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五极妖妃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瘟疫之症(作者:竹官青)
五极妖妃

《五极妖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七十三章 瘟疫之症

    “想不到是我吧?”席云灵脚下边用力边得意地笑道:“说起来,我还真该好好谢谢轩辕禹了,若不是他关口设卡,费尽心思地想抓到我,我就该快到木黎国了,也就不会躲在这深山老林之中,更不会有机会在这里遇到你了!”

    “你想干什么……”孟璃问得是有气无力,可是,她分明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kanmaoxian.com

    “干什么?”席云灵笑得愈发张狂得意起来,“或许是毁了你这张脸?亦或许是直接把你扔下悬崖?再或许是先毁了你的这张脸,再把你扔下悬崖?怎么样,要不要求求我放过你啊?”

    “想要我求你?痴心妄想……”孟璃怒视着席云灵,“席云灵,你若胆敢伤我分毫,即便是你逃到天涯海角,轩辕禹,轩辕宸,狄辰燮都会将你找到,并将你活剥生炙……”

    席云灵闻言,气得脚下再度用力,呲牙裂齿道:“我以为你会用曾救我之事来求我放了你!没想到,你竟然依旧这么嚣张!非但不求,还竟敢出言威胁我!

    你放心,我划破你的脸后,就会将你扔下这悬崖!轩辕宸和狄辰燮都不知你是死是活,又怎会这笔账算到我的头上呢!

    况且,世间男子何其薄幸?纵然他们知道你已死,不出数月,他们便会将你忘得一干二净!你还想他们为了你,调查今日真相?简直是痴心说梦!”

    孟璃双手微颤,却不是因为脸上传来的痛感……

    “求求你看在云凡兄长的份上,留我一命……”孟璃闭眸,本就有气无力的她,此刻是显得愈发地楚楚可怜。

    这份楚楚可怜,在席云灵看来就有如丧家之犬一般。

    “哈哈哈!”席云灵听着孟璃的求饶,心情大好,讽刺道:“想不到你孟璃也有今天!你一向不都是很嚣张的么?”

    “以前,是我的错,只求你今日能够放了我,大恩大德,我定铭记于心……”

    “今日求饶,已经晚了!曾经你对我的一次次嚣张,都是你欠下我的一笔笔债!今日,便是你还债的日子了!”

    席云灵移开踩着孟璃苍白小脸的脚,拾起一块棱角锋利的石块,向孟璃的脸划来。

    “轩辕宸爱的人不再是我了,你若是为了他才想杀我,便是杀错人了……”孟璃忙道。

    席云灵闻言手下动作果然停了下来,“你猜的不错,我的确是因为他,才想要杀你。看1毛线3中文网他若真的不爱你了,我倒是可以念在你是云凡哥哥的亲妹妹一事上,留你一命。只是……”

    席云灵顿了顿,目光紧紧地盯着孟璃的脸,并用锋利的石块抚过孟璃的脸颊后,接着道:“只是你这张脸长得实在太令人生厌了!上面若是没什么痕迹,我看着实在碍眼!但是,倘若我在你的脸上划了,却又不杀你,我以后只怕会睡不安稳。”

    嘴角扯出一个极尽冷酷的嘲讽,席云灵阴森地接着道:“所以,你孟璃,我今日是杀定了!”

    “好,今日我的这条命,就给你了。”唇角缓缓上扬,孟璃接着道:“只是,可否念在我曾救你一场,许我在身后这块磐石上留下一首诗?”

    “休想!”席云灵嘴角拉出冷酷的弧度,“你定是想给他们留下什么线索,以便他们日后寻我报仇!”

    “你放心,他们看了这句话,不会去找任何人寻仇。因为,他们只会误以为我尚在人间浪迹天涯,于你,只有好处。”

    “误以为你尚在人间?!”席云灵勾唇冷笑,“你以为我傻么?会轻信于你?!”

    “浪迹天涯之人,也就意味着随时可归之人。若是随时可归之人,便不得轻易休弃。何况,我今日落难至此,那也是因为救他轩辕宸之故。

    我于他有救命之恩,若是我尚在人间,他岂能随意休妃?他若不休妃,月……那,那贱,贱人也就不能轻易地抢走我的宸王妃之位。”孟璃学着席云灵的口气道。

    “原来如此,”席云灵讽刺地勾了勾唇,笑得刻薄,“你定是比我恨你,更恨那贱人吧?!连自己的死,都还要利用起来去算计那贱人!”

    孟璃嘴角勾了勾,没有回话。

    “你有多恨那贱人,便会知道我有多恨你!若没有你,我早就是高高在上的宸王妃了!”

    席云灵咬牙切齿的说完,突然握紧石块,狠狠地在孟璃的脸上划了一道!

    刹那间,皮开肉绽,鲜血从她苍白的小脸上,渗了出来。

    “你一定很后悔吧?后悔救了我。”把玩着手中带血的石块,看着那道狰狞的伤口,席云灵笑得愈发得意了。

    “我不后悔。”孟璃淡淡道。

    “你会不后悔?!死到临头,还装什么圣洁清高!!”

    孟璃没有理会席云灵,努力撑起自己,咬破手指,在磐石上留下了一首诗。

    席云灵则站在旁边,看着孟璃那吃力的模样,笑得阴狠而冷酷。

    待将那首诗写完后,孟璃看着席云灵,问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后悔吗?”

    “我根本就不信你会不后悔!”

    “因为,有恩不能还,有仇不能报的滋味委实难受!委实憋屈!邱嬷嬷于我有恩,我却因为担心只有一面之缘的兄长的怪罪,无法为她报仇!那日救你,是为了兄长!救你之后,我便对自己说过,倘若再见你,必取下你的性命为邱嬷嬷报仇!”孟璃用力大笑起来,却依旧笑得虚弱。

    凶狠地瞪视着席云灵,孟璃接着道:“想到日后能杀你,我心,就觉爽快!”

    “你还想着杀我?要白日做梦也先去你的阴曹地府再做!”

    席云灵狠狠地一脚踹向孟璃,孟璃的后脑勺因此而重重地磕在了身后的磐石上。她顿觉大脑一阵昏沉了,眼前也是一阵阵地发黑。

    在即将失去意识之前,她知道席云灵揪住了她的领口,将她拖到了悬崖边后狠狠地将她往后推了去。

    一种失重感向她袭来,周围的景象极速下坠,全身上下,无处依附……

    她伸手想要去抓住什么,可是一片黑暗袭来,彻底地将她包裹了……

    璃苑。

    轩辕宸幽幽醒来之时,入眼的一切都让他吃了一惊。

    一身龙袍的轩辕禹,在旁秀眉紧蹙的安乐,角落里一脸担心的月妍,以及跪了一屋子的太医,倒是没见着常年跟着自己身边的夜渊以及王管家。

    当然,也没有见到她。

    但安乐脸上并无泪痕,她,应当没出事吧?

    但安乐紧蹙的秀眉却还是令他不安。想去问安乐,但介于轩辕禹在场,他不得不将心中的担忧藏入了心底。

    “皇儿,你醒了?”轩辕禹见轩辕宸苏醒过来,紧张的脸色只是稍微放松了些。

    “儿臣不孝,让父皇担心了。”轩辕宸欲要起身行礼,被轩辕禹拦下。

    角落中的月妍见到轩辕宸醒来,似是彻底地放松了下来,她很想要凑近来,却因轩辕禹在场之故,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安乐见轩辕宸清醒了过来,上前为他细细把起脉来,跪在地上的太医,此时,却没有一个敢抬头的。

    “宸王应当是无碍了。”安乐说完,紧蹙的秀眉却依旧没有舒展。

    轩辕禹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太医门,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们这群废物!昨夜若不是朕及时赶到,朕唯一的皇儿就保不住了!来人!将这群酒囊饭袋统统押入天牢,等候发落!”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求饶之时,一批渊卫已经进屋将太医们驾了起来。

    “父皇,儿臣已经无碍了。他们,就不必罚了吧。”轩辕宸勉强坐起后道。

    “你的命是安乐姑娘用伺血罗救的,于他们何干?昨夜,渊卫带回伺血罗时,他们还百般阻扰,且想要给牙关紧闭的你灌大补之药!若非朕及时赶到,让皇儿服下了伺血罗,后果那是不堪设想!”

    轩辕禹说完,摆了摆手,渊卫得令便驾着太医们出去了。

    “多谢父皇!”轩辕宸垂了垂首,“儿臣,难道不是夜渊送至此处的吗?夜渊知道安乐的医术,若是有夜渊在旁解释,太医们应当不会阻扰,可是夜渊出了什事?”

    “夜渊染上瘟疫了。”轩辕禹皱眉道。

    “什么?瘟疫?”轩辕宸不可置信地转而看向安乐,“夜渊怎会突然染上瘟疫?他可要紧?”

    “夜渊他们可能染上的并非是瘟疫。他们虽都高热不退,全身乏力,服下普通退烧之药后毫无成效,与瘟疫之症极其相似。但是,但凡瘟疫,传染性极强,他们得的应当并不是瘟疫。”安乐谨慎地道。

    “传染性还不强?一夜之间,朕可有十几个渊卫都染上了此疫!”

    “回禀陛下,民女向来体弱,易感风寒。昨夜民女与夜渊同处一室,且民女又多次查看过出现此症的侍卫们,但民女却至今未被传染。到目前为止,诊治过此症的太医也无一人被传染。”安乐解释道。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是,倘若不是瘟疫,为何朕的十几名渊卫会同时出现此症?”

    “民女在研究了他们的情况后,发现了一个规律。”

    “哦?是何规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