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沈宜安楚和靖 > 第614章 伤透心(作者:七宝宝)
沈宜安楚和靖

《沈宜安楚和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614章 伤透心

    月利亚如今大约是觉得自己对李兴显至关重要,各种要求各种享受,好在李兴显也不在乎那点东西,更是懒得在这个时候和月利亚在这些小事上面计较。看。毛线、中文网

    一般平时月利亚的需求,李兴显都是看也不看听也不听就叫邓公公去处理了,但是那日邓公公却急匆匆进来,压低声音道“皇上,月利亚想要见您。”

    李兴显随意摆了摆手,揉着额角。

    这两日的事情,已经足够叫他烦心的了,祁东尔列那边人心不足蛇吞象,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多,他也越来越不耐烦,要不是为了秦国的事情,他早就和祁东尔列翻脸了。

    南唐就算是打不过秦国,难道连一个祁东尔列也打不过?

    李兴显看忽烈打不顺眼,连带着对月利亚也没什么好脾气。

    李兴显本是想让邓公公自己去处理,估计也是月利亚又想要什么东西了。

    但是转念一想,邓公公已经好几日没有拿月利亚的事情来烦过自己了。

    他抬头,邓公公弯腰低声道“好像月利亚有点什么事情要和皇上您说,您还是去看看吧。”

    李兴显正好也觉得自己的脑子闷得很,出去透透气也好。

    月利亚这次还真是告诉了李兴显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今南唐和祁东尔列的合作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月利亚也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和李兴显合作了。

    她将文薇薇的事情告诉了李兴显。

    文薇薇肚子里怀着的,可是李兴民的孩子,万一文家拿着这个孩子做了文章,李兴显被人推下皇位,那祁东尔列那边,自己岂不是更回不去了?

    月利亚说完,李兴显瞬间眼前一黑。

    经过这段时间的磋磨,他本来以为,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打击到自己了。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李兴民居然在这个世界上,还留有一个儿子。

    孙昭影也知道这事,却瞒着自己,而且还在一直和文家联系。

    她想要做什么?

    将他赶下皇位,拥那个李兴民的儿子称帝吗?

    到底谁才是她的亲生儿子啊!

    她怎么可以心狠至此!

    虽然已经习惯,可李兴显的左胸口还是传来一阵剧痛,几乎连呼吸都不顺畅了。wap.kanmaoxian.com

    那一瞬间,李兴显想到,文薇薇之前是要嫁给郑如秩的。

    可是就在大婚的当天,郑如秩却悔婚了。

    后面,文家也没有继续纠缠这件事飞,反而就这么认了下来。

    当时,文青山应该就知道文薇薇怀孕的事情了。

    那么郑如秩呢?

    何家人呢?

    何温远和何意悦,是不是也知道这件事?

    他们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李兴显越想越气。

    难道,何家也有心想要和孙昭影一起对他不利,转而支持那个小孩子?!

    不过眨眼之间,李兴显就甩了袖子出去。

    “哐”地一声,门被狠狠地摔上,吓了月利亚一大跳。

    李兴显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去了孙昭影那里。

    在宫殿门口,李兴显和伺候孙昭影的李嬷嬷撞了个面对面。

    “皇……皇上……”李嬷嬷看起来很紧张。

    李兴显原本气冲冲地想要直接扒开李嬷嬷冲入殿中,却忽然发觉有几分不对,停下了脚步。

    李嬷嬷看起来更紧张了。

    “你,抬起头来。”

    李兴显骤然拧眉,对着李嬷嬷身边的人说道。

    这人也是做嬷嬷打扮,低着头跟在李嬷嬷身后。

    李嬷嬷往前一步,“皇上,太后娘娘在陪淑妃娘娘说话,奴婢奉命带着这……”

    还不等李嬷嬷解释完,李兴显直接狠狠推了她一把。

    李嬷嬷跌倒在地,手上的包袱洒落一地,李兴显却往前一步,直接掐住那个人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在看见孙昭影的脸的时候,李兴显骤然后退半步,笑出了声音。

    他侧头,看着地上那洒落一地的婴儿用品,笑声更大了起来。

    他知道,孙昭影乔装打扮成这样,就是打算出宫的。

    这些东西,想必也是送给文薇薇的孩子的。

    还真是用心啊……

    李兴显冷笑着开口,“母后就这么着急要去抱孙子了吗?”

    “母后大约是忘记了,只有朕的儿子,才是母后的亲孙子呢。”

    李兴显盯着孙昭影看。

    孙昭影微微侧眸,似是不敢和李兴显对视,过了一会儿她才不自然道“这些东西是我打算去送给楚念晴的,前段时间一直和她不交好,也让皇上你劳心,哀家也是想着你如今辛苦,能帮你分担一点也好。”

    “分担?母后怕不是想把朕的这个皇位都分担了去吧!母后是不是恨透了朕啊,恨透了朕抢了本该属于李兴民的皇位?!可是朕呢!朕从小被别人抢走母亲,朕又要怎么办呢!送给楚念晴,母后是打量朕是个傻子吗?她已经三岁了,这些个衣服,是只有襁褓中的婴儿才能穿的!”

    李兴显一面怒气冲冲开口,一面弯下腰去捡起了一件衣服来。

    看着上面的绣样,他顿时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这……”

    李兴显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骤然笑了一声,脚步踉跄,“这花样,是母后亲自绣的吧,小的时候,母后总是会给李兴民的衣服上绣上这种花样,却从来没有给朕绣过,只有一次,朕被李兴民从水池子上推了下来,磕破了鼻子,血流满面,母后为了哄朕,才给朕绣了一朵小花,后来那件衣服穿着都到手肘了,小得几乎连扣子都系不上,但是朕还是坚持穿着,母后却从来没有想过,是不是要给朕绣一件新的……”

    李兴显说着,越发哽咽,几乎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孙昭影也是抿紧了唇不说话。

    “啊————!”

    李兴显大喊一声,直接将手上的那件小衣服给撕成了碎片。

    “来人啊!”李兴显怒吼道,“传朕的旨意下去,太后身子不适,自今日开始在宫中静养,所有的人,没有朕的吩咐,一律不许探望!”

    李兴显猩红着眸子,像是一头嗜血的野兽。

    “你这是什么意思!古往今来,可曾有过皇帝敢禁足太后,你做下如此大逆不道的之情,就不怕天下人指指点点,以后没办法面对列祖列宗吗!”孙昭影瞬间急了。

    “朕什么意思?母后自己做了这种事情还要来问朕是什么意思?!”李兴显也是咄咄逼人,“朕倒是不怕面对列祖列宗,朕只是怕,朕对母后太好,往后进了九泉之下,没办法面对父皇,毕竟当初,可是母后的好儿子将父皇逼死的!”

    孙昭影大惊失色,,“这种话你怎么能胡乱宣之于口。”

    李兴显只觉得自己一颗心不住地往下沉,“李兴民已经死了,母后还这样在乎他的身后名声吗?母后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怕别人说什么呢?”

    李兴显盯着自己手里衣服的碎片,冷笑道。

    他摆了摆手,再也不愿意和孙昭影多言。

    人人都说,母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伟大的情感。

    这话,李兴显信了一次又一次,这一次,他真的不愿意相信了。

    大门被紧紧关上,任凭孙昭影怎么拍打,都没有再打开。

    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待他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往后他要保全自己了。

    “去查,”李兴显一面往回走,一面对邓公公道,“看看文家到底把文薇薇藏在哪里了,找到之后不要轻举妄动,另外,派人告诉祁东尔列,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朕都答应,但是他们要是再不出兵的话,不光之前的条件朕都会收回,还会直接派兵攻打他们。”

    “是。”邓公公不敢有丝毫犹豫,直接应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