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沈宜安楚和靖 > 第577章 刑部尚书(作者:七宝宝)
沈宜安楚和靖

《沈宜安楚和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577章 刑部尚书

    何温远和何意悦陪着孙庆国说话的时候,燕婴无意间往旁边看一眼。wap.kanmaoxian.com

    他微微蹙眉,眉头一跳。

    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但是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郑如秩也顺着燕婴的目光一起看了过去。

    见那边并没有什么人,郑如秩便转过头来看燕婴,二人相视,抿唇一笑。

    燕婴能感觉出来,郑如秩稍微有一点不自在。

    纵然他已经竭尽全力去努力了,但是出身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选择的。

    他到底还是不如何意悦。

    其实南唐很多武将都知道,郑如秩此人,是前途无量的。

    但在孙庆国这种老牌豪门面前,还是觉得郑如秩上不得场面,他们还是会把郑如秩看成是何意悦的附庸。

    在这种场合,若不是看在何家的面子上,孙庆国都不会邀请郑如秩,也不会和他说话。

    但纵然是给了何家这个面子,也只是随便寒暄一下,便不再言语了。

    孙庆国和何温远说了一会儿话以后,就让孙向先引着他们往后面去。

    眼看着宾客来得越来越多,也是快要到孙清婉和文潇潇进宫的时候了。

    文大人给文潇潇也准备了不少东西,一个又一个红色的大箱子都摆在外头,有几个打开,面子上一层铺的全都是流光溢彩的珠宝,走过去的人皆是连连赞叹。

    文青山算是把面子上的功夫做了个十足十。看。毛线、中文网

    但饶是如此,文潇潇却还是盖不过孙清婉去。

    来的人皆是恭贺孙家大喜,恭贺孙庆国养了一个好女儿,还有胆大的,直接就说孙清婉距离皇后只有一步之遥,来日里也必定是她囊中之物。

    至于文潇潇,有的人还会顺嘴提一下,更多的人根本就将她忘到了脑后去。

    文青山心里头憋着气,文潇潇给孙清婉做陪衬,他仿佛也是给孙庆国做陪衬的。

    如此这般,实在是没有意思。

    他之前有点偃旗息鼓的念头又重新死灰复燃起来。

    李兴显看文家不顺眼,也许该换一个皇帝了。

    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文青山就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他颤抖了一下,忽而觉得自己也许就是后世史书之上改变历史进程的人。

    这种话,就算只是想想,也不是每个人都敢想的。

    孙清婉和文潇潇一起穿着嫁衣上了轿子。

    虽然淑妃和昭仪都是妾室,但是孙清婉身上所穿的嫁衣,明显还是要比文潇潇更红许多。

    孙清婉所穿的乃是偏红色,距离正红,也只有一步之遥,只是没有正红色那么亮,更偏几分暗沉,但这般,就更衬得她肌肤如雪,如冰山美人儿。

    但文潇潇所穿的却是桃粉色,她本来就不怎么白,这样一来更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土气,站在旁边的时候,直接叫孙清婉给衬到了泥土里去。

    趁着众人都在看孙清婉和文潇潇的功夫,月利亚偷偷带着林玉娥往后头走去。

    林玉娥是趁着人不备偷偷溜进来的。

    她还被外面的人给拦了一下,毕竟今日的礼单上面,并没有她的名字,她也没有收到请柬。

    可是之前林玉娥大闹何意悦大婚的事情,整个临泗的人都清楚。

    就算是何温远这样的家世和暴脾气,也没能把林玉娥怎么样。

    孙家的人也不想将此事闹大,左右林玉娥如今已经是没了什么指望,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还怕丢人呢。

    何意悦嫁的人是郑如秩,和孙清婉却是要进攻做淑妃的,若是闹得不好看了,来日里进宫也要抬不起头来。

    所以林玉娥这才成功进来了。

    月利亚找她之前,她正在和刑部尚书兰顾庭说话。

    之前林玉娥和刑部尚书夫人赵兰也算是熟悉,对兰顾庭的喜好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只是兰顾庭看起来却对她并没有什么意思,月利亚过去的时候,她正凑在兰顾庭的身边,手里端着一杯酒不知道在说什么。

    兰顾庭板着一张脸,她倒是自己乐得满面春风,笑着笑着,都快要倒在兰顾庭的怀里了。

    月利亚赶紧过去,对兰顾庭微微颔首致歉,说是自己没有看好人,打扰了他的清静。

    兰顾庭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

    月利亚拖着林玉娥往后头走,林玉娥面上还颇有几分不满。

    “你别忘了我之前和你说的!”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的时候,月利亚压低嗓音,带着几分不满对林玉娥道,“往后这样的机会有的是,但你要是完成不好我交代给你的事情的话,你以后就再也不要想来这里了!”

    林玉娥也很是不高兴,只嘟囔了一句,月利亚倒是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带出去又不是什么难事。”

    “不光是带出去,”月利亚很是不放心地将林玉娥从头到脚扫了过去,“我之前说的,你还记得吧。”

    月利亚在外没办法和青楼里的人联系,她也不知道如今林玉娥家道中落,到底还有没有那种本事。

    林玉娥随着月利亚一道往后走,二人一路上都在避让着人。

    “我说,孙家应该和刑部尚书很熟悉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也帮我联系一下才是,毕竟等我飞黄腾达了,你不是也能跟着沾光吗?”

    林玉娥一路走,一路问着月利亚。

    月利亚一脸的烦躁,“你不是如今还是宁侯府的二夫人吗?”

    “什么狗屁宁侯府,”林玉娥啐了一口,“一点钱都不值,老娘要是找到高枝,直接给那祁越一封和离书就是了。”

    之前何意悦去给祁封和离书的时候,林玉娥可是将其骂了个狗血淋头。

    可如今轮到自己身上,她倒是有了理由。

    从前祁越对她的好她是半分都不记得了,如今才刚刚落难,就急着要劳燕分飞了。

    “人就在这里,我已经提前给她喂了药,你只要一会儿扶着她出去就是了,不会有人发觉的。”

    月利亚推开门道。

    她给沈宜安喂的药可以让人说不出话来,且肢体僵硬,但是林玉娥拖着她往外走的话,她的两条腿也能自己迈动,此时人多,定然不会有人注意到林玉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