩罚了?”

    “哎呀,都是事儿。”

    “”

    三人一鬼进了藏书阁,褚采薇却想不起来那本记载魂丹的书籍叫什么,放在何处。

    一排排的书架摆满偌大的空间,想从里面找到相关记载,无异于大海捞针。

    “我,我去问问宋师兄”褚采薇吐了吐舌尖,蹦跳着走人。

    李妙真和许七安黑着脸,漫无目的的搜索。

    突然,许七安被一本古籍吸引了注意:《九州异兽篇·上卷》。

    书中记载,异兽是远古神魔后裔,古代魔神有多少种类,根据后世的异兽,便能窥探一二。

    数量最多,繁衍最广的是“蛟”,书中提到,蛟的远祖,是一种叫做“龙”的神魔。

    又比如云州传中出现过的那头异兽,自海外而来,呼吸间风雷大作,暴雨肆虐,远祖可能是叫做“麒麟”的神魔。

    许七安一篇篇的翻着,愕然的发现了一位“老朋友”,灵龙。

    灵龙的远祖是什么,无据可考,它最开始被载入历史中,是在上古人皇时期,是人皇征战五湖四海的坐骑。

    乘风破浪,乃水中霸王之一。

    “这不对啊,就那头舔狗龙表现出的姿态,根本不像是水中霸王”许七安心里吐槽。

    怀着疑惑,继续往下看,他看见了一些不同的信息。

    怀庆与他过,灵龙喜食紫气,因此追逐皇室,成为皇室的伴身灵兽。对皇室来,也是人间正统的象征。

    但书上,灵龙还有一个能力,就是吞吐王朝气数,让王朝的国祚更加绵长。

    万物盛极必衰,是冥冥中的意,当一个王朝的气数如烈火烹油时,它必将迎来衰弱,而灵龙能吞吐气运,气运过盛则吞噬,气运衰弱,则吐出。

    让王朝的气数始终存在一个平缓的程度。

    气运平衡器?!

    许七安脑海里闪过这个词儿。

    这,我刚穿越过来时,就怀疑过这个世界的王朝气数,和我地摊文学里研究出的“三百年定律”不相符。

    我当时认为是超凡力量存在的因素,但现在看来,莫非是灵龙的存在?

    正思考着,褚采薇蹦蹦跳跳的返回,脆声道:“那本书叫《奇丹录》,在乙位,第三个书架,第二格,我帮你们取。”

    许七安收敛思绪,跟在褚采薇身后,看着她从乙位第三个书架,第二格抽出一本书籍:《奇丹录》。

    结果让人失望,魂丹的作用,金莲道长基本已经概括完毕,并没有遗漏。

    金莲道长身为道门老前辈,确实不可能遗漏魂丹作用,那就是,要么魂丹只是幌子,要么魂丹具备的这些作用里,某一条至关重要,但我们没有发觉许七安暗自思忖。

    他决定,有机会找洛玉衡讨教讨教,至少要把这件事告诉洛玉衡,让她盯着元景帝。

    当然,在此之前,他要先询问金莲道长。

    “善良的姨跟我不熟,她能不能信,得由金莲道长来把关”许七安心。

    嗯,明先去一趟曹国公的私宅,后去云鹿书院接二叔和婶婶,接着再联络金莲道长,问问姨能不能信。

    还有,人妻王妃得接回来了,不能一直把她留在外面,啧,破事真多

    夜。

    月华如霜,在湖面镀上一层浅浅的,柔和光辉。

    灵龙趴在岸边,无精打采的模样,时而打个响鼻,时而拍打尾巴,搅起水波,搅动嶙峋波光。

    一道人影从黑暗中走来,在灵龙面前停下来。

    他俯身,摸了摸灵龙的粗硬的鬃毛,叹息道:“淮王屠城案,终究是公之于众了,我没能改变结局,没能挽回皇室的颜面。”

    灵龙慵懒的打一个响鼻,算是回应了那人。

    他继续道:“皇室颜面无存,意味着失了人心,而失了人心,则代表气运又散了一部分。我确实是想散气运,但这超出我能承受的极限。

    “朕和你一样,在努力的维系平衡,一点都不能多,一点也不能少。但外面那些人太不懂事了,魏渊更不懂事,屡屡忤逆朕。”

    他停止抚摸,把手掌按在灵龙眉心,声音温和又冷漠:“把朕存在你这里的气运,还回来一部分吧。”

    灵龙黑纽扣般可爱的大眼睛里,闪过憎恶和抗拒,但终究什么都没做,任由他攫取气运。

    次日,清晨。

    扎扎

    石门缓缓打开的声音里,许七安朝着黑黝黝的地底,喊道:“钟师姐,我来接你啦。”

    不久后,裹着布衣长袍,披头散发的钟璃,缓步登上石阶。

    她昂了昂头,凌乱的发丝间,那双水灵灵的眸子,跳动着喜悦的情绪。

    自许七安北上,已经一个半月时间。

    “你修为又有精进了。”钟璃声道。

    “你却还是老样子。”许七安把手掌按在她脑袋上。

    钟璃拍开。

    他又按上去。

    钟璃又拍开。

    “那你回去吧。”许七安生气的。

    钟璃就服软了,任由这个喊他师姐的男人摸她脑袋。

    他带上钟璃和李妙真,纸片人老婆,还有楚元缜,两批人踩着飞剑,咻的一声,从八卦台冲起,朝云鹿书院飞去。

    “你为什么也要掺和?”许七安愤愤不平的传音楚元缜。

    “四个人一把剑,多挤啊,我带你一程不好?”

    楚元缜无辜的解释,这人是没有良心的吗,他伤势还未痊愈,就充当“车夫”,带他去云鹿书院。

    他不思感谢,反而指责自己。

    察觉到楚元缜的不悦,许七安叹息一声,也不好把自己猥琐的心思表现的太赤裸裸,无奈道:

    “我就是想回味一下挤地铁的感觉,挺怀念的。”

    “何为弟铁?”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云鹿书院的先生们,这两过的很不开心,甚至心性浮躁。

    因为总有一对不识抬举的夫妇,逮着他们就:教教孩子吧。

    教你老母!!!

    先生们心里如出一辙的咆哮。

    那孩子他们知道,许家的姑娘,许宁宴和许辞旧的幺妹,气人很有一套。

    没想到她又来书院求学了。

    书院有十几位学富五车的先生,教兵法、经义等等,按理,教导一个稚童启蒙,岂不是信手拈来?

    但有些人总是赋异禀,他们和常人的思维不同。适用于普通人的那一套,用在他们身上并不适合。

    许铃音就是那种赋异禀的孩子。

    乘虚御风,脚下青山如黛,官道迢迢,仅用了两刻钟,许七安便来到清云山。

    他往下看了一眼,看见临近书院的凉亭边,枯草里,躺着一个孩子,扎着肉包子似的发髻。

    “我看到许铃音了,下去下去。”

    楚元缜依言,降下飞剑,落在凉亭边。

    许铃音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浑身沾满碎叶和草屑。

    许七安上去摇醒她,怒道:“你再躺这里睡觉,我就喊你娘来打你。”

    “是大锅呀”

    许铃音勇敢的保持着四仰八叉的姿势,不理会大哥的威胁。

    “我和师父出来打野味,师父打着打着就不见了,我累了,就睡一会儿。”许铃音条理清晰的解释。

    然后,竖着眉头,补充道:“我才不怕娘打我。”

    许七安冷笑道:“你不怕娘打,难道也不怕你爹用竹条抽你?”

    许铃音瞪大眼睛,双手护住屁股,大惊失色道:“大锅,我的图儿好像开始痛了。”

    “图儿是什么东西?”许七安像拎鸡似的拎起她,往山顶走。

    “图儿就是屁股啊,我新学的字。”豆丁终于找到机会教育大哥,“你知道了吗。”

    “那是臀儿。”

    “图儿。”

    “臀!!”

    “图。”豆丁跟读了一遍,有没什么问题吗?

    PS:今状态很糟糕,枯坐着写不出东西,不是没东西写,剧情还是很多的。而是我自身脑子混乱,写不快。抱歉。

    下一章过1点如果还没更新,那就留到明补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